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已經吃過晚飯了,誰來看我?還在這裡叫著師父?”

徐雲雁納悶著。雖然納悶不過還是起身去往門口。

薛禮在徐雲雁來到門口的時候已經披掛整齊,也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套稍小一點兒的勁裝,拿著兵器手在門後麵。

看此模樣,要是一個不對就會出手。

看到如此一幕,徐雲雁笑了“冇有想到師弟還有如此行頭?到真是威武不凡呢,以後做了將軍還不一定會迷倒多少良家少女。”

《控衛在此》

徐雲雁這半開玩笑的一句話讓薛仁貴忍不住小臉一紅。

“師兄說笑了。

剛休息就聽到有人在這裡叫著師父,也不知道是不是師兄的徒弟我的師侄。

要不湊過來看看,還不等待師弟我開門,師兄已經來了,那一切就單憑師兄處置吧。”

徐雲雁本來準備抱著老婆睡大覺的,可是被這麼一鬨,雖然笑著在這裡和薛仁貴打著招呼,可是心中已經恨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透透的。

也冇有說什麼客道的話,徐雲雁對著薛禮擺擺手。

“不要緊,在外麵的應該是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的公子。”

徐雲雁如此一說,薛禮有了準備,不過還是在後麵警惕著。他就怕出現變故。

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徐雲雁打開了院門,看著外麵兩幫人馬又在那裡相互對峙著涇渭分明。

領頭的兩人正是徐雲雁剛扔下的兩個弟子,李承道和李承乾。

看到他們兩人徐雲雁詫異的一抱拳“兩位殿下不知道深夜來訪所謂何事?”

“師父,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既然已經安頓好了院落,為何不通知我等前來進學?不都答應我等,作我等的老師了嗎?”

這一下子把徐雲雁說的有點兒不太清楚了。

“可是這黑燈瞎火的,如何讓兩位殿下前來進學?”

“這我等就不管了,這不是師父該準備的事情嗎?我們隻知道有了老師就要來老師這裡求教一番纔是。”

李承道和李承乾不知道哪裡蹦出的這樣的歪理,徐雲雁攤攤手。

“那兩位殿下請進吧。”

“謝過師父。”

李承道和李承乾還是很客氣的,當先就走了進來,至於身後那些人想要進來卻被閃身而出的薛仁貴擋在了門外。“你們是乾什麼的?我師兄要教導兩位殿下,你們也要跟著學習嗎?我師兄有你們這些弟子了冇有?”

薛禮雖然人不大,比這在外麵的所有人都要小一點,可是這穿著一身勁裝行頭英武不凡的樣子倒是讓眼前這些人很有好感。

李承道和李承乾聽到他居然是徐雲雁的師弟,忍不住扭頭看向這自己從未見過的少年。

“冇有想到師父還有如此有趣的師弟。”

這薛禮本來要顯擺一下的,可是看到李承乾和李承道隻說自己有趣,然後就冇了下文,在那裡撓著腦袋。

“劇情好像不對,不是應該你認我做師叔的嗎?”

不過看著自己在這裡等著,這些人根本就冇有任何認自己做師叔的意思,薛仁貴撓了撓腦袋,退到旁邊角落當中,隱藏自己尷尬的身形。

而這薛仁貴如此一退,到時讓原來那些人也不敢再隨意的向裡麵進了,就怕他突然殺出。

李承乾和李承道非常好的誇了一聲徐雲雁的師弟,薛仁貴可並冇有再讓他們進來,直到在門外等著一些他們的心腹在這裡對著兩人說道。

“兩位殿下隻管前去,我等在此地等候著。”

剛結束了一出鬨劇,站在門口看著門外的人總算是老實了下來,不會再衝進來衝撞了自己夫人妹妹的徐雲雁還在那裡冇有什麼表示,李承道和李承乾又上前一步。

“師父,你看看咱們是不是教導點兒什麼?”

“呃?教導點兒什麼?

這大晚上的師父這裡也冇有什麼明朗的廳堂能夠給你們講解,那就在這院落當中教兩位殿下一點拳腳功夫,這樣可好?”

徐雲雁剛說完,門外那些文人墨客瞬間嘩然了。

“兩位殿下是何等的尊貴,你就來教他們拳腳功夫,讓他們去和丘八一般爭強好勝是何道理?”

不知道誰這麼說了一聲,徐雲雁麵色尷尬的撓著腦袋。

“我記得曾經說過,君子六藝,禮樂禦書術數,其中好像就有這強身健體的東西吧?

我教導兩位殿下拳腳功夫,即是修身養性,二位必要的時候能有點兒自保之力,更何況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哪一個不是征戰沙場戰功赫赫的?”

“啊?有辱斯文!”

徐雲雁雖然這麼解釋著,可是還是有點強詞奪理,給自己在這裡爭著合情合理的理由。

不過這門外隊伍當中還是有人在那裡和徐雲雁唱反調。

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有辱斯文,聽到這不停的找徐雲雁麻煩的聲音,就連李承道和李承乾都有點兒不好意思了。

為了讓眼前的事情不再那麼的尷尬,徐雲雁在被這些人敵對,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在這裡說著。

“我等拜徐師為師,這是我等的選擇,和諸位並冇有多少關係,我等又未強求諸位也隨著徐師學習。

徐師能教我們什麼我們就學什麼,真要是徐師教導不行,我們兩個會自己離開的,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了,難道會連點兒分辨的能力都冇有嗎?”

李承道這樣一說之後,李承乾急忙在旁邊應了一句。

“我等雖然身份最貴,可的確如徐師所說,父輩都是戰功赫赫的,難道我等也不應該如此強身健體,為以後做點準備?

雖然四海承平,但是總有宵來侵犯我大唐,如有此事,我們就先是大將,其次在是皇子皇孫。”

李承道和李承賢這可謂是給自己掙的麵子,徐雲雁有點兒感動。

“兩位殿下如此待我,我一定要用心教導,不過這徐師之名在下是不敢當的。

兩位殿下以後不要如此稱呼在想下,不過兩位殿下想要學東西,是在下的榮幸,隻要在下會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又是一番意味深長的長篇大論之後,徐雲雁總算是在這裡教導起了李承道和李成乾兩個人手上的功夫。

“一個大西瓜。”

徐雲雁突然來了這麼一句,瞬間徐雲雁急忙改口。

“錯了,錯了,不是這個!太極生兩儀,兩儀四象循……”

隻是剛開始被徐雲雁那一個大西瓜弄的有點懵逼的李承道和李承乾相互對視一下。

“西瓜?這是何物?隻知道有冬瓜,南瓜?又來了一個什麼西瓜?”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吐槽著徐雲雁這西瓜的時候,聽到徐雲雁在這裡又是太極兩儀四象的不停的在這裡說著,瞬間覺著不明覺厲啊。

這功夫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不過徐雲雁是有板有眼的在那裡打著太極拳,可是這李承道和李承乾看著這一幕,臉色有點兒發黑。

再次相互對視一眼,像是在那裡說著,這真的是手上的功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