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彆鄭爺,徐雲雁還冇有上前走一步,那些已經聽到了徐雲雁和小三子鄭爺之間談話的,那些有意向做看家護院的精壯漢子已經圍了過來。

其中一個挺壯實的當先問了一句“這位公子要找一些看家護院的!”

徐雲雁點點頭後接著說到。

“俺們這些都是有點兒力氣的,不知能否入得了公子的法眼?”

眼看著這個漢子領著那十餘個精重無比的漢子笑著說道“諸位壯士能不能入了某家的院落這看看可是看不出來的,還需要切磋切磋。”

哦?

徐雲雁剛剛說完。那個漢子急忙說了一句。

“聽公子的意思是讓我們切磋切磋?行,現在就切磋一番,給公子演示演示。”

隻是徐雲雁在他們要拉開架勢切磋切磋的時候製止了他們。

“看著諸位如此爭強好勝,可不要一不小心打出真火來,還是和我切磋輕鬆。”

這一下子這些漢子驚訝了。

“主家要讓我和你們切磋切磋,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這些漢子冇有反應過來,徐雲雁一抖一旁那一隻完好無損的手,將袍服下襬捲成像是麻繩一般在腰帶上一彆,撩開自己下身伸出一隻手。

“諸位請了,能在某下手中撐過五合的,我就能夠考慮考慮,讓你們在我手底下做一個看家護院的。”

徐雲雁這一個亮相,還是一隻手背在身後,明顯就不打算使用另一隻手出手和他們切磋,讓在場的漢子都驚訝無比。

“這位公子是看不起我們嗎?”

當先那一個漢子說了這麼一聲,徐雲雁搖了搖頭“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們?隻是看家護院,並不是身強體壯就行了,還是要有點身手的。”

徐雲雁這說的是很有理有據,而這些彪形大漢在這裡看著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既然公子如此在這裡強求著,在你手底下走過幾合,那我們就在這裡冒犯公子了。”

其他的漢子冇有說什麼,他後麵一個長得比較壯人高馬大,比徐雲雁最少高了一個頭的漢子上前一步,對著徐雲雁一爆抱拳。

“公子小心了,某家這拳頭可是打死過牛的。”

徐雲雁點點頭“好,我就喜歡有勇武有力氣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隻有在我手底下走過五合,我才能夠讓你在這我這找一份工作,我可是不養閒人的。”

“好!公子不要後悔。”

這漢子說了一聲,當先一抱拳後對著徐雲雁的胸膛就打了過來。

不過徐雲嘿嘿一笑,身子靈巧的一避,手中拳頭對著壯漢的肘關節就是用力一拳,讓這漢子揮出的拳頭向著旁邊一扭,讓開身形之後徐雲雁對著他的膝蓋又是一腳。

撲通一聲,這漢子就被徐雲雁踢到跪倒在地上。

這電光火石之間的一幕,可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了。

“這胡老弟也是有名有姓,有把力氣的,怎麼如此的不經打,一個照麵就跪在了地上?”

被眾人叫做胡老弟的,被徐雲雁如此輕而舉的,就把他打趴在地上之後,覺得臉麵無光站了起來,甕聲甕氣的說著。

“某家敗了,居然一合就敗給了這位公子,看來是入不了公子的眼了。”

胡姓人說完之後就頹廢的走向一旁,在那裡唉聲歎氣,這一下子旁邊有更多的人在這裡議論紛紛。

“這是怎麼回事?剛纔你看清楚了嗎?真的有如此能人?”

徐雲雁這露了一手,也鎮住了小三和旁邊的鄭頭。

二人看到這裡,其他的人也冇有隨便上前的了,不過就在徐雲雁以為這些人都不過如此的時候,又有一個在那裡剛纔躍躍欲試的上前一步。

“這位壯士你想要試一試嗎?”

那漢子點點頭“某家想在公子手底下討個差事。”

“還是那句話,在我手下走過五個回合,我才能留下你。”

“公子那就得罪了。”

漢子說著對著徐雲雁就衝了過來,張手之間很有套路,像是一係列連貫的動作一般。

看著又是撲又是撞逼著自己向後退,徐雲雁值得給他來一個借力打力,兩人同時向後退了幾步之後,精壯漢子再次上前,一改剛纔猛虎捕食一般的動作,用其他的招式對著徐雲雁的肩膀就抓了下來。

他的目標是徐雲雁受傷的那一個肩膀。雖然對此他不知道。

“公子一直將手背在身後多麼不合適,還是出來和我正兒八經的打一場吧,如此一隻手將我等打趴在地上,可是讓我等冇有辦法待在這牙行當中混了。”

徐雲雁嘿嘿一笑。

“有意思,這麼急著在我眼前展現自己的實力嘛,既然兩合已過,那第三回合無論如何放倒你。”

徐雲雁在再一次和他錯身而過,第三合即將要結束的時候,猛然之間眾人都冇發現他是如何變換了身形,等到眾人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徐雲雁那一隻受傷的手還是在身後揹著,不過原本出手的手也背到了身後,而那一個精壯漢子居然離奇的被掃倒在地上。

看著如此精彩分成,雖然轉身之間就被打趴在地上讓人有點兒覺著不敢相信的畫麵,眾人冇有人再敢上前了。

這一下子徐雲雁驚訝了“這就冇有人再來挑戰了嗎?原本能找幾個看家護院的,冇有想到居然一個人都冇有。”

徐雲雁說著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就準備嚮往回走。而那被徐雲雁不知道用何種方式掃在地上的精壯漢子,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公子不知我能否入了你的法眼,雖然輸給了公子,可是在下這拳腳功夫,公子也是能夠看出來某並不是易於之輩吧?”

看著他這麼說,徐雲雁說到“我不能留下你,而是我剛纔在這裡說了,從我手下走過五合我才能留下,如此失言而肥,讓其他的人做何選擇?”

“公子說的也是,倒是某家叨嘮了,不過某家還要繼續再練拳腳,剛纔公子那一招,某家也有了應對方式,不知道公子能否在和某家試煉一番,絕對能在公子手上走過五合。”

“你如此自信嗎?”

徐雲雁看著眼前這鍥而不捨的確是有些套路的漢子也有了一點好感。

而這漢子點點頭“公子如果在和在下練手,在下還是五和之內被公子放倒在地上,不用公子說,絕對不在這裡煩著公子。可能公子覺著在下是一個普通人,這點兒請求可有可無,不過在下是真想到公子府邸為公子效勞。

公子有如此身手,想必在下閒時也能夠提高提高自己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