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覺開始安部就班的撤退,殿後的是頡利可汗最心腹的左都於侯古德裡安的軍隊。

當然這最新腹是頡利自己的想法而已。

看著古德裡安殿後,劉春鵬有點難為情了。

“這不是已經效忠咱們大人了嗎?要是咱們去攻擊他可能適得其反,讓他再次迴歸突厥的懷抱,隻能夠越過他去前方設點兒埋伏,讓這突厥付出點代價,大唐不是他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劉春鵬在這裡帶著人緊趕慢趕,向著前方趕去佈置陷阱的時候,劉小鵬也帶著人追上了古德裡安,潛入了古德裡安的軍隊當中,在那裡尋找著古德裡安。

很快的劉小鵬就找到了在那裡悶悶不樂的古德裡安。

“古德裡安將軍在下有禮了。”

猛然之間聽到一句漢話,古德裡安嚇的打了一個哆嗦,扭頭看去,看著是一個漢人麵孔,但是卻是穿著突厥甲冑的人在那裡對著自己說話。

古德裡安急忙問候“不知這位先生是?”

“好叫古德裡安大人知道,在下是徐都尉手底下的,奉命前來尋找雁門縣縣令,不知古德裡安大人能否幫幫忙?”

“雁門關縣令?哦,我知道!在撤軍的時候頡利可汗曾經說過攻破了幾個城池,其中就有一個雁門關。

這在雁門縣的確是捉了不少的冇有來得及撤走的人口,準備帶回去當做奴隸,我隻能去問一問。

看看有冇有雁門縣令了,要是有的話,我就把他要過來讓尊史帶他走,如何?”

劉小鵬點點頭“甚好,我等就是為了帶回雁門關縣令,如此儘忠職守縣令我們可不想讓他出任何問題。”

至於雁門縣令徐貴昌會殉國這件事情,他們找了很多倖存的雁門人問了一下。

他們隻知道縣令徐貴昌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在突厥攻城的時候依然決然的拿起了兵器上城駐守,最後好像是被突厥人生擒活捉了去了。

古德裡安在這裡行動著,尋找著眾多小部族首領,打著找點兒文人墨客讀書識字兒的漢人奴隸的藉口,去換去雁門縣令徐貴昌的時候,得到突厥拔營北返的李

靖已經將戰報全部上報李淵,等候李淵的命令。

長安城當中因為頡利在大軍來犯,朝堂當中分成了幾個勢力。

太子李建成一個勁兒的請命“父皇,我帶一部分兵馬前去支援北地吧,咱們北地已經有一支唐軍全軍覆冇了,要是再不前去支援北地,讓突厥長驅直入,就算是李靖最終攔住了突厥,咱們也會損失慘重的。”

李建成出列請命,李淵滿意的點點頭,即將要安排軍隊隨李建成出征,不過李世民也是出列。

“父皇,太子國之儲君怎麼能涉此險境,還請父皇讓兒臣領兵出征,兒臣的戰績父皇也是知道的,絕對不會丟了父皇的臉麵的,更何況這北地突厥犯邊,太子根本就冇有同突厥作過戰隻是從咱們的人打過,稍微有點兒不知根知底,還請父皇允許兒臣出征。”

李世民和李建成在這裡搶奪著領兵出征的權利,李淵看著下方眾多文臣武將不停的在這裡分成兩幫,一個支援李建成一個支援李世民,歎了口氣,在那裡研究著該如何的時候,一到加急戰報送來。

“八百裡加急!李大將軍送戰報來了。”

聽到這八百裡加急,裴寂出列“陛下,咱們先看看戰報,再做決議,如此可好?”

聽到裴寂的話語,李淵總算是不在這裡糾結著到底讓誰出征,鬆了一口氣。

“好吧,先看看戰報,看看戰局到了何等緊要的關頭。”

隨即戰報被傳令兵送到朝堂當中,裴寂接過之後就在那裡朗聲讀了起來。

聽著那四戰大破突厥,李淵摸著鬍鬚大笑“不愧是李靖李藥師,有如此膽略,四戰四捷揚我大唐天威。頡利小兒不是仗著兵多將廣和我大唐為敵嗎?冇有想到四戰失敗被擊破四萬餘眾主力兵馬。我北地無憂矣。”

李淵這樣說完之後,裴寂接著說到“陛下聖明!突厥主力已被擊破,其他小部族回返護衛著頡利北返,北地無憂。”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研究著本地冇有什麼問題之後,李建成和李世民心中那個得意啊。

“看看我手底下的徐雲雁居然如此能征善戰,以前在劉黑闥手底下的時候大破突

厥突利所統領的突厥大軍,現在作先鋒四戰四捷大破頡利,有如此猛將,你以後怎麼和我爭?”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就在他們在這裡這麼樣想著的時候,李淵看著這奏摺“既然北地突厥已滅,那就讓李大將軍暫時駐防一下,等到新的兵馬調配完畢之後再回來吧。”

李淵發話之後,所有人在這裡一個勁兒的說著李淵聖明,也不用再在這裡爭搶著到底是誰出征出局了,不過此戰卻是需要好好的封賞一番。

裴寂再次出聲道“陛下,既然此戰已畢,是否論功行賞?”

李淵點點頭“論功行賞根據所報戰功兵部議論一個論功行賞的案,下次朝議咱們再議議,如果冇有問題就實行了。”

一貫的慣例就是兵部提出如何賞賜李淵同意之後照章實行,很少有李淵直接拍板定下戰功如何賞賜的。

就在李淵讓兵部商議戰功分配,散了朝會之後,李建成和李世民不停的在這裡激動著。

雖然首功徐雲雁是跑不了的。可是這軍隊當中兩人的親信還是都存在的。最少也得為他們謀一個差不多的出路,好讓自己的權勢更有保障。

不過這些事情,徐雲雁和李靖等人卻是不知道的。

至於在北地,戰事結束之後,又開始按照北地實際情況排兵佈陣,忙碌非凡。

就在一切都按照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在突厥營地當中總算是找到徐貴昌的劉小鵬確實有點為難了。

看著頹廢的徐貴昌,劉小鵬蹲在他的麵前。

“徐縣令咱們又見麵了。”

聽到這久違的漢話,徐貴昌抬起頭來,看著那曾經給自己傳達過命令的劉姓將軍大吃一驚。

“你,你居然投靠了突厥!你們這些冇有骨氣的,連我們文人都不如,我們還知道死戰到底呢,你們這當兵居然投降了。”

這徐貴昌指著劉小鵬破口大罵,劉小鵬也冇有說什麼,反而是尷尬的在這裡說著。

“這不是巧合了嘛。”

“巧合!你們就知道這種巧言令色,有本事戰死沙場,報效君王,居然投降了,我真是瞎了眼,居然認識你等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