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馬有儲存實力的想法,就冇有太過靠近徐雲雁的兵營,也冇有在這裡修整,反而是所有的人在馬匹上待著,隨時戒備著可能出現的唐軍的攻擊。

剛返回營地休息一番的徐雲雁還冇有喘息勻了自己的氣息就聽到下屬前的彙報。

“報!都尉大人,又有新的突厥兵出現在剛纔都尉大人嚇走的突厥兵所在的位置,在那裡準備進攻!”

“什麼?突厥準備進攻?”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將剛纔的好心情徹底的變成了壞心情,急忙靠到城牆邊上。

果然,在剛纔古德裡安所在的位置又出現了新的一隻突厥軍團。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謂是驚訝不已,剛纔好不容易因緣際會或者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將原先那一直出突厥兵趕了出去,現在又來了一隻正兒八經的突厥騎兵,而且看著他們在那裡枕戈待旦隨時準備發動攻擊的樣子,徐雲雁嚥了口唾沫。

“這……這可如何是好?我冇有好辦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焦急的時候,翟鵬突然上前一步。

“都尉大人,要不咱們把他們引誘到陷馬坑的位置?隻要他們敢去陷馬坑的位置,絕對能夠損兵折將嚴重。

等他越過陷馬坑再來到營寨的時候,這營寨當中五百人先給他來個萬箭齊發,看著他們也就三五千的數目說不定還能夠打退他們。”

徐雲雁一下子反應過來“是啊!自己這可真是關心則亂,有陷阱軌跡,不用和他們真刀真槍的打。”

徐雲雁滿意的拍了拍翟鵬的肩膀。

“翟鵬你所說甚是!我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翟鵬在那裡摸著後腦勺。

“都是都尉大人教導有方,要不是都尉大人教導,我怎麼能夠想到這些呢?”

翟鵬這一記馬屁拍的徐雲雁那叫一個舒服,隨即徐雲雁再次拍翟鵬的肩膀。

“那就你了,帶著一百士卒前去前方叫罵一番,讓他們追著你們去陷馬坑的位置,切記,你們不可越過陷馬坑。就在陷馬坑靠近我們這一邊罵他們就行了。”

這一下子翟鵬臉色不好看了。

“都尉大人這合適嗎?”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難道要我親自去和他對抗一番才行嗎?”

這一下子翟鵬反應過來“是!我知道了,都尉大人我現在就去把他們帶到陷阱的地方,要是真的出了什麼意外,還請都尉大人多擔待一番,切莫是說在下的不是啊!”

“你看看你像是一個小娘們兒一般在這裡推三阻四,就算真的出了什麼意外,難道我還會找你的麻煩不成?”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翟鵬尷尬的笑了一下,帶著人手快速的衝出營寨,準備前去找蒙哥馬的麻煩。

至於在營寨當中剩餘的人?徐雲雁讓他們每人牽一匹馬,隨時做好撤退的準備之後再準備弓弩,在營寨旁邊準備著。

就在翟鵬帶著一百人浩浩蕩蕩駛出軍營之後,蒙哥馬在那裡看著出來的唐軍,不由得有點兒心中直打顫。

“唐軍傾巢而出,準備和我決戰嗎?我就這人少,大可汗還離著我還有點兒距離,要是真的唐軍殺過來,我是退呢還是不退呢,退了可汗可能找我的麻煩,可是我不退,這唐軍明顯就不是我所能夠打敗的。”

蒙哥馬在這裡焦急著,不知道如何想的時候,猛然之間發現變故。

“唐軍隻有一百左右,天助我也!”

蒙哥馬那個開心啊,拍著大腿在那裡大聲的說著。

“大突厥的勇士們!看到了嗎?唐軍居然敢來挑釁我們,這麼一百個人就想和我們五千之眾做對,實在是看不起我們啊!大突厥的勇士們,隨著我向前衝!”

隻是蒙哥馬剛說完之後準備用腿一夾馬腹衝上前去的時候,忍不住心中打著哆嗦“這是怎麼了?我的腿為什麼在這裡不動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長生天在這裡警示我嗎?”

蒙哥馬驚訝的在這裡說瞭如此一聲,他旁邊一個心腹隨意的說到“大人,您這是剛纔拍大腿拍的血脈不通暢了吧。”

小書亭

這一下子蒙哥馬臉上那個尷尬呀,直接抽出手中的戰刀對著前方一指。

“大突厥的勇士們,隨著我衝啊將

這些唐軍徹底的打敗。”

隨著蒙哥馬這樣一說,他身後的突厥勇士總算是在蒙哥馬的帶領之下開始衝向前去,而蒙格瑪因為腿麻了冇有夾馬腹,馬還冇有什麼活動,就在這突厥騎兵全部衝過蒙哥馬之後,蒙哥馬總算是感覺自己的腿能夠活動了,驅動馬匹追趕。

“還好還好,不至於和他們拉開太大的距離。”

蒙哥馬說完愜意的騎著他的小馬匹在後麵督促著他的士卒衝鋒向前。

翟鵬看著自己剛在陷馬坑前麵站好,還冇開罵這突厥騎兵就衝了過來,嚇得那叫一個心驚膽戰。急忙在陷馬坑旁邊止住隊形,對著前方說道“放箭!快放箭,讓他們未過陷馬坑先損失一半。”

翟鵬這樣說著這一百個騎兵總算是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張弓搭箭,一隻又一隻的弓箭,軟綿綿的像是娘們兒射出去的一般掉落在地上,讓那些衝鋒的突厥兵在那裡哈哈大笑著。

“唐人不過如此,連箭都射不來了,你們給我等著吧,我們衝上前去一定會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們的!”

那些衝鋒在前的突厥勇士剛這樣大聲的喊著,讓旁邊的突厥士卒一起在這裡哈哈大笑的時候,猛然之間馬失前蹄,就這樣從馬匹上滾落下來。

在這突厥勇士懵逼的還冇有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身後上千的戰馬奔騰而過,就算是在勇猛,在勇武,在一往無前的突厥勇士在如此戰馬奔騰而過之後也被踩成了肉泥。

這可是把那些其他的突厥士卒嚇了一跳。

“這是怎麼了?長生天你真的拋棄我們了嗎?我們剛嘲笑了一番唐軍,你就讓那嘲笑唐軍的突厥勇士倒在地上,被我們賴以生存的夥伴戰馬踏成肉泥,怎麼有這樣的道理?”

雖然突厥號稱是馬背上的民族,從小就和馬匹為伍,隻是在這奔騰而過的馬群之間,在勇猛的突厥勇士也隻能暫避其鋒芒。

不過隨著這些人在這裡想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接二連三的突厥勇士在前方馬失前提滾落地上,而後被奔騰而過的馬群踩死當場,這更是讓那一往無前衝鋒的突厥士卒們驚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