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這樣的巧合,在打掃戰場的唐軍將那一隻髮簪帶回去給徐貴昌之後,徐貴昌哭的那叫一個稀裡嘩啦。

“小菲!我的小菲啊!你怎麼這麼的可憐啊,剛過了冇有多少好日子,居然就碰上瞭如此一幕,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對不起你啊!”

看著哭的稀裡嘩啦的徐貴昌,所有的人都有點傷感。

“這叫什麼事啊!”

雖然不住的吐槽,可是任務還要繼續。無奈的帶著徐貴昌回返長城沿線。

“徐縣令,咱們走吧。這裡是是非之地,為了安全,必須啟程了。”

雖然眾人勸阻,可是徐貴昌還是哭的稀裡嘩啦。

等到徐雲雁看到哭的稀裡嘩啦就差一口氣兒就要自己把自己哭死的徐貴昌後,上去拍著他的肩膀“我說徐貴昌啊,你這哭的如此稀裡嘩啦是何道理?虧你還是一個讀書人呢。”

徐雲雁剛說完之後,徐貴昌還是在那裡哭哭啼啼的。

這可是把徐雲雁整得無奈了,隨即著臉“怎麼有你這麼百無一用的書生啊?”

徐雲雁說完之後搖頭歎息“要是我是你這樣的情況,我肯定會好好的活著,強身健體等著有機會再帶軍隊去突厥,將突厥給我帶來的傷害加倍的還給他們,給我心愛的人報仇。”

徐雲雁這樣一說,徐貴昌瞬間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雙眼放光的看著他。

“徐英兄,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

“呃?”

這一下子徐雲雁看著總算有點生機的徐貴昌笑著說道。

“幫!我肯定會幫你,說吧,你想讓我怎麼幫你?你想讓我給你複活王小菲這個可是辦不到啊,我首先和你聲明一下。”

徐貴昌在這裡看著徐雲雁如此總算是破涕為笑。

“徐英兄我就一個想法,希望徐英兄能夠收留我在軍中,我也想要和這些唐軍士卒一般強身健體,然後等到合適的機會去突厥,真的如你所說,我要將王小菲遭遇的千倍百倍的還給他們。”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有點難為情了。

“這個……”

看著徐雲雁在這裡難為情,徐貴昌說到“徐英兄,難道這點事情你都不幫維修嗎?”

“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是朝廷命官,縣令是文官,我可不

能把你收編為士卒吧,還是上表朝廷,你在該做的現成好好的休養生息,多發動一點人去參軍加入十六衛。

我說的這16位可不是遙領天下府兵的那些府兵,而是正兒八經在長安城當中,雖然人數不多,大概一個框架的十六衛。

加入他們有機會一起北伐,那個時候他們的力量不比你一個書生來的要強嗎?術業有專攻,你還是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徐雲雁好說歹說,總算是讓徐貴昌點頭答應了徐雲雁的安排,而徐雲雁也擦了擦他額頭的汗,總算是將這一件事情給安輔了。

隻不過看著此戰返回之後又是戰功第一自己的軍隊,徐雲雁很是開心,這一次總算是冇有再出現士卒的傷亡。

而看到帶隊偷襲他們的劉春鵬,徐雲雁上前“劉春鵬!”

“小的在!”

劉春鵬一改以前做隊正的時候,那盛氣淩人的樣子,而是以一個府兵,一個最基本的存在在這裡對著徐雲雁行禮。

看著他這個樣子去徐雲雁拍著他的肩膀“你這一次把握戰績把握的很好,趁著突厥後撤,我讓你們警戒的時候,你們把握戰機主動出擊是我冇有想到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春鵬在那裡認錯。

“都尉大人是我的不是,又一次冇有按照軍令執行。”

不過徐雲雁這一次卻是搖了搖頭“這不怪你。戰場戰機稍縱即逝,是誰把握住了就是誰的,你此戰有功當賞,有過當罰,並不會因為你前一段時間違反了軍令,我就一棒子打死。”

徐雲雁說到這裡,劉春鵬激動地看著徐雲雁。像是有什麼事兒即將要發生一般。

果然如同劉春鵬所想。徐雲雁在這裡說著。

“既然你有如此膽略,還有如此戰局觀,那我就撤銷我對你的處罰,你官複原職吧。”

這一下可謂是皆大歡喜,不過就在劉春鵬在這裡不住的點頭道謝,感恩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話語接著一轉。

“不過我還是那句話,給我好好的活下去,不單你自己活著,還要讓那些為了救你而陣亡的二十五個同袍的家人給我活的好好的。”

徐雲雁說完劉春鵬在那裡點著頭“放心吧,都尉大人我一定會把他們當做是我的親人一般看待的。”

在這戰場當中其

樂融融的時候,一封再次前去長安為眾多唐軍將士請功的文書經有李靖同意後踏上行程,不過這文書還冇有送到長安。前幾戰已經讓大唐王朝兵部尚書在這裡焦頭爛額的研究著如何提升這些士卒的時候,李淵和裴寂看著那四戰四捷的戰果,對著地圖看了又看之後,李淵歎了一口氣。

裴寂看到李淵歎氣,不由的上前問到。

“陛下不知因何歎氣?北地不是大捷嗎?難道出了變故?”

這裴寂是李淵的鐵桿,裴寂剛這樣說完,李淵就在那裡點著頭“的確,這個北地是大捷,隻是為何早年我等冇有碰上這樣的將軍?”

“現在碰上也不晚啊。”

裴寂在這裡笑了一聲。

“現在在這裡碰上了的確不晚,不過徐雲雁這戰績如此輝煌,我該如何獎賞於他?現在就如此獎賞大官,等到皇兒繼承皇位,這徐雲雁還是正值壯年,那個時候我怕他封無可封。”

番茄免費閱讀

“這個好辦!”

裴寂看著李淵在那裡糾結,剛要說他的辦法,猛然之間打了一個哆嗦。

“陛下,這這不合適吧?應該由陛下您下旨,下臣如何能給您出主意?”

這裴寂差一點兒就要說出他的打算,李淵看著如此一幕笑了。

“你個老傢夥,用得著和我在這裡裝嗎?你說說就行了,我信不過彆人,難道我還信不過你嗎?”

裴寂隨即尷尬的笑了“既然陛下擔心皇子登基之後無法掌控他,或者是封無可封,何不將他調入長安任職?暫時不讓他外出領兵作戰,如此既無功勳,又能保長安安寧,等到皇子登基之後再安排他外出或者是加官進爵,豈不是兩全其美?”

李淵聽到裴寂這樣說,摸著鬍鬚“好!此計甚好!不知道有何職位適合他?”

裴寂看著李淵,笑著說到。

“陛下,這事兒就需要陛下決定了,下臣可不敢隨意在這裡研究該如何封賞他職位。”

“你啊,你還是這樣!”

李淵笑了笑隨機對著他說道“如此能征善戰的將軍,讓他守衛宮禁如何!”

“陛下英明,徐雲雁守為宮禁,陛下高枕無憂矣。”

就在這兩個大佬在這裡議論著的時候,徐雲雁都不知道他接下來的路程已經被安排的妥妥噹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