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徐雲雁不知道的角落當中,又有人在盯著自己,這讓徐雲雁有點兒意想不到。

在徐雲雁拜見了李承道之後,李承道倒是冇有李承乾的猶豫不決,不好意思等一係列情緒,反而是對著徐雲雁行了弟子禮。

“老師!學生想要來老師這裡拜訪一下,不知新的文章老師是否寫出來了,這文章不看一看,實在是想唸的緊,貿然來訪,還望老師見諒。”

“殿下這是哪裡話?”

徐雲雁和李承道在這裡客套著“我這為月兒寫的故事書,據然讓你們都喜歡上了,既然想看,那就隨我上樓去看吧,都在樓上麵放著呢。”

李承道得了徐雲雁的指示,歡喜著向著城內走來,剛走到大門口,當先迎上了巡視其他位置過來的常威。

常威想都冇想就給李承道行禮。

“末將常威見過殿下。”

看常威如此熱情的樣子,這是太子的人嗎?剛纔李承乾來也冇見你這個樣子。

徐雲雁心中打著小九九,以後可一定要注意這到底是誰是誰的人,雖然不害怕他們,可是出點變故或者說是自己說錯了話,總是不對頭的。

這是隱患!

常威看著徐雲雁和李承道這悉的樣子,不由得雙眼一亮,恭恭敬敬的站在徐雲雁身後,一副任由徐雲雁使喚的樣子。

這一下子徐雲雁驚訝了,還有這樣意外之喜?

冇有想到這些人一旦認定了自己的陣營,隻要和自己一個陣營,就聽平使喚,意外!真是意外!

也不知道常何等人看到自己和他們在一起,無論是李承道和李承賢會做出何種選擇。

徐雲雁吐槽這麼一句之後,對著跟在自己身後的常威說道“常校尉,我要帶著殿下去樓上商談一些事情,常校尉暫時代替我的職務,如此可好?”

常威本來就覺著徐雲雁和他是一起的,現在聽到徐雲雁這麼一說,哪裡有不同意的道理。

“好好好!將軍說什麼就是什麼,將軍請放心,有我在這看著絕對出不了任何事情的。”

常威再次恭敬的對著徐雲雁一拜,又對著李承道一禮之後開開心心的去執行徐雲雁的命令了。

看到這裡徐雲雁鬆了口氣,領著李承道從台階上來到自己所在的辦公的,玄武門守將應該在的房間。

剛一進來就四下裡瞅了瞅,還是給自己一種被人動過房間中東西的感覺。

“到底是誰如此明目張膽,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房間當中胡作非為。還好我隻是安安穩穩的在這裡寫個故事書。”

徐雲雁這暗地裡的動作並冇有引起李承道的注意,李承道進來之後看著樸素的房間歎了口氣。

“冇有想到師父所在的地方如此的荒涼,除了兵器甲冑就剩下這麼大點兒地方了。”

李承道一筆花走到書桌前,拿起書桌上,那剛纔徐雲雁寫了一大半兒的紙張就看了起來。

“師父就是師父,每每寫出來的總是讓我等心馳神往。”

李承道在這裡不停的說著徐雲雁寫的故事書如何漂亮,如何有趣,徐雲雁確實搖了搖頭。

“殿下,這不過是初稿,尚未潤色,當不得殿下如此稱讚。”

雖然徐雲雁一個勁的在這裡說自己寫的書不怎麼樣,可是李承道這就是覺著相當的漂亮。

“師父何必如此妄自菲薄,如此能耐,寫出如此文章已是難能可貴,像是我等,包括父親手下眾多文人墨客,不要說寫出這樣的文章,就算是構思他們都想不到這麼多的情節。”

李承道說完之後,話語接著一轉。

“對了,師父,今晚我想在府中舉辦一個小型文會,眾多和我相熟的文人墨客都會在,想請師府前去主持我等一個小型文會,不知師父可否樂意?”

聽到李承道的建議,徐雲雁歎了一口氣“非是在下不樂意,而是現在真有點兒事情冇有解決,實在是走不開啊!”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道接著在這裡問著“那不知師父有何種事情尚未解決?”

“是這麼回事兒……”

徐雲雁很快的就將自己安排了幾個人送李承乾回去,李承乾賞賜了他們一點兒銀子,讓這些人墮落了,去酒館當中吃喝,最後被薛公子拿下的事情和李承道說了一聲。

李承道聽到這裡“這叫什麼事情,我現在就命人前去,讓薛公子把人放了,都是自家兄弟誤會了,何須如此麻煩?”

李承道如此一說,徐雲雁的心總算是落到了肚子當中,而李承道也不是隻是說說不做事的,直接從房間當中走了出來,對著城牆下方護衛自己來的侍衛就喊了起來。

“趙統領。”

李承道在城頭上一喊,隊伍當中一個年紀稍大點兒的人急忙抱拳“殿下,末將在!”

“還要勞煩趙統領去和薛公子說一聲,將今天酒館當中那幾個士卒都放了吧,都是自家兄弟何苦來哉?”

“是!末將這就去傳達命令。”

這李承道叫做趙統領的,也冇有管什麼,更不會多問什麼,李承道說什麼他就去做什麼。

很快的就向著薛公子應該在的,太子右衛率營地走去。

勞煩李承道安排之後,徐雲雁急忙在這裡感謝著李承道。

“末將在這裡多謝殿下了。”

“師父說的哪裡話?您是我的師府呀,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您教導呢,對了,師父這太極我們也學的差不多了,不知能否再教導點新的呢?”

“太極殿下學的差不多了?那咱們用相同的動作切磋一番,如此可好?”

李承道聽著徐雲雁要和自己切磋,雖然名義上是切磋,但實際情況不就是要指導自己嗎?

李承道急忙點頭“一切單憑師父做主。”

李承道說著就在這裡對著徐雲雁一抱拳“徒兒就在這裡討教一番了。”

兩人說著話的功夫都是一個大西瓜的起手姿勢。

看到李承道果然比李承乾有點兒能耐的樣子,總感覺心中不是那麼回事兒。

“李承道各方麵都冇李承乾要優秀,隻是你的父親。

唉!

要是你們兩個人的身份能夠兌換一下,那多好。”

大唐三代英主儘聚於此矣。

這句話就合情合理了。

不過徐雲雁這樣想著,並冇有影響他手中的動作,相同的姿勢和李承道在這裡切搓著,而且故意力道比李承道稍小,讓李承道在這裡自名得意的時候,猛然之間一個借力打力。

李承道蹭蹭蹭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殿下你覺得你現在的太極學到家了嗎?這四兩撥千金好像還冇有多少火候啊!”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說著李承道,可是李承道一點也不害怕。

“放心吧師父,我回去一定會多加鍛鍊的,隻是不知道今晚師府能否賞個臉?”

這李承道幫了自己的大忙,徐雲雁也不能打了他的臉麵。

“那末將今晚就要勞煩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