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從縣衙當中走了出來,尹愛勤和袁可望急忙跟了出來。

至於其他想跟的人都被兩人製止了。

這河內一文一武最大的兩個大佬發話了,其他的人誰敢跟著?

就在他們兩人跟著徐雲雁出來之後,徐雲雁還冇有和他們說事情真相的覺悟,還在那裡自不知道想著什麼往前走著。

看著徐雲雁這表現出來的寵辱不驚的樣子,袁可望說了一聲“徐伯爺,不知這山地的事情打探的如何?”

袁可望一問,尹愛勤也急忙在後麵接了一句“是呀,徐伯爺,這個事情不知打探的如何?”

看著徐伯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都忍不住好奇想要請教一番,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有點兒驚訝了。

“呃?”

剛纔人太多聽到劉小鵬的彙報之後徐雲雁隻是覺得這佛門有點兒問題,現在才反應過來適應,還有他們剿滅土匪一件事情在這裡影響著。

隨即徐雲雁尷尬的撓了撓腦袋“兩位大人,你們那一個同袍的確是被他的部下暗害了。”

徐雲雁剛說到這裡,袁可望和尹愛勤一拍大腿。

“哎呀,果然好人不償命啊。”

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候,徐雲雁更尷尬了。

“那個那個,我還冇有說完呢,他被人暗害之後並冇有死。”

嗯?

這一下子又讓袁可望和尹愛勤驚訝了。

“他是被人救了,不過救他的位置,到是有點尷尬呀,正是這個佛門寺廟,而這佛門寺廟當中的人也認識你們那同,袍是有名有姓的通緝要飯,還收留了他。”

這一下子可就有點兒古怪了,袁可望和尹愛琴兩人的臉色都在那裡發苦,也不知道想著什麼,不過最後卻是化成一聲長歎。

“我等一定會秉公執法的,不會尋私舞弊,這事情徐伯爺不用擔心。”

徐雲雁說完這些,聽到兩人如此保證的時候,搖了搖頭。

“我並不是信不過兩位,而是如此義士卻落得如此下場,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

不過他們換了當然家的之後一改往日的作風,卻是需要徹底的毀滅的,正好劉小鵬等人還探聽到了一個訊息,他們二當家的好像發現了我這一支車隊,把我看到綿羊了。”這一下子袁可望和尹愛勤心中大喜“事情怎麼這麼樣了?這可如何是好?居然敢威脅徐伯爺,伯爺放心,在縣衙當中稍待,我等這就點兵去山地將它徹底的毀滅的一乾二淨。”

看到這裡徐雲雁立馬化成世外高人的樣子,對著他們說到“何須如此麻煩?”

這一下子可是讓兩人有點兒意想不到“不用這麼麻煩,那該如何做呢?”

就在他們看著徐雲雁,在這裡等著徐雲雁說該如何做的時侯,徐雲雁笑著說了起來。

“咱們可以將計就計,我就帶著車隊大搖大擺的行進吸引他們的注意,他們肯定會來打劫。

那個時候埋伏的兵馬同時出動把他們包圍起來,一戰而定。

再安排一支兵馬在他們外出打劫我的時候就抄了他們老巢,就算是有漏網之魚,也翻不起什麼大浪。”

這一下子袁可望和尹愛勤看到徐雲雁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不住點頭。

“大人所言甚是,冇有想到徐伯爺剛來河內冇有多久就能將困擾我等的事情解決的如此乾淨利落,倒是我等冇有想到。”

有了定計,徐雲雁直接在這裡說著“擇日不如撞日,我等直接今日啟程吧。”

看著這天色將晚,徐雲雁要啟程,袁可望和尹愛勤不滿了。

“徐大人這是何意?難道這麼招待不週?這麼晚了起程,要不再多住幾日再起身可好?”

“不了不了,這晚上起程正好把訊息告訴他們,讓這些主伏夜行的劫匪有機會前來打劫,不然的話,大白天的他們如何興師動眾前來?如此豈不是將計就計的計謀就不成了?”

徐雲雁剛說出來,袁可望就在旁邊來了一句“要不再等一天吧,我集結一點兒府兵。”

“何須在集結府兵,這劫匪有多少數目,難道還需要集結上幾千府兵不成?

袁大人想多了,隻需幾百府兵就能將他們輕易舉的擊破,雖然說四麵八方的埋伏一麵百人就夠了,再安排個百人隊前去劫匪老巢,此事一戰而定。”

徐雲雁在這裡隨意的指揮著,可是讓尹愛勤和袁可望相互對視一眼。

“將軍不愧是有名的大破突厥的名將,這鎮定自若的勁頭就不是我等所能夠比擬的。”

在兩人如此恭維一聲之後,徐雲雁和他們開始在這裡商量著事情的行動步驟。

這一下連徐雲雁都冇有想到“我本來真的打算住幾天,好好的休整一番,在行進的,看來要現在就走了,我怎麼這麼可憐呢?休息都休息不了。還一個勁的幫著你們解決一些心頭大患。”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的時候,返回院落看著準備休息的梅靜靜和月兒說了一聲。

“那個……咱們出發吧出發。”

“這晚上的咱們出發什麼?”

梅靜靜聽到徐雲雁要出發,已經開始在這裡收拾東西了,可是月兒確實不滿意的反問了這麼一句。

看著月兒在這裡問著這些,徐雲雁摸著下巴“月兒啊。”

“我不聽,我不聽,你這個臭哥哥就知道欺負人。”

月兒看著在這裡完全不聽徐雲雁的,還要有種胡攪蠻纏的既視感的時候,梅靜靜說話了。

“月兒啊,既然官人讓咱們這個時候走,肯定是有什麼情況的,咱們不要再在這裡鬨了,好不好?等到去了京城單位安頓下來,你再怎麼收拾你的哥哥都是可以的。”

梅靜靜在這裡好說歹說,總算是勸的月兒開始啟程,而徐雲雁也集合了手下人馬開始啟程。

不過月兒和梅靜靜兩人是兩個極端,一個說什麼就做什麼,另一個有點兒不樂意。

不過對於徐雲雁的兵馬來說,確實冇有這個顧及的,所有人完全信服徐雲雁,徐雲雁讓他們啟程,絕對不會拖徐雲雁任何後腳的。

就這樣,這一隻車隊趁著夜色駛出了河內縣城,而在河內縣城城門旁邊撿漏的客棧當中盯梢的落腮鬍子,看到這裡一拍大腿。

“哎呀,我就知道這大肥羊絕對是肥羊,趁著夜色走都不敢光明正大的走,這不就說明瞭他們更是有好寶貝嗎?”

看著已經去通報訊息回來的小嘍囉安排道。

“你再回去說一聲,他們已經啟程了,咱們隨時準備著。”

這個小嘍囉看到這裡也聽到了自己二當家所說的,心中也不禁充滿了希望。

“是,是!二當家的慧眼如炬,小的這就回去和大到家的說一聲。”

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外出之後,從河內縣城他的城門附近悄悄的有數百唐軍趁著夜色悄悄的開出了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