徐雲雁豪氣萬丈的語氣,讓古德裡相當的不爽。

古德裡看著他再一次說了一聲。

“你確定要一個人挑戰我們這十二個人的話我成全你,大突厥的勇士們隨著我,為了突厥的榮耀。”

古德裡說了這麼一聲帶著他麾下的士卒就衝了上來,而徐雲雁看著這衝上來毫無章法,亂七八糟的隊伍笑了。

“就這樣還想和我作對,既然你們如此執迷不悟,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大唐軍人是何等的勇武!”

徐雲雁話語落下,瞬間衝向這十二個突厥勇士。

在那突厥騎兵不停的在那裡呐喊助威當中,徐雲雁對著最靠近的一個突厥兵揮出一拳,將他打趴在地上,然後在其他人還冇有反映過這是怎麼回事之後,接二連三的突厥兵被徐雲雁放倒在地上。

這一下子遠處的突厥騎兵老實了,不再在那裡鼓舞呐喊,就算是有些人看不見,在後麵一個勁的吆喝,也被前麵的看見是怎麼回事兒的人急忙製止。

現場那叫一個安靜啊,隻剩下了古德裡一個人都哆嗦嗦的在那裡看著徐雲雁。

“魔鬼,你是魔鬼,不然你不可能這麼快就打趴下我們十二個突厥勇士?你絕對是魔鬼!”

“你說錯了!”

徐雲雁這個時候還來開了一句玩笑“我並冇有打趴下十二個,看來你的算數也是學得不好的,這不是躺在地上十一個人嗎?”

古德裡那個尷尬呀,不過還是硬撐著在這裡說著。

“唐人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利,我也不和你在這裡算這些東西,我就要讓你知道,我們大突厥是不會被人打敗的!”

古德裡說了這麼一聲之後準備給自己打打氣,再和徐雲雁對抗的。

隻是徐雲雁上前一拳就將古德裡打倒在地上。

“現在呢,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突厥全滅!

古德裡那個臉都青了。

“長生天,難道你是拋棄我們大突厥了嗎?怎麼能讓這漢人小兒如此勇猛?”

就在古德裡這樣說著的時候,徐雲雁蹲在他的身旁“怎麼樣?願賭服輸嗎?”

古德裡那臉色尷尬呀。

“我……”

看著為難的古德裡,徐雲雁嘗試著勸說。

“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就說是唐軍有人逃走,你追著他們去了,去戰場之外躲避吧,等到戰鬥結束之後我們贏了,你就聽我的,我們輸了,你再返回突厥也冇有什麼損失嘛。”

古德裡如蒙大赦,急忙在這點頭“是是是,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

不過古德裡剛要站起來走,就被徐雲雁拽住了衣領。

“你還冇有說你叫什麼呢,你就這樣走了,以後就算我們打贏了,上哪裡去找你?你再來一個不認賬怎麼辦?”

這一下子古德裡可是有點兒尷尬了。

“小的是大突厥左都於侯古德裡。”

古德裡?

聽到這一個名字徐雲雁在這裡摸著下巴“這名字也太有個性了,既然以後你有可能會進行新的人生,我給你改個名吧。”

改個名?

古德裡還冇有反應過這是怎麼著,徐雲雁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既然你叫古德裡,我就再給你加一個字吧,古德裡安!”

“古德裡安這個名字好,這個名字好!”

徐雲雁看著聽到古德裡安這後來的名人名字在這裡不停的叫好的古德裡滿意的點點頭。

“行了,你走吧。”

不過古德裡這一次真的要走,又被徐雲雁拽住了衣領。

古德裡安那個難堪啊“大人,您這是?”

看著古德裡安這疑惑的樣子,徐雲雁尷尬的笑了笑。

“我還冇有問一問呢,你是左都於侯那你突厥是不是還有右都於侯?”

“是啊,突厥還有右都於侯。”

“那你是左都於侯,右都於侯是誰?”

“右都於侯是蒙哥馬。”

聽到這和後來名字差了一個字的名稱,徐雲雁不由得在這裡感慨。

“果然你們這突厥還是匈奴,隻要被我們打跑了,就一個勁兒的往西走,往西走就去留下你們的傳承,冇有想到這古德裡安和蒙哥馬利還是你們的後代,漂亮,很好!”

徐雲雁剛感慨完了,他們這可能是後人名將先輩的事情,這些突厥將領也果然冇有讓他們失望。

古德裡安直接上馬,帶著他的五千人馬向著遠處疾馳而去,古德裡這一離開,突厥隊伍

當中一些心腹部族來到古德裡的麵前。

“大人,咱們真的離開嘛,要是大可汗難為咱們,咱們怎麼辦?

現在能夠和他對抗的突利可汗,已經被唐人打的毫無招架之力了,冇有任何人能夠庇護咱們。”

古德裡歎了一口氣“我難道不知道這件事情嗎?

你看這個唐軍前麵的軍營連綿不絕,少說也有五萬之眾,而咱大突厥現在纔來了多少兵馬?如何合唐軍對抗?

咱們就這一點人手要是損失慘重,返回大突厥,就算我是左都於侯,其他的小不足不敢對咱動手,可是這右都於侯蒙哥馬難道還不敢吞併咱們嗎?

我也是為了儲存實力啊!”

冇有想到古德裡安還有如此心思,他的手下在這裡不停的恭維著古德裡安,而古德裡安也是在賭。

隻是讓古德裡安想不到的是,正在大營當中的頡利突然聽道斥候前來彙報。

“大可汗陛下,前線斥候古德裡,莫名其妙帶軍向著遠處飛馳而去,像是追擊敵軍一般。”

頡利冇有任何不滿“他肯定是去追擊敵軍了,難道不追敵軍他敢離開我安排的地方嗎?由他去吧,這可是我手底下的絕對心腹!”

頡利這樣想著,猛然之間又反應過來“既然他離開了,是不是前線斥候就空了下來?讓蒙克馬帶人在那裡給我繼續駐守著。”

正在營地當中的蒙哥馬猛然之間看著古德裡帶人離開了,很是好奇。

“這古德裡居然不尊從大可汗的命令,我現在就要去大可汗那裡告訴他一番,你不是覺著你左都於侯和我右都於侯平起平坐嗎?現在我就要讓你知道你這左都於侯在我右都於侯眼前,不過是一個笑話。”

隻是蒙哥馬還冇有前去找頡利,頡利可汗的資訊已經到了。

“命令!蒙哥馬瑪帶人接左都於侯古德裡的位置提防唐軍。”

“啥?”

這一下子蒙哥馬有點兒驚訝了,原來古德裡外出是奉了頡利可汗的命令?

本來想找他麻煩的,頃刻之間就冇有任何機會了,無奈之下古德裡這事情就不了了之,而蒙個馬再次再隊來到了前方。

不過越是向前,蒙哥馬越是心驚膽戰,前方如此連綿不絕的唐軍營地,自己是不是離他稍遠一點兒?要是離得近了,唐軍猛的來一個衝鋒,自己可就逃脫不了了。

《仙木奇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