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州剛在徐雲雁一帆妥善的安排之下,恢複了一點生機,就有一道意想不到的文書傳到了徐雲雁麵前。

看著劉十善傳來的讓自己押運糧草前去大營供給士卒,徐雲雁摸著下巴有點為難。

“這可咋整?整個雲州現在也就六百士卒,還加上那巡街的衙役等等,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沉思的時候,王氏兩兄弟又一次來到了徐雲雁辦公的地方。

“都督,奉都督命令查抄那些將領的居所獲得錢財不少,又嚴懲地痞惡霸現在雲州總算是安定下來了,不少準備外逃的人也不走了。”

王氏兩兄弟如此一說,徐雲雁倒是心中一喜“冇有想到此地居民還有如此通情達理的,正好我找你們兩個還有事。”

徐雲雁說著將手中的文書遞給王氏兩兄弟,不過這王氏兄弟可是有點兒尷尬了。

“都督,這可難為我們兩個了,你讓我們打打殺殺衝鋒陷陣還行,可是你讓我們看著文書,嗬嗬。”

兩人尷尬的在這裡笑了起來。

徐雲雁一愣“什麼?你們兩個不識字嗎?”

這一幕也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不過徐雲雁驚訝了冇有多久,看這兩人在那點頭歎了一口氣。

“既然這樣,那你們就辛苦一下去把李大哥找回來吧,我們商量商量這件事怎麼處置。”

等到在這雲州城當中現任的能夠有權威的人聚在徐雲雁麵前之後,徐雲雁將所獲得的書信和他們說了一聲。

“什麼?咱們這點兒人手如何押送糧草?真的是被劉十善那烏合之眾的坑了。”

李長生直接來了這麼一句,王氏兩兄弟卻有點兒不樂意了。

“我說李長生,你說話你也得注意一點兒啊,烏合之眾的確是有,可你不能說全都是無合之眾吧,咱們可也是在這烏合之眾當中待過的,你這一說不把自己也罵進去了?”

本來還以為王氏兩兄弟不滿李長生說烏合之眾要和他鬨點兒肢體矛盾的,冇有想到居然是如此委婉的在這裡說不要把自己也牽扯進去,徐雲雁笑了起來。

“行了,都自家兄弟說什麼不要緊,可一定不能夠在外麵說這些東西,現在上峰有令咱們不得不從。正好藉著押運糧草的機會,在這沿途看看能不能夠招募一點兒士卒。

這麼著吧,長生大哥你和王來風兩人留守雲州,一人負責守衛,一人負責治安,王來雲你帶著你的手手和我一起壓送糧草去前線營第。相應民夫拿錢招募他們,咱們不是抄家獲得了不少的錢財嗎?”

徐雲雁這樣一說,王來雲有點兒不樂意了“都督,可這錢是咱們好不容易獲得的,以後就算招兵買馬也需要錢財,就這麼便宜了,這些民夫有點兒說不過去吧。”

王來風如此不滿的樣子,讓徐雲雁有點兒好笑。

“你們就不要這麼斤斤計較了,咱們有舍纔有得,不拿出一點兒真金白銀想讓這些民夫給咱們賣命胡鬨呢?

更何況在路上如果出點兒變故,咱這幾百人還不夠應付的,到那個時候糧草被毀事小,前線出了大問題事大啊!”

徐雲雁在這裡還是在幾人麵前表現的心向劉黑闥的,不過李長生卻在旁邊嘀咕了一句。

“這樣的烏合之眾就算是敗了也情有可原,恨不能化身唐軍將他們殺一個人仰馬翻。”

李長生這樣一說王氏兩兄弟一副眼觀鼻鼻關心的樣子,在那裡老老實實的。

徐雲雁剛要以為這兩個人有點兒城府的時候,王來雲卻是直性子“我們都聽都督的,就算是都督讓我們降了唐軍,我們也二話不說。”

在這幾人發表完不同的意見之後,王來風還是在那裡老神在在的,冇有說什麼。

可能是他就是如此,亦或者是在這裡藏拙。

徐雲雁也冇有在意這些,反而是搖了搖手“咱們不說這個,先完成了眼前的任務,其他的以後再說。”

徐雲雁冇有反駁去投唐軍的話語,倒是讓李長生眼中精光一閃“都督!”

不過他還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被徐雲雁揮手打斷了“咱們現在就這點人手,在這個雲州立足都是難題,還好現在安穩,要是來點兒異族可就麻煩大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

看著徐雲雁如此說李長生也不再說什麼,就退到一旁對著徐雲雁一抱拳“放心吧都督,隻要我在這裡一日絕對不會讓雲州出了變故的,都督儘管放心就是。”

李長生表態了,王來風也不好說什麼在旁邊傻站著,也是一抱拳“都督放心,我一定和都督安排的人配合守好雲州城的,都督切莫擔心。”

雲州留守的事情安排妥當之後,徐雲雁就在王來雲的陪同之下,帶著三百士卒和招募的五百民夫押送著劉十善索要的糧草向著劉黑闥的大營行去。

在這離開雲州之後,徐雲雁將馬趕到路旁,看著身後的雲州城感慨頗多。

而王來雲就在一旁陪著“都督,咱們還有什麼安排的不妥當的嗎?要是有什麼事情都督隻管吩咐,我現在就回去傳信。”

徐雲雁搖了搖頭“冇有什麼安排的不妥當的,我隻是看一看這雲州,冇有想到我這個年紀也能夠成為這麼一州之地的都督實在是造化弄人。”

說完之後徐雲雁打馬快速向前,領著隊伍緊趕慢趕向著前方行去。

在徐雲雁身後,王來雲一個勁兒的在那裡恭維著“都督真是衛霍再世,想必就算是那封狼居胥的霍去病在都督如此年紀的時候,也冇有這麼大的權利吧。”

王來雲居然知道霍去病,這讓徐雲雁有點驚訝,就在兩人這聊天當中離著雲州越來越遠。

遠在隴西的長安,聽聞李元吉居然大敗,坐在王座上的李淵大怒。

“可恨!劉武週一個麾下大將,居然有如此實力這怎麼可能?是李元吉太笨了,還是不會領兵打仗啊?”

李淵這一大罵讓坐在朝堂當中的那些官員提心吊膽,不過聽到李元吉敗了,太子李建成卻是上前一步。

“父皇還是讓兒臣出兵吧。”

隻是李建成剛說完,李世民也在旁邊出列。

“父皇還是我出征吧,劉武周就是被我打敗的,這劉黑闥在我手下也不過是一土雞瓦狗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