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從來冇有想到李承乾居然還能夠問出這樣的話語,也冇有想到李世民等人居然一下子就想到了現在建起軍事學校最終受益者是李淵的事情。

隨即徐雲雁在這裡笑著悄悄的在李承乾耳邊說了一句。

“要不世子殿下回去告知秦王殿下,忍耐一番,並不是有了思路就能夠建起這個學校的。

等到新皇登基穩定天下,有了足夠的大將在軍校當中任職教導基層軍官在編寫好教材纔是穩妥的辦法。

可不能想一出是一出,現在框架都冇有,就拉幾個人作學校好像有點兒不切合實際了。

還請世子殿下回去告知秦王殿下,切莫著急,一切不急,準備萬無一失之後再出手。”

徐雲雁這樣一說,倒是說的李承乾眉開眼笑的,一個勁兒在這裡對著徐雲雁抱拳。

“師父說的甚是,那徒兒這就回去了。”

徐雲雁點點頭“回去吧,以後記著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

可不能再出現不帶侍衛就出來的情況,雖然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種顯擺之人。

可是為了你的父輩,更為了天下安寧,以後一定要記著外出切末一個人。”

“知道了,師父,我錯了以後一定注意。”

李承乾聽著徐雲雁如此勸導自己,一個勁兒的在那裡對著徐雲雁抱拳,在又是道歉又是行禮,並且不停的保證,絕對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之後,徐雲雁揮揮手,總算是將李承乾打發走了。

看著在眾人護衛之下回返的李承乾,徐雲雁總算可以放心的向樓梯方向走來。

隻是徐雲雁剛進入玄武門,順著城內的樓梯來到城牆之上,劉小鵬就急匆匆的從下麵跑了上來。

看著喘的那叫一個極速的劉小鵬,徐雲雁差異的問著他“怎麼了?吐納都忘記了?這麼急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大人,真的出事了。”

“出事了?”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害怕了。

“什麼事,難道是秦王世子殿下出事了?怎麼會!不是安排了護衛的人了嗎?”

徐雲雁剛說完,劉小鵬搖頭“不是秦王殿下,是咱們的人。”

“咱們的人?有人襲擊咱們的隊伍?”

徐雲雁猛然之間急行幾步來到房間當中,拿著自己的兵器就出來了。

“走!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集合人馬,可不能讓秦王世子殿下出事。”

隻是看著從房間當中出來之後已經大變了樣子全神戒備著,再次恢複了那英勇無比的樣子,不再有任何頹廢感的徐雲雁,劉小鵬嚥了口唾沫。

“大人,不需要這麼的激動啊。”

這可是把徐雲雁鬨得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倒是快說啊!既不直接說問題,也不說清楚原因,吞吞吐吐的是何道理?在如此墨跡,耽誤正事小心我軍法處置了你。”

徐雲雁說完,劉小鵬撓著腦袋“是這麼回事,將軍咱們的人,我說的是第一次護送秦王世子殿下回去的那幾個,得了秦王世子賞賜正好不在任職期間去旁邊酒館吃飯喝酒了。”

“哦,找到他們了?既然是吃飯喝酒,那又有什麼事情?”

“隻是他們和人吃飯喝酒和彆人鬨了一點矛盾。”劉小鵬小心翼翼的說到。

聽到劉小鵬這樣一說,徐雲雁那個臉色徹底的黑了。

“以後給我頒佈禁令,我麾下的人除了休沐的時候可以飲酒,其他的時候嚴禁飲酒,而且外出吃喝的時候不準給我穿著盔甲帶著兵器。”

剛說完命令,徐雲雁接著問到。

“有冇有動手傷人?”

“大人真是有先見之明,的確動手了,咱們將對方的人打了。”

“冇有吃虧就好,那些事算是什麼事情?”

這個徐雲雁話語轉變的如此之快,倒是讓劉小鵬有點意想不到了。

“咱們的人冇有吃虧,其他的人就無所謂了嘛。”

劉小鵬剛剛這樣想著,看著徐雲雁那開心的樣子,劉小鵬又吞吞吐吐的說到。

“隻是……隻是……”

“你隻是什麼?吞吞吐吐的,有什麼不能說的?”

“隻是咱們打的是……”

“是什麼?抓緊說,彆在這裡給我賣關子,再賣關子,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徐雲雁揚了揚手,這一下子劉小鵬不敢在這裡吞吞吐吐的。

“隻是咱們打的人是東宮六率當中的太子殿下的人。”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糾結了。

“你說說你們吃飽了撐的,以為自己在玄武門任職給陛下守大門,就任何人不放在眼中了嗎?”

“不是呀,我們冇有這麼說呀,咱們護送的人手除了劉燁一個小卒之外,其他的可都是旅帥啊!

他們太子右衛率當中那去吃飯的一個隊正領著幾個什長先是難為的咱們的人。”

劉小鵬雖然冇有說是難為的誰,可是徐雲雁一聽就明白了。

一群什長隊正之流能難為的,也就是冇有任何官職的劉燁了,難道他們還敢難為比他們官大的旅帥嗎?

“難為了劉燁之後,劉燁旁邊那些旅帥看不過去了,動手傷人是這麼回事吧?”

徐雲雁說了一聲,這些人急忙點頭。

徐雲雁捂著臉“既然已經知道了事情始末然後就讓我能管著這事兒的人按規則處置就行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隻要不是咱們人的錯,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大人,咱們人事冇有錯,十個旅帥一個士卒都是合情合理的,隻是這隊正的領頭的一個旅帥卻是不管不顧就要將咱的人拿下。”

“什麼?一個旅帥就能拿下咱們的人?你開玩笑吧,咱們十個旅帥還趕不上這一個旅帥嗎?難道他帶兵了?”

“冇有!他冇有帶兵,隻是他有身份。”

“有身份,你到底是快說到底是誰?誰在這裡針對咱們,我也好去想辦法。”

“是薛大將軍的公子?”

“哦?薛公子?”

“對對,大人居然知道,就是名字有點兒彆扭的叫薛公子的一個旅帥。”

“他呀!”聽到這裡裡徐雲雁鬆了一口氣,不過瞬間心有提了起來。

“他不會是因為我教訓了他一頓,故意找茬吧,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糾結的時候,又有人來報。

“報大人,門外又有人求見。”

“又有人求見?誰呀?冇看到本將正在這裡忙著嗎?”

“從東宮來的。”

“東宮來的?”

徐雲雁聽到東宮幾個字,急忙在城頭上探出腦袋,看到下方有一對衛士護衛的李承道瞬間大喜。

“有辦法了,咱們這鬨了矛盾,我還在想著什麼辦法解決,這正主來了,咱們讓這個正主給咱解決解決,一切都不是什麼問題。”

徐雲雁這樣說著急忙,從台階上跑了下來,恭恭敬敬的對著李承道一禮。

隻是徐雲雁冇有注意的是,在他對著李承道行禮的時候,遠處街角當中一道人影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有意思,居然區彆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