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州刺史府當中,一個醉醺醺的將軍和一群醉醺醺的手下在這裡插科打諢。

突然之間一個傳令兵急匆匆的衝了進來“將軍,大事不好。”

正喝的高興的諸位將校們聽到這忍不住一拍桌子“大事不好,誰不開眼?居然敢來雲州鬨事?”

瞬間這一個傳令兵把腦袋低的更低了“將軍不是有人前來鬨事,而是陛下和大將軍安排接手雲州的人來了。”

這一下子可是讓這在座的諸位將校不滿了。

“陛下和劉大將軍這是何意?我在這裡留守,難道他們還不放心嗎?還非要安排一個人來接手?是誰,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厚的臉皮,居然到我雲州來和我搶奪。”

就在這一個遊擊將軍如此醉醺醺的說出這句話之後,他身旁的那一眾將校也在這裡表示著。

“陸將軍何須擔憂?在這雲州我們不聽他的,隻聽你的,就算是真的是陛下安排來的又如何?隻要咱們都不聽他的,他又有什麼作用?”

這坐在主位上的陸將軍聽到這裡嘿嘿的笑是那樣的猖狂“好,諸位如此恩情,陸某在這裡記下了,等到宴會結束之後,諸位就去雲州當中在這搜刮一番吧,全當是我在這裡謝謝諸位兄弟鼎力相助了。”

就在這些將領在這裡嘻嘻哈哈想著如何在這個雲州城當中再次搜刮一層財富讓自己活的更加逍遙自在的時候,一道冷哼從門口傳來。

“誰?”

這一下子成功的引起了在這刺史府大堂當中飲酒作樂的一眾將校的好奇。

隻見從門口當中走出一員相當年輕的將領,他身旁跟著十餘個氣勢洶洶的老卒。

看到這裡,坐在主位上的陸將軍不以為意的看向他“你是何人?居然敢擅闖雲州刺史府?”

徐雲雁在進入刺史府大廳之後,看著堂堂一個邊防重鎮就是這個樣子的,整個刺史府當中一片烏煙瘴氣,也冇有人守衛,就任由自己這樣走了進來更是搖頭歎息。

至於雲州城當中,怎麼說也是富足的縣城應該有不少人口的,可是自己進來之後一家一戶緊閉門房,街道上連個行人都冇有,讓徐雲雁不由得更是痛恨這些烏合之眾。

在徐雲雁進入大廳站定之後,用手揮了揮繚繞在鼻子前方那刺鼻的氣味兒說到“本將徐雲雁,奉陛下命令來接管雲州。”

在徐雲雁說出之後,這些人在這裡哈哈大笑著“娃娃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你這麼年輕還敢做將軍?難道是陛下的私生子還是陛下特殊愛好?”

就在這些人這麼說著的時候,他背後的李長生大怒“大膽,這真的是陛下安排的雲州都督,你等既然如此不識好歹,還不抓緊來拜見反而在這裡風言風語是何道理?”

就在李長生說完之後,徐雲雁擺擺手“不急,他們現在還冇有醒酒和他們置氣乾什麼?去外麵打點兒涼水,讓諸位將軍清醒清醒。”

徐雲雁如此安排之後,眾多將領瞬間失聲大笑“這娃娃不會真的是有問題吧?還打點兒涼水讓我們清醒清醒?”

不過就在這些將校繼續在這裡嘻嘻哈哈的時候,幾個跟著徐雲雁來的士卒已經到刺史府外去了。

不多時就用他們的頭盔裝了一些清水進來,不分青紅皂白對著這些將領就潑了上去。

這一下子可徹底的讓現場火爆了起來。

“小子,我不管你是乾什麼的,居然敢來雲州刺史府鬨事?就算是雲州都督又如何?我們可是劉十善,劉大將軍麾下的將領。”

他們不說還好,一說瞬間就讓徐雲雁在這裡笑了起來“你們還記得你們是劉大軍的兵馬?劉大將軍就是這樣讓你們守衛雲州的,你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吧。”

徐雲雁在這裡不將眼前的將校們當回事兒,而這些將領卻忍不下被潑了一頭冷水的奇恥大辱。

坐在主位上的陸仁佳陸將軍大吼一聲“來人,抓緊給我來人!”

隨著陸仁佳的一生大喝,幾個歪歪扭扭的士卒進入大廳當中,對著陸仁佳一抱拳“將軍不知有何吩咐?”

陸仁佳看著自己麾下的士卒進來了之後一揮手“你們是乾什麼吃的?刺史府都讓他們給進來了你們都不知道,還不知道攔截,先把他們給我抓起來,居然敢在刺史府當中如此奚落本將,本將一定要好好的嚴懲他們。”

陸仁佳話語剛落下,這幾個凶神惡煞的士卒,準備上前拿下徐雲雁,而李長生等一眾老卒急忙抽出了腰間的戰刀指著他們。

“你們敢!這位可是陛下新封的雲州都督,是你們的頂頭上司,你們想要乾什麼?兵變嗎?”

李長生這一句大喊,可是讓這些有點見識的士卒不知如何行動了,而陸仁佳等人卻在那裡吆喝著。

“怕什麼?咱們是劉十善劉大將軍的將官,咱們聽劉大將軍的,劉大將軍是陛下的弟弟,難道這點兒事兒還為咱們擺不平嗎?抓緊上前講眼前這一個人給我拿下。”

隻是他剛這樣說著,李長生再次大吼一聲“全部後退,你們膽敢上前就不要怪某家手中的戰刀不講情麵了。”

李長生剛說完,刺史府外麵就想起了一陣腳步聲,一些鎧甲鮮明是原本唐軍裝扮,隻是有一些修改的樣子,一看就是雲州守軍的士卒進入刺史府當中。

而坐在主位上的陸仁佳看到這一幕,不由的笑了起來“就算你們是陛下封的雲州都督又如何?現在我大軍來了,你們能對付得了他們幾個,難道還能對付的了我整個雲州的守軍不成?”

隻是讓陸仁佳想不到的是,當先進入刺史府大廳的並不是他手下那些留在軍營當中統領兵馬的心腹,反而是王氏兩兄弟。

“你等是何人?居然敢帶兵來雲州刺史府,不想活了嗎?”

陸仁佳在這裡大吼一聲,而王氏兩兄弟也不理會他,反而上前對著徐雲雁一抱拳“都督,整個雲州守軍已經全部效忠於都督。”

王氏兩兄弟說著將手中那一枚劉十善的令牌交給徐雲雁。

“做得好!”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徐雲雁上前拿起手中的令牌,對著坐在主位上的陸仁佳晃了晃。

“認識這是什麼東西嗎?”

看清楚徐雲雁手中拿的是什麼東西之後,這坐在主位上的陸仁佳瞬間嚇得做都坐不住了,哆哆嗦嗦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