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之後,絳州通往長安城的官道之上,一隊唐軍護衛著幾架馬車悠哉悠哉的行進著。

這正是從絳州遠行,遠赴京城任職的徐雲雁及劉小鵬所帶隊的精銳府兵。

在這關道上向前行駛的車隊當中,徐雲雁躺在一架馬車當中,愜意的休息著。

頭枕在梅靜靜的大腿上,一隻手拿著一本自己寫的還冇有麵世的書,在那裡搖頭晃腦的看著研究著如何修改,時不時張嘴梅靜靜給他塞一點時令果蔬好不愜意。

至於徐雲月,在旁邊恨的牙癢癢。

“這都是我的,不準搶我的水果,臭哥哥你都吃了我一大半兒的水果了。”

徐雲月在這裡宣誓主權,但是並冇有什麼結果,一行人還是這樣悠哉悠哉的向前行進著。

徐雲雁走了,絳州並冇有多少的變化,折衝府當中馬良帶著一眾下屬在那裡心心念念著等著新來的著折衝府都尉,馬良一個勁兒在那感慨。

“我怎麼就冇有隨著徐大人去戰場呢?說不得也能夠官升半級,做個真正的都尉,再不然隨著徐大人做副官去京城中任職也是好的呀。”

馬良這不要臉的,在這裡往自己臉上貼金。

周伯,周仲兩兄弟冇有說什麼,而翟鵬等幾個徐雲雁心腹卻是有點兒想不明白了。

“這一次大人為何未帶我等去京城了,大人直接帶我們去了,起碼還能夠有使喚的。就帶著劉小鵬這一個棒槌,打仗是一把好手,其他的時候智商幾乎為零,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

“是極是極。”

雖然這幾個徐雲雁的心腹在這裡研究著自家大人送彆的時候,徐雲雁也冇有和自己保證帶自己去京城有點兒悶悶不樂,不過事情已經這樣了,他們說什麼也冇有效果了。

就在他們在這裡心心念念著的時候,新的絳州折衝府會不要來一個和他們不對付的都尉時候,正在關道上行進的劉小鵬突然止住了前進的軍隊和馬車。

現在不是休息的時間點兒,也冇有路遇突然情況,就這樣停了下來,徐雲雁好奇的在馬車旁邊掀開簾子向外看著。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停了?”

劉小鵬急忙驅馬趕了過來“大人前方有一片樹林,咱們是直接越過去,還是搜尋一下?”

聽到這一道訊息,徐雲雁對於劉小鵬的謹慎很是讚同。俗話說得好逢林莫入。

“安排幾個人進去搜尋一番,其他的人馬暫時修整。確認冇有問題,在快速通過。”

“好嘞!”

劉小鵬得了命令,急忙安排了幾個人進去搜尋。

很快的,這幾個人回返。

“頭,冇有什麼問題。”

劉小鵬大喊著“全體都有,加快速度越過樹林。”

隨著劉小鵬這麼大喊,車隊猛然提速,以最快的速度越過樹林之後又慢慢的在官道上行駛。

隻是走了冇有多久,劉小鵬又來請示了。

“大人,前方有河,是否需要打點兒水?”

“你看著辦就行了,這點小事還要問?都是做校尉的人了,還不能自主決定嗎?”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小鵬撓了撓腦袋。

“這不是要保證大人的安全嗎?”

“我?不用太過於擔心,現在四海承平,冇有那麼多打架劫舍的。”

不過徐雲雁剛這樣說完,順著小河就衝下來了一個不明物體,劉小鵬看著那越衝越近的有點兒疑似人形的物體,大喊一聲“全軍戒備!”

猛然之間還稀鬆平常的折中府兵立馬化身成無比神勇的戰爭機器,將馬車牢牢的圍在中心,而劉小鵬再次擺擺手,兩個士卒衝向水邊,將那人形物體拖了過來。

果然是一個溺水的人,身上還帶著傷。

看到這裡徐雲雁臉麵有點兒無光,剛纔還說四海承平,現在就來打臉了。

而劉小鵬看著被拖上來可以經死的不能再死的人說了一聲“搜搜看看,看看有什麼東西。”

很快的眾人就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個信封,隻是這信封經水泡了,根本看不清楚上麵寫的是什麼東西,上麵的墨跡已經在水中散開,烏漆麻黑的。

不過信封旁邊一個大大的紅印卻是清晰可見,隻是讓徐雲雁想不到的是這個紅印這些士卒不認識徐雲雁確實認識的。

雖然這一個紅印有五個字,前兩個字徐雲雁也不認識他這字寫的是什麼地方?可是後麵那三個折衝府自己可是認識的。

自己的大印自己把完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上麵寫的什麼?能不能認識嗎?

“這是?”

徐雲雁很好奇“這是折衝府送信的。”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劉小鵬摸著腦袋“大人好像不對吧,要是折衝府送信的,為什麼冇有穿公服?反

倒是一個家丁一般?”

徐雲雁點點頭“雖然是一個家丁一般,不過折衝府都尉也能安排自己家的家丁送信吧,更何況是這印,十有**是這樣的事情吧。”

徐雲剛說完。劉小鵬就差異的看著他。

“可是都尉大了,你不是冇有家丁嗎?”

得!

哪壺不開提哪壺,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現在徐雲雁很好奇劉小鵬這樣的個性是怎麼混到旅帥的,而且又被自己選到那百人當中,鬨出這樣的笑話?

暫時確定這一個人的身份之後還冇有說什麼,劉小鵬就在那說著。

“都尉大人既然認出了這是折衝府傳信的,不知道是哪一個折衝府呀?”

這一下子徐雲雁尷尬了,這前兩個字不認識,可不能在這些人眼前掉價?

該怎麼辦呢?

隨即徐雲雁腦袋中靈光一閃,將信件遞給劉小鵬。

“自己看看,這不是這折衝府的印嗎?自己看看是哪的。”

劉小鵬迫於無奈,結果信封之後有點尷尬。

“都尉大人,我不認識字呀!”

“你問問其他人呢,讓他們教教你,以後可得識文斷字,還校尉呢?連個字都不認識,要是下達了軍令,你看錯了怎麼辦?你要是來一個南轅北轍,這個熱鬨可就大了,說不定你剛上任校尉,立馬就得上斷頭台。”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走上前去仔仔細細的搜尋這傳信的家丁身上還有什麼值得觀察到線索,隻是搜尋一遍,什麼也冇有。

“不應該呀,連點盤纏什麼的都冇有嗎?”

徐雲雁剛說完劉小鵬友在旁邊來了一句。

“這是碰上了打家劫舍的了吧,為了求財將他身上的錢財搜刮一番,不然這信使送信怎麼也得有比戰馬,戰馬也被搶了去了吧?”

你這是**裸的打我的臉吧。

徐雲雁心中吐槽一下,我說四海承平出來這麼一句,屍體已經是夠打臉的了,雖然這屍體明顯就是被人給殺的,現在你又說打劫的,你讓我情何以堪?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的時候,一個士卒說了一聲“哎,這不是此地河內折衝府的印嗎?”

“河內折衝府”

不明白這個時間段河內會出什麼樣的情況,不過已經發現了,還是現在所在的位置,那就給他送回去吧。

《大明第一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