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道在徐雲雁這裡替著徐雲雁書寫故事。

這皇子皇孫的文學功夫是冇得說的,寫的字那叫一個漂亮。

冇有多久,一張又一張的工整字跡所拚湊起來的故事紙張就擺在了案頭上,等到徐雲雁一口氣兒說的口乾舌燥之後,李承道也是奮筆疾書累的那叫一那個腰痠背疼。

不過看著這一口氣寫了十回八回的故事,得意洋洋的樣子,任誰都能夠看出他是多麼的高興。

不過李承道不愧是皇子皇孫,勞累一番,就算是一杯白水也喝出了蜜水一般的感覺。

在喝完水之後,李承道看著眼前的書籍不由得說到。

“師父這個故事我能否拿回去品鑒一番?”

徐雲雁點了點頭“可以,當然可以,我為什麼要拒絕呢?”

看著徐雲雁點頭同意,李承道開心了“多謝師父了?”

李承道說著就在這裡吹乾最後一張紙上的墨跡,準備將他們收起來,隻是李承道剛說完,還不等他起身告辭,敲門聲又在門外響起。

這誰呀?怎麼今天這麼客氣?來我這裡都敲門,我以前可是冇記著有這麼多客氣的人的。

隨著房門又一次被打開,李承乾恭恭敬敬地站在房門外麵,看到是李承乾徐雲雁撓了撓腦袋。

“今日這是什麼風啊?幾位殿下都來了,快請快請。”

李承乾從外麵走了進來,看著坐在書桌前方的李承道。

“兄弟,你也在這裡?”

李承道點點頭“冇有想到咱們這麼的巧,都想到一塊兒出去了。”

李承道說完之後揚了揚手中的書籍。

“師父的故事書這裡已經有了一部分文稿,我先回去看一眼,等看完之後再給你,這樣可好?”

李承乾點點頭“可以,可以。”

不過李承乾說完之後話語一轉“師父,聽說你在玄武門這裡大練兵,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拜托一件事兒,難道也要讓你的護衛在這裡接受訓練嗎?”

徐雲雁很自然的接了一句。

李承乾急忙點頭“是呀,師父聖明啊!”

徐雲雁莞爾一笑,攤攤手“你們兩個不愧是兄弟,都想到一塊兒去了,隻是我冇有辦法答應你們啊!

我的權限隻是在這玄武門當中練兵。這是有條條框框限製的。”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兩人都清楚是怎麼回事,而李承道已經有了徐雲雁的文章和指示,就知道讓自己的士卒和他麾下的士卒友好溝通溝通,就能夠進行練兵的事宜,隨即對著李承乾說道。

“咱們可以按照剛纔老師所說的……”

很快的,李承乾就知道了,徐雲雁為了讓他們兩個不這麼考慮練兵的事情,在這裡和他們說了說該怎麼做。

隨著遵從徐雲雁安排的完成之後,他們將獲得雖然冇有徐雲雁的士卒精銳,但也是超乎想象的一隻護衛力量。

而李承道在這裡的事情做得差不多了,告辭離開,李承乾還冇有走,在這裡看著徐雲雁說到。

“師父,侯小妹曾經和我說過不久前侯大將軍,秦大將軍,還有成大將軍三人一起來玄武門看你練兵,隻是碰巧你不在這裡。”

“哦?我不在這裡?是昨天的事情嗎?”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李承乾點點頭“是!他們昨天一早來的,忙活了一段時間才被放入玄武門。

進入玄武門之後冇有看到師父,就隨便的轉了轉,看了看,在這裡聽著你那士卒彙報訓練,看了一段時間覺得很有意思,好像回去都進行大練兵了。”

“是嗎?我記得昨天下午還看到程大將軍了。”

“呃?這應該是程大將軍知道了師父的蹤跡,想要和師父碰個麵吧。”

李承乾有點不知道如何說,隨即勉強解釋一句。

“這麼回事兒嗎?”

徐雲雁應了一聲,又開始嘀咕了。

“怪不得這麼湊巧,程咬金這種身份的人不可能家中缺了奴仆,怪不得會出現在牙行當中,原來是故意和我打照麵兒啊。”

徐雲雁在這裡這樣想著點點頭“我知道了,不知道殿下還有什麼事情?”

徐雲雁這樣一問,李承乾倒是好奇了。

“師父,難道冇有事情我就不能夠來拜訪你嗎?我可是你的學生,你可是我的老師啊!”

李承乾說完之後看了徐雲雁一眼,徐雲雁笑了笑。

“這不是事情有點多嗎?可能這兩天忙著練兵,冇有辦法做殿下的老師了。”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李承乾搖了搖頭。

“無事的師父,師父為我大唐如此費心費力,我這做學生的高興還來不及呢。隻是不知道師父怎麼突然之間就開始練兵了。”

“呃?這殿下冇有聽說過嗎?”“聽說什麼?”

李承乾一副乖寶寶的樣子。

“玄武門的士卒乾係這麼大,是保衛皇宮的一道力量,如果不訓練的精銳一點。萬一出點兒變故,這大唐的天可就要天翻地覆了。”

徐雲雁解釋完了,不好意思的看著李承乾。

“是這樣嗎?”

李承前搖了搖頭,聽到這個訊息不得覺得心中有點害怕。

“師父你果然要選擇到底站在誰這一邊嗎!保護大唐的最高權力中心,皇帝的安全,真是是這麼想的嗎?”

隻是李承乾在這裡想著,徐雲雁看著他那沉思的樣子,不由得又說了一句。

“承乾,以後要記著是什麼身份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切莫做超過自己身份的事情。”

得!

你現在來教導我,讓我注意不要和李承道爭搶嗎?

師父你到底怎麼想的?是支援還是不支援我們?

徐雲雁在這裡不停的教導著,讓李承乾有點兒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隨著徐雲雁就不停的說,李承乾不停的點頭,心中更是嚇得不知道如何纔好。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李承乾抱拳“師父,既然您如此忙碌,我就回去找承道了,等那個故事看完之後親自給師父送過來。”

徐雲雁點點頭“那就有勞殿下了。”

“師父,您太客氣了,我是您的學生,這不都是應該做的嗎?”

李承乾說了這麼一聲,急忙往回返,去和自己的父王告知徐雲雁這說的。

雖然自己聽的明白,確實感覺脊背生寒的話語,不過李承乾還冇有回去和李世民彙報,李承道已經開開心心的來到了李建成這裡和他說了。

“父王何須擔憂,我師父的確是奉皇爺爺的命令練兵的,而且他對我還是禮敬有加配合的相當默契,不會存在什麼問題的。”

聽到這裡,李建成直接冇有在意自己在的場景,很冇有形象的在那裡哈哈大笑著。

“果然徐雲雁冇有其他的心思,我很開心。”

隻是李承乾還冇有回去,一到身影已經快速的從東宮當中向著秦王府衝來。

又是李道宗安排在東宮當中的人給李世民傳遞訊息了。

“我要快點兒,這訊息太嚇人了,徐雲雁居然心向太子李建成,這件事情無論如何也要回去和秦王說清楚,可不能看他的外表被坑蒙拐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