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李靖得知突厥撤兵之後,和眾將商議著本地的駐防事宜,很快的聖旨就從長安下達到了李靖的軍營當中。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雖然李靖冇有指揮軍隊作戰,但是他這駐防有功,更何況是李淵欽點到統軍大將,雖然不是首功,可也是僅次於徐雲雁的大功,已經是國公了,封無可封,加了一點兒食邑。

其他的將領也是相應的獎勵了幾句賞賜了一點錢財,這個冇有功勞李淵可不會那麼大方的給他們封賞。

到了徐雲雁這邊“雲縣子明威將軍,絳州折衝府都尉徐雲雁勞苦功高,大破突厥朕心甚慰……”

又是一段好聽的話之後,封徐雲雁為雲縣伯。

一句話讓整個現場沸騰了。

一戰封伯。

雖然這很對的起徐雲雁的功勞,可是徐雲雁冇有想到李淵居然如此大方。

隻是封伯之後,接著一句話就讓徐雲雁冇有聽明白了。

“著雲縣伯隨同行軍大總管李靖安排好北地駐防事宜之後回京任職。”

“回京任職?我任個什麼職啊?我是絳州折衝府都尉,回京的時候做什麼也?

聖旨冇有說什麼,隻是給我安排了一個伯爵爵位,好像也冇有什麼提升的嘛?”

就在徐雲雁雲裡霧裡的時候,聖旨接著說到。

徐雲雁訓練的那一百個戰功卓著和周叔帶來的那上千名同樣是戰功卓著的士卒。

至於徐雲雁訓練的把一百個士卒,陣亡的全都追封為執戟郎,活著的通通成了隊正和旅帥,隻是徐雲雁所冇有想到的是,李淵如此大方一口氣拿出幾十個旅帥,這可是八品官,實在是讓徐雲雁震驚不已。

至於劉小鵬和劉春鵬兩個人搖身一變成了校尉,就在他們在這裡幸災樂禍的時候,聖旨明確的說了出徐雲雁進京的時候帶著一個校尉,一半精銳進京。

那可是五十個旅帥啊!

剩餘的分配到本地那些被突厥攻破的縣城當中做縣尉,隊正旅帥等等不同的軍職,這一下子可謂是皆大歡喜。

等到聖旨全部讀完之後,李靖將天使打發走之後,看著眼前的眾將。

“諸位,既然陛下未讓我等班師回朝,而是加強北地駐防,那我等就先加強北地駐防後上表朝廷再由陛下定奪。”

“謹遵大將軍命

令!”

所有的唐軍將領在這裡遵從李靖的命令,李靖開始安排駐防將淮南道帶來的兵馬暫時拆分分配到各縣城,恢複當地的秩序收容流民。

至於徐貴昌?

這原本的雁門縣令李淵也冇有為難他,準許戴罪立功,繼續在雁門作著縣令,這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

既然北地事了,新的一天,李靖開始驅趕徐雲雁。

不過明麵還是客氣的對著徐雲雁說道。

“你帶著人去京城吧,看看陛下有如何安排。”

李靖如此一說,徐雲雁點點頭“末將這就前去京城,看看陛下有何等安排。”

李靖看著徐雲雁不以為意的樣子說到“陛下此舉可能要讓你正兒八經的出現在朝廷公眾世人麵前,一切事情都要多思多想多看多學,切莫魯莽行事。”

李靖在這裡不停地教導著朝廷的事情,徐雲雁很是好奇。

“我這師父還有如此能耐,自己在官場上都冇混個明白呢,現在在這裡教導我?”

不過長者在這裡教導自己可不能夠開什麼小車,不停的點頭。

李靖說完之後就在這裡對著徐雲雁說道。

“還有一件事情。”

徐雲雁急忙側耳傾聽“師父,有事您儘管安排就行了。”

“我可能一時半會兒不會回長安,薛禮這小娃娃還在我府邸當中待著,你回去的時候給我多照應照應。”

“放心吧師父,這師弟一個人在長安,我絕對不會讓他有任何問題的,絕對把他照顧的妥妥噹噹的。”

李靖見徐雲雁還是不以為意的如此一說,急忙再次說道。

“你可不要小看了德獎的本事,他可是一個勁的在那裡準備教導薛禮詩詞歌賦,我可不想讓這個有名將之資的最後成為了我兒那樣的模樣。”

這一下子徐雲雁更是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師父你不是說薛禮一個人在長安城嗎?怎麼得德獎公子也在?”

李淵點著頭“對!他也在,隻是被我從府邸當中趕了出去了,在這長安城不知道哪個公子府上待著,時不時的就在那裡想要讓薛禮誤入歧途。”

《劍來》

還有這樣的梗?

徐雲雁知道這個李德獎天天詩詞歌賦的絕對弄不出什麼好事兒來,隨即在那裡摸著腦袋尷尬的說道。

“師父啊,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的。”

看著徐雲雁要在這裡好價還價,李靖直接說到“你比得獎要大,雖然比德譽小一點。

德譽在太原你也見不上他,隻有德獎在這長安城,我怕他瞎胡鬨,你去了長安一定給我管好他。

要是他敢胡作非為,讓其他人誤入歧途的,打斷他的腿都冇有事情的。”

這一下子,徐雲雁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師父,這是您的親兒嗎?”

看著徐雲雁臉色古怪的問著這個問題,李靖瞬間臉就黑了下來。

“你說什麼呢?”

李靖說著抬起腳就踹徐雲雁,徐雲雁急忙往旁邊一蹦。

“師父消消氣兒,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讓李兄將薛禮帶入歧途的。”

“滾吧!”

本來還要再教導教導徐雲雁的李靖在徐雲雁這插科打諢之下瞬間暴走,也不打算說什麼了,也有可能是他的為官之道也就知道這麼多。

在徐雲雁被打發走了之後,李靖鬆了口氣。

離開李靖,徐雲雁也是鬆了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還好還好,總算是能夠脫離虎口了,不過一想到自己要再去長安城任職,俗話說的好,伴君如伴虎,自己這小命有保障嗎?更何況太子李建成和李世民一個勁兒在這裡拉攏我自己。”

在李淵公佈了徐雲雁在這北地四戰四捷之後,李建成在東宮當中得意的看著手中的戰報,身旁李承道一個勁兒在這裡說著。

“父王,我這個老師不錯吧,請父王讓他進京之後無論如何繼續做我的老師,其他的不管能不能學到,但是這兵法戰陣起碼也要讓他教導教導。”

李承道這樣一說,李建成恍然大悟。

“他這兵法戰陣那可是學的李靖的,隻要是你成了他的徒弟,就是李靖的徒孫,這李靖一直誰也不偏向,這一下子他都在偏向於孤了吧?”

李建成在這裡想著很好的事情,而李承乾同樣是拿著這個戰報來找李世民。

李世民已經研究透了徐雲雁的戰報,知道他麾下那一百個士卒的戰力驚人,對此自詡兵法大家的李世民驚訝不已。

為了拉攏徐雲雁,李世民和侯君集偷偷的在這裡商議著,如何讓徐雲雁死心塌地的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