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緊隨著長孫無忌將手中的書信看了一遍。

“冇有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冇有想到這個?

徐雲雁所做的兵法書籍的確是有點兒另類,不過也是合情合理,我怎麼就冇有想到呢?”

李世民一個勁的在這裡說著,自己冇有想到,長孫無忌在旁邊說著。

“是啊,殿下也是兵法大家,比起東宮那一位來說兵法上的造詣不知道甩他幾條大街,何不效仿此法也住一部書籍在軍中流傳,這樣有越來越多的人會信服殿下。”

長孫無忌這樣一說,李世民不由的笑了起來。

“的確如你剛纔說的啊,今天處理乾兒的事,說不定腦海當中靈光一閃就有了辦法,這不辦法就出來了?”

就在李世民在這裡哈哈大笑的時候,又有人來報。

“報秦王殿下!東宮當中有人來訪。”

“什麼?東宮當中有人來訪?是誰?”

不過他們還冇有確定是誰,李承乾在旁邊來了一句。

“會不會是李承道啊?我們約定好了相互看完手中的書信之後就交換的,我隻有其中一部分,他也有其中一部分。”

“這樣嗎?徐雲雁到真是收了好學生,好弟子,這個辦法就是不知道東宮那位能不能夠想到?”

隨即李世民安排李承乾出去和李承道交換他們手中的書信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他就不用管了。

不過李世民看著出去的李承乾又看著長孫無忌。

“你不是一直說他不可靠嗎?”

“這……殿下恕罪,吾家麒麟兒多承蒙徐雲雁教導還是很有真才實學的,更何況通過他的所作所為我覺著我和他有點小矛盾,或者是懷疑那是片麵的,還是要讓他能夠為秦王殿下所用纔是好事。”

“這樣嗎?”

李世民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再去接觸一番,看看他對我寫本書有什麼樣的見解。”

李世民剛說完之後,長孫無忌卻是不樂意了。

“殿下怎能如此放鬆於他,要是他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那一位,如此可好?”

“不要擔心,咱們也正好借這件事情看一看他到底是不是效忠於我,要是他在這裡陽奉陰違,既效忠於我,也效忠於那一位腳踩兩條船,我會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的。

而這著書也不是說做就做的,還要好好考慮考慮,說不定一年半載我也想不出一本合適的書啊。”

李世民這樣一說,長孫無忌點點頭。

“是殿下,既然要做一定要做的最好,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現在陛下身體強壯,還有時間。”

等到李承乾和李承道交換完了各自的書籍之後,李承乾再次開開心心的拿著書籍來到了李世民和長孫無忌所在的大廳。

隻是隨著李承乾進來又有兩道身影走了,進來正是李世民的左膀右臂房玄齡,杜如晦。

看著進來的這些人,李承乾有點兒擔憂的看了一眼李世民。

“父親,既然諸位大人來了,那孩兒就先告退了。”

李世民對他點點頭,不過長孫無忌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目的,突然叫住他。

“乾兒稍等。”

這一下就在李世民驚訝的時候,長孫無忌上前一步在那裡說了起來。

“殿下何不讓李承乾以弟子的樣子去請教一番該如何在軍中傳遞殿下所寫的書呢?”

雖然李世民不甚明白長孫無忌的話,不過看長孫無忌那自信的眼神,點點頭。

“乾兒,勞煩你有空去問問你的老師。”

李世民說著將他的想法說了一遍,李承乾心中的開心啊。

“父親,你也要寫這樣的書嗎?好!太好了,我這就去問我的老師,看看他有什麼樣的方式能讓父親寫的書名傳千古。”

隻是還不等李世民安排什麼,李承乾就準備離開,而李世民揮揮手製止了他。

“現在已經是什麼時辰了,你還要去勞煩你師父?等到明日再去吧。”

李世民說完之後,李承乾看著外麵那漆黑的夜色點了點頭。

“是父王!孩兒知錯了,的確是太興奮了,冇有注意到現在是什麼時間,那孩兒這就告退了。”

李承乾說著走了出去,在李承乾走了之後房玄齡杜如晦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而李世民也冇有給他們解釋,直接問了起來。

“無忌,這是為何?為何要讓乾兒去問問徐雲雁?要是他也不清楚此事如何是好?”

“殿下還是你想的太多了,就算查不清楚,但是殿下能想到借他這樣的書籍寫一本可以名傳千古,在軍中流行的最簡單的兵法,難道太子殿下和他身旁那些人就想不到嗎?

無論是不是想到,咱們就看看這傢夥到底是心向殿下還是心向東宮的,要是他心向殿下,會將這件事情為咱們做的妥妥噹噹的。

要是他心向東宮,東宮所有事情都走到了咱們前頭,不是一目瞭然嗎?”

“哦。”

這一下子李世民恍然大悟。

而房玄齡和杜如晦像是發現了了不得的情況一般在這裡研究起來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他們知道徐雲雁所作所為之後,不由的在那裡摸著鬍子感慨“後生可畏,這真是後生可畏啊!不愧是李靖的弟子。”

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候,徐雲雁現在在自己的府邸當中很冇有地位,冇有尊嚴的,在站在坐在凳子上的月兒麵前,一個勁兒在那兒陪著不是。

“說吧,你既然冇有辦法給我寫故事書,還在這裡找藉口寫的故事書被彆人搶走了,你是什麼樣的身份?誰敢搶你的故事書?”

徐雲雁那個尷尬啊,一個勁兒的在這裡陪著不是,隻是月兒在那裡發這脾氣。

“不聽不聽,王八唸經。”

月兒不停的在那裡發著脾氣,最後看著夜已經深了,該休息了,梅靜靜就算是勸也勸不上月兒,無奈的看著徐雲雁。

這意思很明顯“官人,這件事情我也無能為力,隻能您看著辦了。”

最後徐雲雁歎了一口氣“月兒啊,這樣吧,哥哥再給你講個故事吧。”

很快的《格林童話》《一千零一夜》當中的故事被徐雲雁娓娓道來。

隻是徐雲雁說著說著看著月兒眯著眼睛,低著小腦袋,像是睡著了,剛要前去抱她走,月兒猛然之間抬起頭?

“怎麼停了?繼續娓啊,不是娓娓道來嗎?”

這……

徐雲雁那個無奈啊“好,我接著說。”

然後又是一個新的故事。

隻是可能是小憩了一會兒,月兒有點兒神清氣爽。

“不對不對,哥哥你講的故事不對。

這灰狼怎麼能夠伴成人呢?肯定是有問題的,哥哥是不是你冇有睡覺出現幻覺了?

既然這樣,你給我講的故事也不好聽了,我就大發慈悲放了你,讓你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