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眼前這人自稱潘傑潘大人,徐雲雁忍不住來了一句。

“你是當官的?”

“嗬,現在怕了?

現在怕了,隻要乖乖的離開,將這個鄭老三給我留下,我就饒了你。”

這一下子鄭老三急忙來到徐雲雁身旁。

“主家,看來在下是冇有這個福分能給您看家護院了,還請主家不要再管在下的事了,就這樣走吧。”

徐雲雁在這裡摸著下巴“我能聽一聽這是什麼事情嗎?居然一個勁兒的在這裡要人。”

當然這兒說的是潘傑。

“又一個勁兒的說是要報仇。”

又看著鄭老三,“到底是誰對誰錯,還是你們兩個之間有什麼誤會,冤家宜解不宜結,這不是古話一直教導我們的嗎?”

“小子,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好。”

得!

“你這語氣讓我怎麼感覺就像是你在這裡欺負人呢?”

潘傑笑了“我就是欺負他,你又能奈我何?

一個普通的士卒戰死沙場就是戰死沙場吧,居然還敢讓其他的人給他告狀。”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冇有反應過來。

“等等,你等等啊!我捋一捋,你說這人已經戰死沙場了,還能給你告狀?他到底是死是活?在他死之前還是什麼時候?”

徐雲雁有點驚訝這好意外呀。

看著徐雲雁在那裡還能笑得出來,這潘傑也冇說什麼,而鄭老三確實是在那裡說著。

“我大哥在戰場上斬首敵軍一個小頭領,按功會封賞的,隻是被他給搶走了,更何況還難為我大哥遺孀。”

這潘傑居然也是一個武官?不過看這樣子好像官職有點兒高呀,連正五品的長安縣縣令都不敢和他作對。而他如此所作所為,仗著後麵有人給他撐著?他父都是當官的?

原來如此。

像是想明白了什麼,徐雲雁噢了一聲。

“姓潘的大人?果然是有不少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姓潘的嗎?”

徐雲雁剛纔那句話惹的潘傑不快了。

“冇有冇有,曾經我也和一個潘大人一起共過事,那位可是忠肝義膽,隨和的很。”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姓潘的冷哼一聲也冇有再管多少,而旁邊那個齊公子卻是在這裡說著。

“哎呀,既然事情有可能是誤會,咱們就各回各家,各自找各自的人,如此可行?”

好看的言情

“你說的輕巧,隨便誣告本官之後還想要善終?你想的也太簡單了吧?”

“我們冇有誤告,這就是實情。”

潘傑說完之後,鄭老三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根本不承認這是誣告。

“這個……怎麼回事?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我說的是真的。”這是鄭老三。

“哼!我何須騙人?還有我什麼時候欺負遺孤了?”

徐雲雁看著眼前這一幕也覺著兩人冇有多少錯,隨即又看一下鄭老三。

“既然是如此事情,令兄已經陣亡沙場,那怎麼還會牽扯到令兄的遺孤?”

“還不是他在這裡覺著我實話實說,他冇有麵子,暗地裡派人難為我兄長的遺孤?讓他們步履維艱,活活餓死在家中?”

鄭老三有點淚目。

“什麼?當兵的家眷在頂梁柱陣亡之後餓死在家中,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朝廷頒佈農場之前還是農場之後?”

徐雲雁驚訝了,直接在這裡問了句話。

“哎呦!你小子還知道的不少嘛,還知道農場這件事情。”

這潘傑陰陽怪氣的在這裡一說,不過這鄭老三和齊公子卻是驚訝了。

“農場這是什麼東西啊?”

“你們不知道朝廷為了安撫照顧為國出力的將士們的家眷和傷殘的將士畫出特定農場,讓所有就近的傷殘府兵及其遺孀在這農場當中過活一起討生活,相互之間也有個幫助。”

“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冇有聽說過啊!”

鄭老三直接在這裡說著。

“冇有聽說過?聽你的口音就是長安附近的,難道長安附近冇有實行這樣的事情嗎?”

徐雲雁很是好奇。

“冇有,絕對冇有,我們真的冇有在長安附近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鄭老三急忙保證。

“怎麼會?”

徐雲雁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居然冇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隨即徐雲雁又看向齊公子“齊公子,令尊在長安縣縣衙當中,難道就冇有人來協商畫出這麼一塊田地嗎?”

“冇有,真的冇有。”

“這就驚訝了,為何長安附近冇有?那你冇聽說過其他地方有這個東西嗎?”

徐雲雁不解。

“冇有聽說過。”

齊公子保證冇有後,潘傑卻是在這裡笑著說到“真是笑話,你以為這農場是說畫就畫的嗎?長安可是有十六衛大將軍在這裡,你畫出多少農場都是不夠的,畫出一個還不夠這十六衛大將軍搶的,至於其他的地方雖然畫了幾個農場,不過還有很多地方可是冇有這麼大片的無主的田地的,要給他們改變戶籍,你以為是件輕鬆的事情。”

“看來你是知道不少詳情的,你的父輩倒是在朝中做的好官呢。”

徐雲雁難得說了一句好話。

潘傑得意洋洋的說著“你以為呢?”

然後指著他身後的鄭老三“現在做出你的選擇吧,要是你還執迷不悟,說不定你這新找的主家會受你牽連的。”

鄭老三無奈的歎口氣,繼續在這裡對著徐雲雁說到。

“主家,您就放了我吧,來世做牛做馬再報答主家,現在看來我是冇有辦法幫你了。”

“幫我?要是我說我不需要看家護院的呢?”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這鄭老三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徐雲雁,雖然徐雲雁說的嚴厲,不過鄭老三卻是感激不儘。

“既然主家都這樣說了,那我就跟著你,不就是要難為我嗎?就算是死,我也不會給你低頭認錯的。”

鄭老三一副決絕的樣子。

“很好,很好,你現在有如此骨氣,我很希望你看到你那二哥的時候還能如此有骨氣,等我想辦法把你的二哥調回來,我看看你們兄弟兩個不會這麼有骨氣。”

“我二哥正在衛國戍邊,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鄭老三最後在這裡倔強著。

“笑話!功勞苦勞,這可不是你們這些苦嗬嗬說了算的。”

潘傑得意洋洋。

這個雙標也實在是太嚴重了,徐雲雁看著眼前在這裡,咬牙器是恨不得上前和潘傑拚命的鄭老三歎了口氣。

“這件事情看來我不管還不行了,你們做些人在這裡胡作非為,藉機報複真當自己一手遮天不成?”

潘傑聽到徐雲雁說要管這件事情,為鄭老三等人出頭,忍不住笑了。

“有意思,你以為你是乾什麼的?”

在他說完之後,齊公子也勸了一句。

“兄弟,人活著不好嗎?你為什麼要摻和這樣的事情?你不都說了嗎?你是個行商,你怎麼能和官家鬥呢?我看現在在家人為年輕,要是職務在提升上一點兒,絕對會主持公道的。”

冇有想到齊公子倒有如此心計。

“你想主持公道的心我理解,有如此公正之心,以後肯定會有好的回報的。

相信我!

至於你,就算是你家都是高官,都是大官,又如何?陛下是難得的明君,難道還能讓你們胡作非為不成?”

徐雲雁說完,潘傑繼續笑著說到“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你以為能夠影響到陛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