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門守將白天的工作結束的時候,幾個垂頭喪氣的士卒從遠處慢慢的走了過來。

這是曾經護送李承乾回去的劉燁和那十個旅帥。

看著垂頭喪氣過來的士卒,走到大門口準備回家說一聲,然後去東宮參加文會的徐雲雁臉色有點難看。

“你們幾個倒真是給我長臉了。”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劉燁噗通不一聲跪在了地上。

“哥,是我錯了,我一時得意忘形,給大人添了麻煩。這就要給大人賠罪了。”

不愧是執行任務的唐軍,都帶著兵器,劉燁說完之後直接從腰間拔出了戰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

“大人,小的來生做牛做馬,再報答哥的恩情。”

劉燁說著就要抹了脖子,好在旁邊幾個旅帥眼疾手快,雖然知道犯了錯,可還是急忙上前架住了劉燁。

“你倒好,不知道把臉麵給我掙回來,還想一死了之,有你這麼當兵的嗎?”

徐雲雁也冇有和他客氣,劈頭蓋臉的就一頓臭罵,罵完之後又看著那幾個旅帥。

“你們幾個也給我丟人丟大發了,堂堂十個旅帥被一個同樣的旅帥給拿住了,你們這是讓我的臉往哪放啊?還跟著我大破突厥呢,你們這是打醬油的功勞,都是彆人的勻給你們的吧?”

徐雲雁毫不客氣,這十個旅帥低著頭在那裡羞愧的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徐雲雁在這裡不停的對他們臭罵著,也讓這一群人在這裡打定決心,一定多多努力把臉給徐雲雁掙回來。

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這群人在這裡不住的給徐雲雁道歉。

徐雲雁最後歎了口氣“行了,就這麼著吧,以後都給我注意著點兒,再出了這樣的情況,數罪併罰。我可不會再原諒你們。”

“是是是,大人說的是,以後我等一定謹記,不會再出這樣的情況了。”

雖然這些人表示的很好,可是徐雲雁還是冇有消氣,繼續在這裡看著他們。

雅文庫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這些傢夥怎麼就和太子右衛率的人對上了?今天晚上我正好去東宮,要是一些誤會就解開,要是一些就是針對咱們的事情,我也會擺明這件事情的。”

徐雲雁改變了自己的立場留業,劉燁急忙在這裡說著“大人我等接了秦王世子殿下的錢財去酒館當中吃喝。

因為我穿著普通士卒的衣服,來了幾個喝的醉醺醺的太子右衛率士卒,張口閉口就要我伺候他們。

我給他們賠了幾句笑臉之後,這些人還是不依不饒,看著我等在那裡點菜又要了幾個菜,加到了咱們的桌子之上。

我們也冇有說什麼,隻是他們還得寸進尺在那裡胡攪蠻纏了起來。

看著咱們占了一個屋比他們吃堂食來的場麵,就趕著咱們離開,我等氣不過就和他說了一句,隻是他們人多推搡著我就進入了包間兒。

看著咱們是一群旅帥在這裡了也冇有在意,明顯咱們就是外地來的,不是京城本地的軍爺,更是看不起咱們,陰陽怪氣不停的說著風涼話。

我都忍不住了,就和他們動手了。

剛打跑了他們第一隊,誰知道他們也會去搬了一個旅帥,我等原本不想放在眼中的,可是來了一些巡街武侯,還有衙門當中維護治安的。

他麼有不由分說就將我等拿下,為了不給大人惹事,我們可是在衙門中人出麵之後不敢反抗啊!”

好在這些人冇有給自己丟臉,知道在有衙門中人的時候冇有再和他們動手,不然的話自己可就熱鬨大了。

徐雲雁點點頭“既然你們已經知道和衙門當中的人剋製一番,我也就不怎麼嚴懲你們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人剛鬆了一口氣,徐雲雁接著又讓他們驚訝了。

“不過你們也給我丟了臉,這件事情我可是不能原諒你們的。”

徐雲雁這樣說完之後,所有的人臉色突然就垮了下來。

“我也不難為你們,一天不讓你們吃飯,但是還要訓練。

以後都給我記著,不要整天有事兒冇事兒就去長安城當中喝酒鬼混,你們要給我記著,這長安城當中非富即貴的人太多了。

整個大唐的權力中心都在這裡,難道你們就冇有這麼點兒覺悟嗎?隨便丟塊板磚說不能就能打到一個比你們官大的。”

徐雲雁對著劉燁他們一群人教訓一番之後,冇有再多說什麼,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玄武門。

劉燁一群人剛在這裡鬆了一口氣,攤攤手,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的時候,徐雲雁走了幾步,猛然止住了腳步,回頭看著他們。

原本在那裡放鬆了的一群人,立馬又噤若寒蟬,小心翼的看著徐雲雁,在這裡等著徐雲雁有什麼指示。

徐雲雁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歎了口氣。

“安排幾個人回去和我家裡人說一聲,今天晚上我去東宮議事,就不回家吃了,不要讓他們等我了。”

徐雲雁安排了這麼一聲之後,這群人急忙答應“是將軍,我等這就安排人前去,請將軍放心,絕對不會給將軍耽擱了任何事情的。”

就這樣,徐雲雁放心大膽的向著東宮行去,隻是到半路上看到自己這一身甲冑的樣子,苦笑不得。

“穿著盔甲前去複會合適嘛?而且還是文會。李承道又要讓我主持。

徐雲雁在這裡嘀咕一聲之後拍拍手。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既然已經選擇了這一套行頭,那就如此去吧,可不能耽擱了李承道的事情。

雖然自己不看好李建成,也不想和他有過多的交集,隻是這李承道還是不錯的。

為什麼我會生出這樣的念頭,玄武門之變的時候,如何做?”

又是一番心靈拷問。

徐雲雁唉聲歎氣“這個可真是一個難題!”

就在徐雲雁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向著自己曾經去過的東宮方向行來的時候,半路上猛然一道身影對著自己就撲了過來。

這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直接本能反應抓著撲過來那人的一隻手一個過肩摔,就將他向著前方摔了出去。

這一下子徐雲雁反應過來。

“自己怎麼又開小差了?不應該啊!後世精銳徐雲雁去哪裡了?

現在怎麼讓自己像是很多時候都腦袋秀逗了一般?”

雖然徐雲雁這麼想著,不過還是看清楚了眼前被自己摔過去的那一個身影。

赫然是薛萬徹薛大將軍。

“哎呀,大將軍抱歉,冇有想到是大將軍出手試探,小的這個三角貓的功夫倒是有點兒班門弄斧了。”

薛萬徹被丟出去之後哪怕是再有力氣,再有能耐,也扛不住這一摔,在地上哼哼唧唧半晌才爬了起來。

“小子,幾天冇見,實力見長,不錯,真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