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神清氣爽的走出了東宮,和自己在東宮當中那孤立無援頹廢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就這樣蹦蹦跳跳的,向著自己的家方向行來。

雖然兩世為人,已經年齡夠大的了,不過這句身體也大不到哪兒去,還是一副活力滿滿的樣子。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蹦蹦跳跳,哼著小調,得意洋洋的向回走的時候,可能是老天爺看他都不順眼了,平地起了一股風。

“哎呀,怎麼眯眼睛了?”

徐雲雁在這裡揉著自己的眼睛,慢慢的靠到街角,雖然現在天色將晚,不過還冇有到夜晚宵禁的時候,還是有些行人在路上的車水馬龍,可不要一不小心傷著了。

雖然自己穿著將軍的鎧甲,可誰知道這些大人物有冇有微服私訪或者是特殊愛好的,萬一出點兒意外可就麻煩大了。

不過徐雲雁剛將自己眼睛的問題解決之後,遠處街角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

“李承乾?這大晚上的又是一個人跑出來了,你想乾什麼?”

這麼低估了一生之後,徐雲雁快速的向著李承乾所在的位置衝去,一邊衝一邊這下裡觀察著,可不要有不法之徒在這裡針對李承乾。

在這進擊的途中,後世精銳本色顯現的那叫一個徹底,不過還真是在旁邊街角發現了幾個可疑的身影,

“怎麼會?李承乾真的被人盯上了,是誰?是誰的人會針對於他,不管了,管他是誰的人,先保證李承乾冇事兒再說吧。”

徐雲雁快速的向著李承乾所在的街角衝去,在拐過街角之後,哪裡還有什麼李承乾的身影?整個街道上有那麼十幾個人在那裡,各自向著各自的目的地行進著,徹底的阻礙了徐雲雁的視線。

“承乾!”

迫於無奈徐雲雁大吼一聲,這一下子可是把這個路上的人嚇了一跳,紛紛扭頭看著大喊大叫的徐雲雁。

一些暴脾氣的剛開始準備罵兩聲,不過一看著穿著盔甲氣勢不凡的徐雲雁,眾人立馬偃旗息鼓,向著旁邊躲避。

這一下子總算是給徐雲雁讓開了前方的路線,清晰的看到了李承乾就在前方急速的向著前方跑去,而在他身後有幾個黑影在那裡追著。

果然李承乾是發生了問題了。

徐雲雁大喊著“承乾不要怕,我來了!”不過李承乾就像是冇有聽到一般還是向前跑著,而那幾個黑夜人卻有幾個一下子扭頭對著徐雲雁就衝了上來。

雖然他們赤手空拳,可是看著他們那衣袍下襬時不時就閃露的刀的刀鞘,徐雲雁知道這不是易於之輩。

就在徐雲雁快速追擊,和黑衣人接觸的第一時間,黑衣人就在這裡說了起來。

“小子,不管你是誰,我們做我們的你走你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要是你一意孤行,不要以為你穿著盔甲,我們就奈何不了你。”

黑衣人說說將衣袍下方的刀稍微往外漏了一漏。

徐雲雁直接冷笑一聲“笑話,你們居然敢針對秦王世子,我管你們是乾什麼的。”

徐雲雁說完,直接從腰間一揮手就抽出了裝飾性大於實戰性的寶劍。

“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可不要讓本將出手,那個時候你們會是什麼樣子的,本將可不敢保證。”

“笑話!我們怕你不成?”

隨著這些人這樣說著,直接衝向徐雲雁,刀光劍影好不犀利。

看著這都是拚命的打法,徐雲雁抽準時機對著一個黑衣人一劍就刺了下去,直接給他來了一個透心涼。

不過徐雲雁剛要慶賀自己從他的胸膛旁邊刺過去,將他解決的時候,猛然之間感覺不對。

剛驚呼一聲,雙手放開插入他身體當中的寶劍,就地一個打滾,那被刺了一個對穿的黑衣人強忍著疼痛揮舞手中的刀劍,對著徐雲雁就砍了下來。

而這一下子徐雲雁一個閃避,正好給了他機會,被同伴拉著,就向著遠處跑了去。

這一下子徐雲雁那個後悔呀“我剛纔明明能夠空手入白刃奪了他的刀的,為何就把它給放了?”

剛這樣想著,想要繼續向前去追擊李承乾,幾支軍中纔有的弓弩發射的箭矢已經射到了自己麵前。

“怎麼回事?怎麼有人有軍中製式弓箭?這如何是好?”

徐雲雁還好反應敏捷,快速的躲向一旁,看著這些箭矢將自己剛纔站的位置插的滿滿噹噹的,要是自己冇有躲開,絕對被射成馬蜂窩。

“到底是誰?直接動用如此實力超群的軍隊?可恨我訓練的士卒冇有在這裡,這裡離著玄武門又有點遠,不然非把你們全部抓住不行。”雖然徐雲雁這麼嘀咕了一聲,不過還是全身戒備看著遠處,已經再次拐過一個街角消失了身形的眾人。

徐雲雁大吼一聲“拚了!”

直接在地上開始助跑,不停的走著Z行的路線躲避著隨時向自己射來的冷箭。

等到徐雲雁來到街角的時候,肩膀上已經被射中了一隻弩箭,鮮血順著左手手指不停的向著地麵滴落著。

“電影電視都是騙人的!我受傷了!”

雖然徐雲雁受傷了,還是在咬著牙追擊。

“真是讓人火大啊,居然把目標跟丟了,還受了傷,我何時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不過剛拐過街角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並不是臉龐熟悉,而且他們的衣著相當熟悉,那是巡街武侯。

發現了巡街武侯,徐雲雁急忙上前,而這巡街武侯看著一個將軍受了傷也是嚇了一跳。

“將軍您不要緊吧?”

“我不要緊,抓緊去通知你們的人秦王世子殿下被人追殺,我去救援。”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之後繼續向前衝去,而身後兩個巡街武侯在這裡喊著“將軍,我等是隨著將軍還是?”

這兩個巡街武侯在自己喊出話後,反應過來應該是去找人,不過還是等著徐雲雁的安排。

“一個跟著我,另一個去叫人。”

這一下子這些人如蒙大社“是是!我等這就去叫人。”

巡街武侯說了這麼一聲快速的向著遠處飛奔而去,去尋找能夠幫助他們解決困難的人。

打發走了巡街武侯,拐過街角現在已經看不到了李承乾的蹤跡。

徐雲雁無奈,隻得扯著嗓子大喊“承乾!”

一邊喊一邊在這裡向前跑著,礙於自己肩膀上這一隻利箭所帶來的傷痛,徐雲雁一咬牙一跺腳,一下子就將利箭從肩膀上拔了下來,任由一道血箭射出。

“多少年了,冇有遭受這樣的創傷了,我這也算是身經百戰,大破敵軍都冇有受傷,居然在自己人手中落下瞭如此模樣,實在是嘲諷啊!”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直接將自己戰甲下方的衣袍撕下一條包紮好傷口之後,讓自己強迫冷靜下來,開始看看現場的蛛絲馬跡,看看能不能夠找到李承乾經過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