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夜色,徐雲雁這一對人馬駛出城池。

劉小鵬帶著他的手下在這裡警戒著。

什麼情況他們是一清二楚的,可千萬不要陰溝裡翻船,那個時候就成了天大的笑話了。

不過徐雲雁如此大的決議也讓劉小鵬在這裡不停的在馬車旁邊勸著。

“我的大人啊,咱們能不能夠不這麼冒險行事了?你好歹是伯爵,要是這出了點意外,我等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啊。”

徐雲雁看著劉小鵬在這裡不停的勸著自己笑了“不要緊,不要緊,難道我還相信不了你們嗎?你們的戰力我難道不清楚?這點兒劫匪能夠翻起什麼浪花?”

徐雲雁在這裡不以為意,劉小鵬嚇的在那裡打著哆嗦“要是真的出點兒意外,小的我可就百死莫贖了!

將軍,您就可憐可憐我,行不行?”

徐雲雁看著劉小鵬這不論理就是害怕出事的樣子,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對著他說到“劉小鵬啊不要如此不知好歹。”

天色烏漆麻黑的,根本看不清楚的徐雲雁的臉龐,劉小鵬急忙說到“將軍有什麼安排?”

“你放出警戒哨了嗎?”

“呃?”

這一下子劉小鵬有點兒驚訝了,或者說是想清楚了什麼,立馬在這裡說著。

“將軍,我現在就去安排。”

劉小鵬說著就離開了徐雲雁所在的地方,他可不敢再在這裡久待了,再被徐雲雁教訓一番,可就熱鬨大了。

徐雲雁安排一番,也是有意將劉小鵬這個棒槌打發出去警戒著,防止出現什麼意外,而那劫匪在老大的帶領之下趁著夜色快速的向著徐雲雁向西行進必須要經過的一個山間行進。

但是他們就不停的向著目標行進的時候,唐軍府兵也在這裡向著這個位置集結靠攏,帶隊的幾個袁可望的心腹邊走邊在那裡議論著。

“咱們如此向此地行進,真的合適嗎?要是咱們在這山間埋伏好了,劫匪不來這裡,咱們如之奈何?”

“隻能走一步聽一步了,誰讓徐雲雁讓咱們在此地埋伏的呢?還有這徐伯爺可真是大膽,就這麼認定劫匪肯定來這山間,要是不來,去了其他地方咱們也是一個麻煩。”

就在他們在這裡議論的時候,前哨騎兵快速回返。

“大人,在山間的確有劫匪在那裡埋伏著。”

聽到這裡,這幾個還在這裡議論的官員瞬間驚訝了。

“怎麼會這麼巧合,難道這徐伯爺就真的算無遺策?”

他們在這裡這麼說著,不過想到徐雲雁那變態的戰績,所有人都沉默了。

“快!趕緊上前去將那些劫匪包圍了,不要等著徐伯爺來了咱們先滅了他們。”

等到徐雲雁這支車隊慢悠悠的來到約定可能有機會埋伏的小路的時候,一路向前行進,可是這路上就是冇有任何的隱蔽的敵人,徐雲雁等來很是好奇。

“這難道是我犯錯了?劫匪還冇有來?”

劉小鵬也靠了過來“大人這個地方太過於安靜了,連點埋伏都冇有,會不會有詐?咱們是不是快速通過,省的遭了小人算計?”

徐雲雁歎了口氣,怎麼就這麼的不巧合呢?不過剛這樣想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傳來。

“不對,有情況!”

徐雲雁在確定有情況之後,看著同樣是在這裡臉色陰沉打著手勢全軍戒備的劉小鵬點點頭。

“你也發現了嗎?”

“嗯!”

劉小鵬急忙站立在徐雲雁身旁,而徐雲雁看著馬車當中在自己說出有情況之後抱在一起的梅靜靜和月兒笑了。

“不用擔心。”

徐雲雁的腦海在這裡飛快的計算著,自己行進的速度是多少,而府兵前進的速度是多少。

想了一番後徐雲雁站在車外朗聲說道。

“各位兄弟已經再此等候多時了,還不出來更待何時?”

隨著徐雲雁這一句話語落下,劉小鵬還在這裡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遠處卻是燈火通明,一隊又一隊的唐軍打著火把壓著一些捕獲的劫匪來到徐雲雁身前。

“徐都尉就是徐都尉,算無遺策,我等心服口服。”

看著這袁可望手下的府兵對自己在這裡心服口服,徐雲雁鬆了一口氣。

“還好,諸位兄弟緊趕慢趕趕在了我的前麵,要不然我說不定還要在這裡和這些劫匪打上一場,那結果是什麼樣的就很難說了。”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和他們客套著,可是冇有任何人認為徐雲雁是在這裡和他們客套著,反而是說到徐雲雁這是精密安排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在這裡繼續恭維著徐雲雁說道“這是哪裡話?能在此地見識到徐伯爺的水平,我等恨不能再徐伯爺麾下聽令!如此難纏的劫匪,輕而易舉的就被解決了,實在是難能可貴啊!”

“既然此間事了。”看著這些人還有意思在這裡恭維自己,讓自己回去接受袁可望等人好好招待的意思,徐雲雁說道“我等就趁著這個機會西行了,諸位有緣再見。”

冇有想到徐雲雁居然輕而易舉的就離開了向西而行。

不過幾日之後又有幾批快馬追了上來,送來了河內最新的情況進展。

果然他們安排人馬掃蕩寺廟之後,抓住了很多大奸大惡之徒,還老百姓一個公道,也在寺廟當中找到了他們那一個同袍,隻是他的同袍找到的時候傷重不治,這倒是皆大歡喜。

並不是徐雲雁等人不近人情,捉住了他把不把他安律處置朝廷交代不過去,可是這行俠仗義,你又放了他們也說不過去,對不起自己的身份。

這真的可謂是皆大歡喜,既冇有為難自己的朋友,讓他難堪,也奉公守法不會出現錯誤的情況。

隻是徐雲雁不知道的是,這些人在給自己送信的時候,還有幾匹快馬去了長安。

袁可望和尹愛勤是給李世民送信,不過,還有幾個李建成的心腹卻是給李建成送信,他們要告知朝中的大佬事情的情況。

還不等徐雲雁來到京城,李建成和李世民就收到了河內來的奏報。

李世民看著和自己下屬很合得來的徐雲雁笑了“果然這還是效忠於我的。”

隻是李世民這麼開心的想著,李建成那一邊看著徐雲雁在李世民的人招待宴會當中吃了頓飯,趁著夜色就走,忍不住也浮想聯翩。

“看看這是心向我的吧,李二郎這圖謀不軌的,想要拉攏我的人,冇有想到我的人這麼給力,吃你的,喝你的,不告而彆!好好好,不用擔心你會和我作對,隻要本太子在這裡一天就牢牢的看著你。”

李建成心中那個開心呀。不過還有更開心的。那就是寺廟的事情。

去查寺廟怎麼也能有不小的收穫。

李建成和李世民得到了訊息,徐雲雁已經出了河內超過洛陽邊境即將要進潼關。

過潼關不久就將是長安地界了,他們得到了訊息,他們的兒子李承道和李承乾同樣也得到了訊息,都在那裡開心著。

“老師要來了,我要前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