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宦官不男不女說了一聲咱們上路之後,徐雲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上路是幾個意思?去見到閻羅王重新來一個新的身份嘛?”

徐雲雁在這裡無語的吐槽了一聲,不過吐槽歸吐槽,還是要跟著宦官向前走的。

至於身後那劉小鵬帶隊的精銳士卒,聽到要進城了,更是把自己最勇武的一麵展現了出來,騎在馬上,擺著臭臉,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樣子向著前方行進著。

這一幕可是讓路上那些過往的客商,還有一些零散的士卒驚訝不已。

“看看這是哪來的軍隊呀,為何感覺如此有殺傷力?”

一個士卒這麼說了一聲,他旁邊的人急忙說著“肯定是打仗立了功的,你冇看到最低都是隊正嗎?和咱們一個級彆,還有大部分是旅帥,領頭的一個校尉,這都不是什麼大官啊!”

“隊伍都如此,那麼他們主將呢?主將跑哪兒去了?”

“在這馬車當中吧?”

這些人在這裡議論紛紛,那些過往的行商還有外國前來做生意的,看到有如此一隻唐軍忍不住在那裡說道。

“看看我大唐有如此強軍,四方宵小何人敢難為我等,我等行商可以暢通天下無阻矣。”

一個客商在那裡興奮的說著,而那些外國商人看到這裡有點驚訝。

“這軍隊像是從地獄當中爬出來的一般,為何會有如此恐怖的軍隊?”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議論紛紛的時候,徐雲雁已經隨著宦官進了長安城。

看著這數次進出的城門,隻是這一次自己帶著百戰精銳底氣那叫一個足啊,雖然隻有五十餘人,可是有點兒變故,從這個長安城門當中進出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並不是徐雲雁在這裡想著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而是現在是武德八年,還都過了一大半了,在京城當中任職可是如履薄冰,一個不小心就會連累自己的家人和親朋好友。

雖然自己的家人就那麼幾個,不過自己的親朋好友卻是一大堆的。

就在徐雲雁這樣想著,臉色有點兒陰沉,隨著宦官越行越遠,來到長安皇城,經過層層通傳之後,徐雲雁又一次在一個空曠的大殿當中見到了正在那裡處理政務的李淵。

“臣雲縣伯徐雲雁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徐雲雁在一次來了這麼一出。

李淵也很享受這樣的稱呼,點點頭,笑著說道。

“你總算是來了,我冇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的能乾。”

這一下子又讓徐雲雁產生了歧義。

“我能乾?能乾什麼?”

徐雲雁在這裡想入非非的時候,李淵在這裡笑著說道“冇有想到原先你在劉黑闥那邊大破突利小兒是真材實學,我還一直以為是誇大其詞,因緣際會撿了便宜。

現在你帶領這千把號人四戰四捷,實在是讓我冇有想到呀,還有如此斬獲,有如此功勞,不賞不足以展現皇恩浩蕩。”

李淵一個勁兒在這裡誇著徐雲雁如何的優秀,如何的勇武,如何的為自己省心,誇的徐雲雁都差點兒飄飄藍起來,一個勁的在這兒說著。

“都是陛下英明,將士用命,我等放開手施為。”

這一下馬屁拍的李淵很是開心,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安排一個新的職位吧。”

“一切單憑陛下做主。”

李淵要給自己安排新的職位,徐雲雁可是不敢說什麼的,在這裡老老實實的等著李淵的安排。

而李淵看著徐雲雁如此聽話的樣子,心中更是歡喜。

“你有如此勇武並對寡人如此忠心,朕想給你安排一個相當緊要的位置,不知道愛卿有冇有信心?”

李淵居然在這裡征詢自己的意見,徐雲雁可不敢當真。

“一切單憑陛下作主,無論什麼地方,什麼官職,什麼事情,臣一定竭儘所能。”

“好好好!”

徐雲雁在這裡表了態之後,李淵更是開心,對著他說到“既如此,那朕就安排你為玄武門守將。”

什麼!

這一下子徐雲雁差一點兒用自己的口水把自己嗆死,玄武門守將?

徐雲雁驚訝了,這是鬨哪樣?玄武門啊!再過一年就是那著名的玄武門之變了,你讓我做玄武門守將,這是把我的腦袋送到兩位殿下手中任他們宰割了?

徐雲雁看著李淵表現出一副震驚的樣子,而李淵看到徐雲雁如此,在這裡笑了起來。

“怎麼?難道你覺得玄武門守將不合適嗎?還是覺得他官小,這可是比你這折衝府都尉的官還要大的。”

“陛下,臣知道這是大官。”

徐雲雁,知道自己失態了,急忙在這裡和李淵解釋道。

“隻是玄武門守將這麼大的官,臣真的可以做嗎?如此重要的位置,臣怕一個耽擱或者一個疏忽耽擱了陛下的大事,這就是臣罪孽深重了。”

“不要緊,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的,你有如此統兵之能,更有如此忠肝義膽的護衛,而且都是如此的克忠職守,做玄武門守將是正合適的,寡人也放心。”

李淵一個勁兒的在這裡說著徐雲雁做玄武門守將他放心,可是把徐雲雁說的冇有任何藉口在這裡反駁了,在那裡沉默著。

李淵看著像是默認了一般,在那裡又說了一句嘴。

“對了,玄武門附近有一座空曠的宅院,雖然不是很大,不過也能給你記做你的伯爵府。”

李淵的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徐雲雁隻得抱拳“謝陛下恩典,陳臣一定克忠職守做好玄武門守將效忠陛下。”

看到這裡,李淵笑了。

“好,這纔是我大唐大將該有的模樣。”

李淵說完揮揮手“徐愛卿就退一下吧。”

“末將告退!”

徐雲雁剛退下,李淵又喊了一聲來人!

這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怎麼了,我剛要退一下,你就來人,難道覺著我圖謀不軌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提心吊膽的時候,李淵看著進來的一個內侍,對著他說到。

“你領著徐愛卿去兵部辦理了玄武門守將的職務,領了兵器甲冑等的在帶著徐愛卿報道後去他到府邸。”

原來是李淵害怕自己有事兒辦不妥當,給自己安排了一個帶路的。

明說啊!差點嚇出心臟病。

徐雲雁又在這裡感謝李淵,而李淵卻冇有說什麼客套話,隨即來了一句公事公辦的“謝陛下,明日臣就去上玄武門任職。“

徐雲雁不管樂意不樂意,李淵發話了,隻得硬下來,隨著這內侍不情不願的向著兵部行來。

忙忙碌碌大半天,等到徐雲雁跟著內侍來到自家院落的驚訝了。

“不對啊,劉小鵬他們去哪兒了?我媳婦兒呢?我妹妹呢?這可咋辦?長安城這麼大,我的家人我要去哪裡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