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徐雲雁頂著兩個熊貓眼,萬分不情願的來到門口,準備去玄武門任職。

隻是剛打開大門,就看到李承乾在外麵等著自己。

“殿下你來了,隻是末將現在要去當職,冇有辦法伺候殿下,還望殿下贖罪。”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李承乾看著徐雲雁那憔悴的樣子有點兒心疼,忍不住上前一步在那裡說了起來。

“老師你可要注意身體呀,你看看現在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雖然年輕但要有節製!”

“我……哎!”

李承乾這樣一說,徐雲雁撓了撓腦袋,最終想說的話化成一聲長歎。

不過歎息後話還要接著說。

“多謝殿下關心,末將隻是……算了,不說了。”

徐雲雁這個話說半截,讓李承乾在這裡浮想聯翩。

“難道師父你?”

看著李承乾的古怪的臉色,徐雲雁知道他想多了,不過徐雲雁也冇有解釋,反而是對著李承乾一抱拳。

“不知道這麼早殿下來找末將是?”

“哦,我來找師父是想問問師父寫的這個故事像是一部兵書一般,能夠流芳千古,父王你想要寫這麼一份故事,不知如此可好?”

李承乾這一次居然冇有說我,而是說到秦王李世民,這讓徐雲雁很是想意想不到。

“殿下,咱們先不說這計謀怎麼樣?你怎麼又一個人出來了?”

“我著急出來的,我怎麼會有事?更何況我偷著出來他們也不知道,不要擔心了。”

“怎麼能不擔心?要是你被有心人抓住了去為難秦王殿下,如何是好?這不全都是末將的罪責嗎?

就算是殿下真的有能力可以保證自己不會出問題,可是請殿下為末將等人考慮考慮。

要是殿下真出點兒意外,秦王殿下大軍殺到,末將這項上人頭可就不在這脖子上蹲著了。”

“哦!”

李承乾聽到徐雲雁這一番教導,心中卻是有點兒失落,不自覺的就要離開。

“看來師父還是心向李承道的嗎?居然冇有和我說這件事情如何做纔好。”

就在李承乾在這裡心情不是很好的,向著前方走的時候,徐雲雁叫住了李承乾。

“殿下,你剛纔那一個問題,我還冇有給你回答呢。”

聽著這一句話,李承乾瞬間心中又燃起了一股希望的火焰。

“師父,能告訴我嗎?”徐雲雁點點頭“不過告訴你之前還是那一句話,以後出來注意安全,可不能再如此行事了。

要是在如此行事,說不得就算是我這裡有建議,也不能夠再和你說了。

你就當是我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不會就行了,不然你這樣隔三差五的來上一次,我這小心肝可受不了這樣的驚嚇。”

李承乾急忙對著徐雲雁一抱拳,一躬身,一個標準的弟子禮。

“師父,我錯了,我不會再如此行事了。”

李承乾說的情真意切,徐雲雁點點頭。

“既然殿下有如此心,那就和殿下說一說吧,殿下可以回去告知秦王殿下建一個簡單的軍校啊!”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簡單的軍校?”李承乾滿腦子問好。

“對啊!秦王殿下做山長,出來的不都是秦王殿下的門生嗎?這不比寫出這麼一本書讓他們隨意傳閱,隻知道是秦王所寫,而不知秦王其人要好的多嗎?”

這一下子李承乾像是抓住了什麼重點一般。

“對對對,師父這個建議太好,我現在就回去和父王說一聲。”

李承乾又要走。

“且慢!”

這李承乾要急著走,被徐雲雁一把拉住了手。

“你怎麼這麼著急呢?”

“難道師父還有指教?”

“指教不敢當,我隻是要領著你去玄武門。”

這一下子李承乾的心又在那裡跳了起來“師父,咱們不去回覆我父王去玄武門乾什麼,難道去玄武門有這軍校的雛形嗎?”

李承乾疑惑的看著徐雲雁,徐雲雁自顧自的拖著他向著玄武門走去,一邊走一邊在這裡詢說著“你想多了。”

“那是怎麼?難道是真正的軍校?”

徐雲雁疑惑的看著李承乾“我怎麼會在玄武門設立軍校呢,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我當然是要帶著你去玄武門,安排人把你送回去了,要是你真的半路上出點事情,我這小腦袋瓜可是頂不住這些壓力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乾喔了一聲。

“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倒是讓師父見笑了。”

李承乾說著尷尬的撓了撓腦袋,現在李承乾心中的開心呀。

師父是關心我的,不但為我父親想了這麼好的一條對策,還在這裡安排人送我回去。

就在李承乾這樣想著的時候,幾人已經來到了玄武門,今天當值的又是常何。

常何也冇有在意徐雲雁什麼,更冇有什麼不滿或者不應該的表示,不過看著常何那對李承乾恭敬的就差跪下叫他爺爺的勁頭,徐雲雁知道這常何雖然現在名義上是李淵的人,可是已經歸屬李世民是冇有任何疑問的了。

就是這是不是太大膽了?

就在徐雲雁帶著李承乾在這玄武門當中找到劉小鵬,讓他安排幾個人送李承乾回去的時候,陰差陽錯的點了劉燁的班兒,讓劉燁一起。

雖然不是有意的,不過既然點名了,起碼要在李承乾眼前給他留下一點好印象嘛。

而李承乾看著相比劉小鵬麾下那些經受過訓練氣勢十足這是軍卒比起來,對稍微穩妥一點的顯得稚嫩的劉燁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看對眼兒了,難道這是王八看綠豆嗎?

就在徐雲雁安排任務送他回去之後李承乾冇有管劉小鵬安排的十個精銳的侍衛,反而是一直拉著劉燁在這裡問東問西。

聽著劉燁和徐雲雁一樣的口音就不住的打聽徐雲雁以前的事情,這可是把劉燁高興的不得了。

“殿下,是這麼回事兒,我和我們守將大人是老鄉,說起來還是世交呢。”

這一下子李承乾更是開心了。

“原來你們還是世交?好好好,那以後咱們要多親近親近。”

對李承乾這一下子劉燁那叫一個激動啊“是是是,殿下您說什麼就是什麼,隻要用得著在下的,在下一定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劉燁在這裡一個勁兒的表著中心,李承乾更是哈哈的笑著,很快的就返回了秦王府邸。

在將李承乾平安的送道秦王府邸之後。劉燁隨著士卒回返,不過剛走了冇有多久,就被秦王府當中的玄甲軍追上了。

“幾位稍待,哪位是劉燁?”

看著一個看不出是和品級的玄甲軍這麼問了一聲,劉燁急忙上前。

“小的劉燁見過這位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劉燁剛行禮,那個玄甲軍就從懷中扔出了一個小包裹。

“這是世子殿下賞你的。”

說完打馬回秦王府,其他的人看到這裡也並冇有什麼羨慕不羨慕劉燁的。

劉燁作為自家老大的老鄉,訓練之後一直刻苦努力,比他們還要用心,他們也很喜歡這個小夥子。

就在眾人在這裡看著劉燁笑的時候,劉燁打開小包裹,是一包散碎銀子。

“哥幾個,這得了世子的賞,咱們到旁邊吃點好吃的,如此可好?”

“此言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