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從玄武門出來隻有一個念頭,能不能和侯君集來一個偶遇,其他的就冇有什麼事情了。

這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也讓身後那兩個大老粗疑惑著徐雲雁到底乾什麼?

程咬金按耐不住心中疑問,難受的受不了了不由得在這裡說了起來。

“二哥他會不會是發現了我們兩個,想要找地方把我們兩個甩開?”

本來就對徐雲雁這漫無目的的遊走持懷疑態度的秦瓊聽到程咬金這麼說,點了點頭。

“的確有這個樣子的架勢,看來咱們兩個需要暫時隱藏一下,做出被他甩掉的樣子了。”

就在徐雲雁再次拐過一個街角漫無目的往前走的時候,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大片鶯鶯燕燕的身影站在門口,不停的在那裡拉扯著過往的路人。

“大爺進來玩玩嘛!”

這自己是來到了著名的那啥一條街了嗎?

徐雲雁臉色有點兒尷尬,回頭一看,正好看到秦瓊程咬金兩人身影在街角一閃而過。

“這兩個人為什麼還跟著我。我和他們又冇有什麼牽扯?”

剛這樣想著,徐雲雁扭頭看著身後兩人消失的地方,明顯就是故意躲著自己。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好好玩玩。

隨即徐雲雁詭異的笑了一下,筆直哦向前走去,冇有多久,進入街道看著一家還算是不錯的院落就走了進去。

而看到徐雲雁走進去之後,程咬金和秦瓊麵麵相覷。

“這小子怎麼跑這個地方來了?”

“年輕人嗎?”

秦瓊看著程咬金在那裡疑惑著,隨即對著程咬金說了這麼一聲。

“對啊,年輕人實在是太胡鬨了。”

不過程咬金剛說完之後忍不住就氣不打一處來。

“居然帶著咱們兩個來這裡,要是傳出去可真是丟人丟大發了,不行,我要回去先教訓一頓我兒子啊。”

這程咬金跳脫的話語讓秦瓊很是疑惑。

“咱們不是跟著徐雲雁嗎?怎麼牽扯到你回家教訓你兒子了?”

秦瓊有點不解。

“秦二哥這個不是很明顯的嗎?這個小子來這個地方,我得回家提防著我那老小子也來這個地方,可不能讓他來這個地方學壞了。”

程處默這是遭了無妄之災了,而程咬金這樣一說,就準備去執行自己的話語。

秦瓊無奈了“你要回去,那咱們就回去吧,注意啊,直接回去之後一定要手下有分寸,冇有發生的事情可不能妄加推斷。”

“秦二哥教訓的是。就算冇有發生,我也要給他來上一個狠的,讓他以後一想到這件事情就雙腿打顫不敢來這裡。”

“你這是幾個意思?徐雲煙怎麼就帶了這麼一個頭呢?”

秦瓊歎了口氣,自言自語起來,隨後一副處默啊處默,可能你要受點兒委屈的表情看著程咬金。

“那咱們就回去吧。”

最後兩人歎息一聲就往回走。既冇有去軍營當中看看徐雲雁練兵,去取取經,也冇有看看徐雲為什麼要來到這個地方,反而就這樣隨意的回去。

因為徐雲雁這一個小動作兩人就放棄了心中的打算,慢悠悠的回返了。

而剛進入庭院當中的徐雲雁冇有在意這些,反而是幸災樂禍。

“你們兩個不是要跟著我嗎?我已經進來了,看看你們兩個待會兒進來怎麼辦。”

徐雲雁剛這樣想著,立馬就尷尬了,在他進來的第一時間,幾個濃妝豔抹的女子就迎了上了。

“這位爺麵生的緊啊,怎麼冇有見過啊?”

徐雲雁當時臉就紅了,看著這穿著暴露,濃妝豔抹,將自己圍在中心的女子,紅著臉弱弱的說了一句。

“我……我隻是……”

誰曾想一直算是伶牙俐齒的徐雲雁,不知道為何在這件事情上居然結巴了起來。

而這些姑娘一聽徐雲雁居然是外地口音忍不住驚訝了。

“公子是外地來的?想必也知道我們這紅滿樓的名氣,既然來了,就讓姐妹們好好招待招待。”

一個女子說完之後不由分說就拉著徐雲雁往一間房間當中走來。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尷尬了,想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姑娘,我我我……”

徐雲雁又在這裡結結巴巴的讓這些姑娘笑的前俯後仰。

“這個都快午時了,要不請公子在這裡吃頓便飯。”

一個姑娘這樣一說,對著在那裡服侍的小二揮揮手,這小二心領神會,急忙點頭。

“放心吧,這位公子,我這就去給你們準備吃的。”

就在徐雲雁無奈當中,被這姑娘拉扯著手進入院落房間當中。

並不是徐雲雁想要進入,隻是自己一隻胳膊上的傷還冇好,外表看不出來,可是這一拉一扯還是讓徐雲雁感覺到了有點兒疼痛,也不敢猛然之間掙脫,更是為了不讓程咬金和秦瓊兩個人看自己的笑話,或者是等著自己看他們的笑話,就這樣被她們拉入房間當中。

要是徐雲雁知道這兩個人早就走了,自己還被拉入這房間當中,不知道作何感想。

剛進入這房間當中,這房間的主人的那一個姑娘就對著徐雲雁說道。

“這位公子,奴家小梅,先為公子彈奏一曲讓公子休息休息,如此可好啊?”

這是乾什麼?勾欄聽曲嗎?

徐雲雁剛這樣想著,就被這個自稱小梅的女子按到了座位之上,然後小梅身後那和她一起拉扯著徐雲雁進來的算是丫鬟一般的女子走上前來。

一個給徐雲雁捶腿,另一個給他按肩膀,剛開始徐雲雁還是挺享受的。

看著徐雲雁很享受,小梅說了一聲“公子這是奴家的兩個丫鬟,春兒,夏兒。在這裡一起服侍公子。”

小梅說完就坐到了徐雲雁對麵,開始彈琴,雖然不甚好聽,可是聽著這充滿大唐韻味的旋律,徐雲雁不由的搖頭晃腦起來,就算是肩膀上有點疼,任由春兒給自揉著肩膀也冇有多少關係了。

看著春兒那像是冇有骨頭一般的手指略過自己的傷口都不那麼疼,反而有一絲輕鬆的感覺,徐雲雁不知怎麼想的,差一點兒就墮落了。

更讓徐雲雁冇有想到的是,就在徐雲雁在這裡聽著取的時候,春兒猛然之間來了一句。

“這位官人,天這麼熱了,穿這麼厚不熱嗎?要不咱們把外套脫下來吧?”

這一句話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不但春兒在那裡脫自己的外套,就連在那裡彈琴的小梅和給自己揉腿的夏兒同時將自己外麵那一個外套脫了下來。

這裡麵更是穿著暴露,可是把徐雲雁嚇的驚訝不已。

“這怎麼使得?”

聽到徐雲雁這一說,眼前這幾個姑娘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相互對視一眼,一副看小雞崽一樣的眼神看著徐雲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