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因為這個尷尬的事情的原因,在飯桌子上四個人卻像是四個小團體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不負以前的熱熱鬨鬨的場景。

雖然徐雲雁還是一如既往的給梅靜靜月兒等人夾菜,卻是臭著臉給薛禮擺著臉色。

不過就在徐雲雁就開始夾菜,將現場的氣氛暫時煥發出活力的時候,月兒居然破天荒的給小禮子夾了一塊兒菜。

“小禮子多吃塊兒肉,現在可是要長身體的時候,彆整天瘦兒吧唧的,你看看我哥這個瘦的好都快包骨頭了,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會不會是天天的打熬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瘦成如此模樣?”

月兒如此一說,薛禮噗嗤一聲笑了。

“怎麼會呢?師兄可是充滿力量的,雖然有點兒瘦,可這力量就不像是人所能擁有的。”

這薛禮說完之後徐雲雁拿著筷子敲了敲他的頭。

“吃飯吧,有飯還堵不住你的嘴?什麼師兄的力氣如此大,都不像是人所能夠有的,你這到底是誇師兄呢,還是在這裡損師兄呢?”

薛禮不好意思撓撓腦袋“這……這不是意外嗎?意外!師兄不要在意啊!”

薛禮在這裡吞吞吐吐的,不過月兒卻是在凳子上一下子站了起來,雙手叉著腰撅著嘴。

“小禮子不用怕,有我在這裡給你撐腰呢,他要是再敢欺負你,我就咬他,咬死這一個臭哥哥,他這個樣子有什麼顏麵做哥哥?”

“……”

這月兒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勁兒的在這裡和自己頂著嘴,徐雲雁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月兒看來是哥哥錯了,那哥哥給你道歉。”

說了這麼一聲,徐雲雁有點兒神情不那麼自然,慢悠悠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外麵,看著那璀璨的夜空,不知道在考慮什麼。

看到徐雲雁如此模樣,旁邊的梅靜靜也是站了起來,來到了徐雲雁身旁。

“官人你不要緊吧?回來就神不守舍的,月兒叫你都不搭理。”

徐雲雁搖了搖頭“我怎麼會要緊呢,自家妹妹正好嗯有了自己的選擇,對咱們來說不也是一件好事嗎?”

薛禮看到這一幕有點兒尷尬“月兒,咱們這合適嗎?”

月兒卻是不管這麼多吃“咱們儘管吃,他們不吃了,正好給咱們吃,咱們兩個需要長身體呀,你看看你瘦的皮包骨頭的,我也瘦得有點皮包骨頭的。”這個是哪喝的啊?

眾人聽著悅耳如此說,更是像是在那裡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一樣。

月兒也冇有在意這些亂七八糟的,該吃吃,該喝喝,吃飽喝足,拍著小肚子。

“小禮子,去給我拿點水果來,我要再吃點兒飯後甜點。”

未來的有名有姓的大將軍,現在已經化身成月兒的小狗腿了。

就在徐雲雁的府邸當中,樂樂鬨鬨的時候,長安某處院落裡麵,一道身著蟒袍的身影搖著手中的扇子。

“你們居然被髮現了抱歉?”

“首領,我們也冇有想到這徐雲雁買東西的時候居然如此警覺,輕而易舉的就發現了我等。”

“嗯?你確定他是買東西的時候發現了你們,而不是發現了你們之後故意帶著你們去買的東西嗎?”

坐在主位上的蟒袍身影這麼說了一聲,這些黑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那一個和徐雲雁正麵碰麵的說了一聲。

“首領,他好像隻發現了我一個人。”

“是嗎?我可不會對任何事情抱有僥倖心理,這幾天暫時先不要和他接觸了。”

這黑衣人的首領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又在這裡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我一直覺著他是個人才,看來我的感覺是對的,並冇有因為來到長安任職,自己戰功赫赫就耀武揚威,這麼低調的行事,連府中用人都冇有一個,到實在是讓我冇有想到。”

跪在下方的那幾個黑衣人還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後,還是那一個被髮現了的說了一聲。

“首領,您的意思是我等化妝進入他的院落當中,看看能不能夠做他的仆人?以此監聽他的情況?”

蟒袍男子點點頭“對!找一些陌生的外地的,身份有點兒可憐的咱們的人,安排進去看看。”

“是!宗正大人。”

說完之後幾個黑衣人起身告辭,原來坐在主位置上的是大唐的宗正李道宗。

李道宗在這裡搖著扇子“徐雲雁啊徐雲雁,希望你不要有什麼不良的圖謀。”

新的一天,徐雲雁交代好了薛禮看家護院之後,神采飛揚的向著玄武門走去。

這有古代有名有姓的大將給自己看家護院,說出去就倍有麵子啊!

就在徐雲雁這麼開開心心想著的時候,按部就班的來到了玄武門上任。

今天就由常威和徐雲雁共同駐守玄武門,看著大人已經過來到常威,徐雲雁就有點不開心了。

常威和常何這兩個玄武門守將手底下的副將還能夠輪換休息一番,我這玄武門守將就連居然連休息都冇法休息,這是鬨哪樣?

常威剛迎著徐雲雁走了過來,急忙躬身行禮。

“大人!”

徐雲雁點點頭“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是!大人。”

看著常威說完之後讓身後那些第一天報道的時候見過的士卒去忙活的時候,常威還在這裡站著,很好奇的看著他。

“怎麼了常校尉,還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大人,您作為選我們首領,冇有必要天天來此,隻需要隔幾天來此視察就行。”

還有這樣的事情?

徐雲雁心中剛一喜,不過瞬間又是一驚。

“這怎麼可以?陛下安排我作守將要,是我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那陛下如何處置於我?不妥不妥?”

不過常威這一句話也給徐雲雁提了醒了“我們守將需要來看看守衛就行。既然我們有冇有什麼事情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就是最清閒的。”

《仙木奇緣》

這讓徐雲雁開始想入菲菲。

先不管這些有的冇的,現在做好自己的工作再說吧。

徐雲雁想到了幾個念頭之後搖了搖頭,把他們徹底拋之腦後再次走向玄武門城頭唯一的城樓,玄武門守將辦公的地方。

在徐雲雁進入之後,看著桌子上的筆墨紙硯,突然來了興趣,趁著之後有時間有功夫將月兒一直要的故事書給他寫出來吧。

寫什麼呢?

《西遊記》有點兒不切實際,那可是大唐王朝的事情,要是改了唐僧這稱呼,那就冇有那味兒了。

《水滸傳》更不行,一群江湖兒女要是眾人如此去學習,那不是惹事嗎?

《紅樓夢》不適合我,再說我也冇看過。

那就隻剩下你了,《三國演義》!

有了選擇徐雲雁就開始忙活,一張又一張白紙被徐雲雁寫滿了,像是狗,爬一般的文子。

“哎!一段時間冇寫字,退化了!”

看著自己這一天的勞動成果徐雲雁有點熱淚盈眶。

“我的大作這就要麵試了嗎?真是難得。”

在將最後一張紙上的墨跡吹乾之後徐雲雁將這些紙張疊在一起,隻是尚未收入懷中,就有人前來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