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徐雲雁神清氣爽的穿著自己玄武門守將的新的鎧甲準備去任職。

這走在路上,聽到一群人在那裡議論著一個大西瓜,就覺著有點兒驚訝。

“這纔多長時間?幾個時辰而已?這一個大西瓜,這一個梗就已經傳遍了整個長安城了嗎?”

徐雲雁笑著搖搖頭“還好自己給李承道和李承乾安排了任務,不學會太極不要找自己,總算是清閒一下。”

吐槽之後拐過街角,就是過不了多久就會發生玄武門之變的玄武門了。

剛來到玄武門進前,守衛在門外的士卒,急忙行禮參見。

“見過將軍!”

昨日徐雲雁已經前來露過一次臉,眾人都知道他是誰了,在對他們點點頭之後,徐雲雁走入玄武門,順著內城的台階走到城牆之上。

沿途眾多唐軍士卒不停的對徐雲雁點頭示意。

不隻是徐雲雁是他們的上官,更因為徐雲雁那輝煌的戰績。

哪個男兒不想大破敵軍封狼居胥?

站在玄武門的城牆之上,看著城牆內牆當中正帶著部下在那裡跑步的劉小鵬,又看看城牆上那些一絲不苟的唐軍,徐雲雁搖了搖頭。

自己就這麼陰差陽錯的成了玄武門守將,常何呢,常何這玄武門之變的守將去哪兒了?

難道自己記錯了?

不可能吧。

這常何不是玄武門這邊上有名有姓的玄武門守將嗎?

難道因為自己的原因常何冇了,玄武門守將真的成了自己?

不過徐雲雁剛這樣想著,一個穿著校尉服飾的人快速來到徐雲雁身前,躬身一拜。

“大人,末將常何今日駐守玄武門,不知道大人有何吩?”

剛在這裡想著常何,常何就出現了,徐雲雁不由的多看了他兩眼。

“常何你今日駐守玄武門,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其他人輪換駐防嗎?”

常何點點頭“回大人的話,玄武門的守將之下有兩校尉,一個是在下,另一個是常威,由我們二人輪換駐守玄武門。”

聽到這裡徐雲雁點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好了,冇有什麼特殊的指示,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徐雲雁不由的多看了常何幾眼之後揮揮手讓常何退下了。

而常何再次對手徐雲雁一抱拳向後退了幾步,扭身就去巡視玄武門上駐守情況。

而看著遠去的常何,徐雲雁低估兩句“曆史的慣性還是相當大的!常何還在玄武門,而且聽他的意思是每隔一日上一日班,我以後是不是自己和常何任職的時候反過來呀,常何在,自己就不在,這樣應該就挺安全的吧?”

徐雲剛這樣想著,也不由自主的在這玄武門城牆之上逛了起來,剛走了幾步,一扭頭看著一個守兵就走了過去,而那一個唐軍還是在那裡占的筆直,目視著玄武門下方,提防著任何敢於前來玄武門鬨事的人。

來到他的旁邊左手瞅再跑到右邊去右瞅瞅,心中有點異樣,而徐雲雁這意外的動作也引起了這唐軍的注意。

急忙對著徐雲雁躬身一拜“將軍!”

徐雲雁點點頭回禮,聽著他那和自己差不多的口音,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位小哥不知家鄉在何處?

聽到這熟悉的鄉音,我這是倍感親切啊!”

徐雲雁剛說完,這唐軍急忙回覆“回大人的話,小的北地相州人。”

“相州?和我真的是老鄉啊!相州哪個地方?”

“相州城外不遠的牛家村。”

“牛家村?果然啊!怪不得看著你眼熟,牛家村劉叔劉金山是你什麼人?”

“正是家父。”

“原來是自家兄弟了。我是徐郎中家的兒子呀,還記得我嗎?”

徐雲這樣一說,這劉進山的兒子劉燁驚訝了。

“你……你是小燕子?”

聽到這一個稱號徐雲雁滿臉發黑。

“這都是以前的時候了,看來你是認出我來了,冇有想到你居然在玄武門這裡,好好乾!有什麼事情就來找我。”

徐雲雁在這裡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問了一句他在這玄武門,現在是何等職務?

“哥,我在玄武門就是個普通士卒。”

徐雲雁也冇有說什麼好不好的,反而是問著“你是如何來到玄武門,我知道以前聽說你做了府兵,怎麼還來到了長安?”

“此事說來話長……”

劉燁就在這裡給徐雲雁講解了自己如何一步步巧合的成為了玄武門守軍。

他不停的說,徐雲雁不停的點頭,最後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好乾!我也不能莫名其妙的就給你升官,乾出一定的業績給你提升提升是少不了的,要不以後你就暫時先跟著他。”徐雲雁說著指著城牆下方那帶隊在那裡跑步的劉小鵬“跟著他先練練自己的本事,練好了本事隨時應對突發情況,就像是他們一戰都成了現在這個身份了,以前的時候,他們最大的官也就是個旅帥。”

劉燁看到下麵的情景,雙眼放光。

“好的哥,我聽你的。”

劉燁說乾就乾,直接從城牆上走了下來去找劉小鵬,和劉小鵬在那裡說了幾句什麼。

而劉小鵬聽到劉燁說要加入自己疑惑的抬頭看看徐雲雁在哪個旮旯裡,而在城牆上的徐雲雁揮揮手,劉燁也在那裡揮揮手。

而劉小紅滿頭黑線“這他媽的是對你揮手嗎?這是和老子打招呼,說明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確定了這個人是冇有什麼問題的,劉小鵬對著劉燁說到“立馬入列跟著我們,以後我們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劉燁急忙點頭進入隊列當中,和他們一起在那裡跑著。

而在城牆上的徐雲雁看著安排好了劉燁,忍不住心中一喜。

“劉叔你可以安息了。”

劉進山對他的幫助可是很大的,要不是有他最初的時候照應一番,自己說不定已經變成了戰場上一具冰冷的屍骨。想要做到這玄武門守將雲縣伯,還有一個漂漂亮亮的媳婦,這是不可能的。

徐雲雁念舊,既然有了能力,在合情合理的範圍之內,就要讓劉叔的後代稍微有點兒出息,雖然不至於和自己一樣但也要有點兒自保之力才行。

就這樣平淡無奇的一天過完了,徐雲雁一直在這城牆上巡視,也冇有發現什麼需要改變的,索性就讓他按照原本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在這裡執行著。

雖然冇有變動,隻是讓劉小鵬的人訓練完了之後分成兩組,一組隨時待命警戒著突發情況,另一組照常訓練。

就這樣按部就班的捱過了一天。

“玄武門也並冇有自己想的那樣危機重重嘛。”

徐雲雁這樣自嘲的笑了一聲“也可能是時間未到。”

再次這樣自嘲的笑了一聲之後,同常何打了個招呼,慢悠悠向著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

隻是剛走出去不遠就感覺有人在角落當中盯著自己。

徐雲雁的感官還是很靈敏的。

不經意的扭扭頭看向角落,發現可疑的位置,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果然有人盯著自己,他有什麼圖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