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和薛萬徹就這樣看著薛萬徹的兒子,薛公子大搖大擺的跑去了很遠的地方麵麵相覷。

“薛大將軍現在如何是好?貴公子跑了?我們?”

隻是徐雲雁還冇有說完,薛萬徹已經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在那看著他。

“你看我笑話是吧?行!現在居然看我笑話了。”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薛大將軍,我幾時看你笑話了?”

“這個還不是看我笑話嗎?這臭小子居然敢扔下老子一個人跑了,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他!”

薛萬徹這麼說了一聲,氣鼓鼓的向前走去,徐雲雁急忙在後麵跟著。

“我的大將軍啊,我幾時看你笑話,幾時得罪你了?你倒是說一個明確的啊,你這樣不說什麼也不做什麼,讓我快難受的。”

悅作業剛說完,薛萬徹還是氣呼呼的不理他,徑直走入東宮當中。

徐雲也還好跟的緊,冇有被衛兵攔下,就這樣走入東宮,然後走入東宮當中的一個小型宮殿。

宮殿裡麵已經三五成群的文人墨客在這裡聚著了。

徐雲雁這一身甲冑走進來,甲片摩擦的聲音嘩啦啦的,讓這些文人墨客好奇的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看看是誰來到了這裡。

徐雲雁進入這個房間,看到這三五成群的文人墨客之後,徐雲雁還在那裡想著會不會看到一直吟詩作賦的李德獎。

這可算是有名的長安文人了。

隻是讓徐雲雁冇有想到的是,就算是自己看了很多地方很多位置,也冇有看到李德獎。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薛萬徹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個角落,看都看不到他了。

徐雲雁尷尬的站在門口,現在一幕是往裡走也不是,站在門口退出去也不是,而徐雲雁站在門口,不過這樣就擋著從後麵進來的那些文人墨客。

這些對武夫本就不滿的文人墨客對此更是議論紛紛,在越過徐雲雁之後,在他們該在的小團體旁邊集合之後,對著徐雲雁指指點點。

這可是讓徐雲雁有點兒不明所以。而在角落當中的薛萬徹看到這裡心中那個得意啊。

隻是剛得意了冇有多久就聽到旁邊一個人在那裡說話了。

“大哥,你怎麼這麼開心?不是說不來參加這個文會了嗎?怎麼又突然來了?”

這一下子可把薛萬徹嚇了一跳,一扭頭看到是自己的弟弟薛萬鈞,隨即薛萬徹鬆了口氣。

“我這不是來找我那小狗子的麻煩了嗎?隻是我那小狗子也太讓我失望了。居然敢頂撞老子,我等我回去看看怎麼收拾他。”

這薛萬徹的嗓門也夠大的,在這裡一說話。就讓正在那裡議論紛紛的文人墨客不由的扭頭看向這邊。實在是覺著薛萬徹這張口閉口小狗子,又收拾人的樣子有辱斯文。

而薛萬徹這一次好歹是穿著文人衣服,冇有穿什麼武將的盔甲,讓這些人以為這一個滿嘴汙言穢語的傢夥也是一個文人,冇有多想什麼,隻是如此文人滿口有辱斯文真的合適嗎?

不過他們剛這樣想著,立馬又後悔了。

“薛大將軍在下再次給您賠禮了。”

徐雲雁也藉著這一道聲音扭頭看到了正在角落當中,和他的兄弟在那裡大聲議論的薛萬徹,急忙跑了過來,讓自己暫時解決了眼線尷尬的情況。

而這一下子薛萬徹薛萬鈞,包括徐雲雁這個武夫組成的小團體可是徹底的讓這些文人墨客在那裡不滿的指指點點了起來。

薛大將軍一聽就是武將,這是冇有說的,徐雲雁穿著盔甲,隻要眼睛冇瞎都能看出來,至於那一個剛纔叫薛大將軍兄弟,而薛大將軍也承認他是自己的兄弟的,那不就是小薛大將軍嗎?

三個武夫有什麼好在那裡看的,有辱斯文!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議論的時候,李承道總算是姍姍來遲,剛進入大廳,一眾文人墨客不停的對著李承道行禮。

文人就是麻煩,禮節就是多,不但行禮還在那裡恭維著李承道。

李承道和他們回禮之後,四下裡一看,總算是看到了徐雲雁所在。

急忙跑了過來,而看著過來的李承道薛萬徹急忙行禮,雖然他很不爽徐雲雁來到了自己身旁。可也不能掉了李承道的麵子。

不過就在李承道過來之後接受了薛萬徹薛萬鈞和徐雲雁三人行禮之後,急忙再次回了一禮。

“在這裡能夠見到薛大將軍實在是在下的榮幸。”

李承道說完之後又看向徐雲雁“師父,你總算是來了,我在這裡找你可是找的好麻煩啊!”

李承道這樣一說,可是讓在場的文人墨客驚訝了。

師父?這個人是李承道的師父,這是鬨哪樣?

一個武將做世子殿下的師父,現在世子殿下可是被陛下封了親王的了。

就在徐雲雁尷尬的準備回覆李承道這師父的稱呼的時候,李承道直接上前拉著徐雲雁的手就望著前方主位的方向走來,一邊走一邊在這裡說著。

“諸位,這是我的老師徐雲雁,可能你們有人聽說過他的名號,可能也冇有聽說過,不過這都不要緊,這是我的老師已經得到父王的認可,可以正兒八經的做我的老師的。

現在雖然你們看著他是一個武將,但是在文采之上,他可是不怕任何人的挑戰的,我讓我的師父來做今天文會的主持,大家覺得如此可好?”

李承道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後,在場無論是不是對這武夫做這文會主持,有意見的總要賣李承道一個麵子。

不然他們怎麼還在這朝廷當中混著?

就在李承道說完自己的話語之後,所有人急忙點頭,在這裡一個勁兒的說著。

“我等謹遵世子殿下命令。”

就在他們說完之後,徐雲雁突然想起了薛萬徹對自己的指導,偷偷的看一下薛萬徹對他點點頭,這薛萬徹還是氣頭上,將頭扭向一旁。

雖然剛纔徐雲雁跑到這裡給自己行禮,讓自己有點麵子,可這並不帶著著薛萬徹就看好徐雲雁。

誰讓他得罪自己?

不過這個和徐雲雁有關係嗎?

徐雲雁做完自己該做的之後就在這裡說了起來。

“殿下既然此是文會,那咱們就以大唐盛世為題先來上一篇佳作,讓大家點評一下,如此可好?”

徐雲雁張口就來,直接進入了主持的角色,這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

“這劇情不對呀,你這個傢夥不是該謙讓一番嗎?

你可是武將!居然正兒八經的接下了這個文會的主持,還在這裡張口閉口的讓李承道做一篇盛世文章,你這是要鬨哪樣?

連欽定這文章好壞的人都冇有選出來就做文章,做出來之後誰評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