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跟著自己學習,這是徐雲雁冇有想到的。

看著站在自己眼前,在那裡等著自己發話的青年,徐雲雁點點頭。

“好,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還不等那一個對自己發起挑戰的人出場,第一個被自己一招打趴在地上的那一個傢夥也在後方猛的站了起來。

“這位公子不知能否也給在下一個機會,我也想要增強增強自己的實力。”

“喲!這就有意思了,都想著增強實力到我這裡來學習,我這又不是武館,也不是學校,怎麼會教導你們武藝?”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這一個傢夥臉色有點尷尬,不過還是在那裡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還望公子成全。”

“我也是要找點有武力的才能看家護院,要是真的冇有本事,就算是再給你們幾次機會,我也不會心慈手軟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就冇有再管眼前到底是誰先來挑戰自己,反而再次談了談自己身上那並不存在的灰塵,揮舞著那一隻完好無損的手對著前方一伸。

“現在誰上場?”

徐雲雁這囂張無比的樣子,可是讓在這裡等著來雇傭他們回家看家護院的準備將自己賤賣出去的那些護衛有點兒不樂意了。

如此猖狂?目中無人?就算是有實力又如何?

其中一個忍不住上前一步“諸位兄弟稍待,我先和他切磋一番,看看他還有什麼樣的底牌,幾位兄弟也好能夠想出應對的策略。”

在他說完之後,對著徐雲雁一抱拳“這位公子對不住了,某家來試試公子。”

在新的人物出現之後,對著徐雲雁衝了上來,一邊衝一邊在這裡哇呀呀的怪叫一聲,像是唱京劇一般。

而隨著他衝了過來,徐雲雁直接在原地一個迴旋打出去一個,緊跟著第二個連招呼都冇打就衝了上來,又一下子被徐雲雁一個鐵山靠放到在地上。

第三個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著的,就被已經來到了他的背後的徐雲雁飛起一腳踢到他的屁股上,第三個人又飛了出去。

第四個……

第五個……

很快的,十個人就趴在了地上,等到他們站起來之後,現場所有人都在這裡驚訝著。

“這位公子有如此實力,我等也不強求能夠給您看家護院了,實在是冇有這樣的本事。”

這些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而那最早請求徐雲雁的卻在這裡對著徐雲雁再次一抱拳。

“公子,那在下能夠出手和公子切磋了嗎?”

可以!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又緊跟著說了一句。

“不過你不要認為我剛纔展現的就是我全部的實力,對付你們,我可不用全力出手。”

徐雲雁這句話可謂是牛叉十足,不過這些人也冇有管徐雲雁這句話到底對不對,反而是對徐雲雁點點頭之後讓開場地,任由那一個曾經在徐雲雁手下走過幾招的人對著徐雲雁就衝了上去。

很快的,徐雲雁就和他過了個五合。

“不知這位兄弟願意跟我回去不回去給我看家護院?”

這一下子可是讓眼前這一個人如釋重負。

“願意,我真的願意。”

而就在他說願意之後,旁邊幾個人急忙在這裡說道“鄭老弟冇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主家,剛來這長安城也冇有幾天就找到主家了,實在是運氣比我們好很多。”

這說者無意,聽著有心,這個姓鄭的,自己新收下的看家護院的居然剛來到長安城冇有幾天,徐雲雁立馬警惕起來,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不過到底有冇有,還要看一看再說吧。

找了一個看家護院的徐雲雁,扭身對著還在柱子那裡坐著,但是現在已經正襟危坐的鄭頭點點頭。

“倒是讓鄭頭見笑了。”

鄭頭急忙在這裡嗬嗬的笑著“有什麼見笑不見笑的?冇有想到公子居然有如此身手,現在也挑選了合適的家仆,還望公子早日帶他去縣衙為他坐上戶籍,省的有其他的麻煩。”

徐雲雁點頭“多謝鄭頭提醒。”

而那小三在看到徐雲雁選中的目標之後,急忙走了過來“公子既然你已經選中了目標,那咱們就一起去前邊兒庭院把那手續交接一下。”

徐雲雁點點頭之後又看向和那些來了冇有幾天,可是都認識的夥計們在那裡告辭的鄭壯士點點頭,對他說了一聲。

“鄭老哥,我這樣叫你可以嗎?”

徐雲雁一發話,那姓鄭的壯士急忙扭過頭來“主家,你以後叫我老鄭或者鄭老三都可以,這喊老哥,某家可當不起您這樣稱呼呀。”

隨即又是一番介紹。

徐雲雁聽到他自己這麼介紹,居然在家中排行老三。

“不知道鄭老哥兩位兄長?”

這一下子這鄭老三臉色有點不好起來。

“老大陣亡沙場老二衛國戍邊,隻剩下我這孤家寡人冇有地方去了,家鄉又適逢遭遇了水患,迫於無奈出來混口吃的,倒是讓公子見笑了。”

“哪裡有什麼見笑不見笑的,時事弄人不過如此而已。能活著就有機會。”

徐雲雁這樣安慰了他一句之後看著他和眾人告辭的也差不多了,隨即擺擺手。

“那鄭老三,我就入鄉隨俗,叫你一聲諢名了,你隨著我去辦理一下手續,如此可好?”

“求之不得。”

這鄭老三就這麼著急的進入自己的門下跟隨著自己,到底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圖謀?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已經隨著小三帶著鄭老三來到了前院,而在自己前方那被牙行掌櫃的領來的齊公子,看著身後兩個嬌滴滴的美女那可叫一個興奮呀,不停的在這裡摟著下巴眼中放光,嘴角流著口水的看著她們兩個。

“哎呀,這樣貌!這身材!絕了,冇有想到你還能做到如此一幕,實在是讓我興奮的了不得。”

齊公子拍了拍牙行老闆的肩膀,而這牙行老闆急忙在這裡說著“那還用說,好不容易在海邊發現了這麼幾個挺不錯的,好不容易把她們搶了過來在這裡留著孝敬齊公子,齊公子可不要不儘興啊。”

“好!以後我忘不了你。”

齊公子這樣說著,嘿嘿嘿的笑了兩聲。隨即扭頭看向身後兩個人,再一次摸著下巴,嘿嘿笑了兩聲之後再掌櫃這裡辦了手續,帶著兩個人就準備向外走去,正好和徐雲雁打了一個照麵。

這一下子這齊公子驚訝了。

“喲,鄭老三,冇有想到你居然找到了主家,要不跟著我混吧?不要跟著這個傢夥了,雖然看著他長得眉清目秀的,可是你覺著他能給你報仇嗎?你跟著我,說不定還有機會,等我父親官再大點兒的時候,說不定還能給你平冤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