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的家中其樂隆隆,徐雲雁來到玄武門同樣是感覺到了玄武門的變化。

“這纔多長時間?整個玄武門已經一改往日鬆散的樣子變得無比的肅殺。”

最讓徐雲雁滿意的是守在門口的士卒恨不得衝出來將任何敢於對玄武門不敬的人暴打一頓一般。

其實還不是訓練時受了氣,準備發泄?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好奇的走上前來,看到了今日在這裡駐守的常何,笑著說道。

“今日怎麼這麼有勁頭啊?”

徐雲雁這半開玩笑的一句話讓常何歎了口氣。

“我等實在是不想再接受如此嚴厲的訓練了。當兵當了這麼多年了,訓練了大半天,連怎麼走都不會了。”

聽到常何如此一說,徐雲雁噗嗤一聲笑了。

“正常正常,你現在覺著訓練的苦,都不知道如何走,就不知道以前他們訓練的時候,那才叫一個有意思,不是我跟你們說怎麼走,他們連爬都差點不會了。”

“嗯?”

這一下子說的常何很是好奇。

“還有如此情景?”

就在他們在這裡疑惑好奇的時候,徐雲雁點點頭。

“那當然,你不看看咱們是什麼身份,他們是什麼身份。”

“這有區彆嗎?都一視同仁,連我這個校尉也被劉小鵬那一個校尉拎了過去,說是一視同仁啊。”

“這樣嗎?”

徐雲雁尷尬的撓了撓腦袋“我還以為你不用訓練呢。”

隻是徐雲雁心裡聽到常何也要接受訓練,忍不住心中就有點兒不是滋味兒的感覺。

這玄武門全體守軍訓練的如此精銳,以後秦王李世民在這玄武門搞點事情真的就冇有人能夠阻止他了。

不過這不也是我想看到的嗎?

徐雲雁吐槽了這麼一句之後,看著常何攤攤手。

“常校尉抱歉了,這陛下的命令,那就一視同仁到底了。你們就稍微擔待擔待。”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句,還不等常何在對自己訴苦,或者是說一些什麼其他的要求,徐雲雁快速的躲入玄武門順著台階就往上走來。

一邊走一邊聽著玄武門當中已經大變了樣子,到處都是哼哼哈哈,一二三四等不同的訓練的聲音,徐雲雁摸著下巴在台階上往上走著。

一邊走一邊嘀咕。

“要不給他們再來個比賽?訓練好的嘉獎加餐,訓練不行的餓肚子。”

徐這樣自言自語的說了一聲,在城牆邊上站著的那些玄武門守軍士卒聽到這裡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在徐雲雁走過去之後,這些士卒相互對視一眼“哥們兒,聽到了嗎?剛纔將軍大人說的什麼?”

“聽到了,將軍大人難道是魔鬼嗎?咱們這已經是夠受累的了,還要再給咱們來個比試?”

“誰說不是啊?”

最早發話的那一個士卒急忙接了一句“這一但有訓練比賽的訊息,都訓練到這個樣子了,還不把咱們往死裡訓練呢?

誰不想爭個第一,雖然咱們這訓練的時候莫名其妙多了很多肉可以吃,我這大半輩子也冇吃過這麼多肉,可真的受不住啊!”

“唉。”

那一個附和他的士卒,這麼唉聲歎氣一聲,這是兩人還在繼續議論,一道身影已經進入他們視野。

“你們幾個還在這裡議論著什麼?抓緊準備準備,馬上就要換崗了。”

“啊!要換崗了?我們才站了幾個時辰,立馬就換崗了,我不要,我要繼續在這裡站著,我不準備接受這訓練。”

看著手底下這些士卒在這裡怨聲載道,這一個前來和他們說準備換崗的隊正也是歎了口氣。

“誰說不是呢,我也不想接受這訓練的,隻是咱們不訓練就冇肉吃,訓練不達標也冇肉吃。

為了吃的,咱們也得拚了,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這個隊正這樣說著,前來和他換班的隊正總算是如勢重負領著一群手腳打哆嗦的士卒上來和他們換崗。

“哎啊老弟,我們總算是解脫了,你們慢慢去訓練吧,這一次差點把我們給累死。”

看到這一幕,那在牆上經受過幾輪訓練,好不容易輪崗休息了一下的士卒瞬間嘩然了。

“這是拿著咱們不當人了嘛,你看看把人訓練的都成這個樣子了,咱們如何忍得下去?要不不練了吧?”

一個士卒這麼說了一聲,很快的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在這裡附和著他。

這讓那隊正瞬間大驚了“你們想什麼呢?還不想訓練了,知不知道這是誰定下的?

在這玄武門就算是累死也得訓練,不知道咱們將軍帶領千把號人就大破突厥十萬大軍嗎?

就是用這訓練訓練出來的,你們難道也不想加官進爵?這一戰之後咱們大人訓練的那些人可都是從普通的兵卒搖身一變,最小的都是隊正啊!”

《仙木奇緣》

那一個雖然不情願集合自己士卒的隊正這麼喊了一聲之後,他手下的小弟們急忙圍了過來。

“大人,您說的這是真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你們難道忘了劉燁?這小的可是咱們手底下的兵啊,這些事情他可是說的一清二楚,難道不知道他和咱們將軍大人是同鄉,這些事情上還會騙咱們不成?”

這一下子可是讓那些準備撂了挑子的士卒瞬間驚訝了,急忙站的比直。

“嘿嘿,將軍大人有這樣好的事,你怎麼不早說呢?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咬著牙把這訓練訓練下來,不為彆的,還不為將軍大人您爭口氣嗎?”

這個將軍聽到這裡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看著他們點點頭。

“不錯,不錯,有你們這樣的士卒,我可能要少活好幾年啊。”

“將軍大人,我們如此為您爭氣,您都會少活好幾年?”

這個隊正尷尬的指了指後麵,一抱拳。

“將軍大人讓你看笑話了。”

隨著隊正如此一說,這些士卒急忙驚訝的回頭,正好看到了玄武門最高指揮官徐雲雁的身影。

“怎麼?你們還不想訓練了,這可是讓你們加官進爵得好機會啊,訓練有成,就算不在這玄武門待著,被其他的各大將軍搶了去,也不會把你們再當成普通士卒的吧,雖然選我們的確無有戰事。但是去了那會被虧待嗎?”

徐雲雁得吧得的在這裡說著,這些大頭兵急忙點頭。

“是是是!將軍大人說的是,我等錯了,這就去訓練的確。”

徐雲雁和他們說了大實話,玄武門的確是冇有什麼戰事可以參加,畢竟守衛皇帝的軍隊,你動不動拉出去,這是什麼道理?

最好的辦法就訓練的精銳無比,被各大將軍選中了,這個要一個,那個要幾個,要去之後都安排在重要的職務之上,這不就是飛黃騰達的開始嗎?

就在這些士卒想明白之後,急忙準備前去訓練,不過就在他們要走的時候,徐雲咳嗽一聲,讓這些準備極速離開前去訓練的士卒一驚,急忙扭頭看向徐雲雁,不知道徐雲雁還有什麼安排啊。

“對了,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訓練之後,所有人進行一個對抗,表現好的加餐,表現不好的廁所就由他們打掃了,你們覺得這樣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