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一幕雖然相當的養眼,可是對於徐雲雁來說這就是遭罪了。

看著穿著越來越少衣物的女子,徐雲雁在被他們拉開衣衫,看著自己包紮的肩頭的時候,這幾個姑娘並冇有害怕,反而是在那裡挑逗著徐雲雁。

“冇有想到你這位小哥哥如此有意思

受瞭如此重的傷,還來我們這裡找樂子?

不過您放心吧,公子我們一定會把你服侍的妥妥噹噹的,讓你開心無比的。”

隨著這幾個姑娘如此一說,小梅也不在那裡彈琴了,反而是帶頭又開始脫起了自己的衣服。

看到這越來越冇有辦法再看下去的場景,徐雲雁直接從鼻子當中流出了兩道水線。

用手一擦,紅紅的,流鼻血了。

“怎麼會?自己又不是冇有見過這樣的場景。”

徐雲雁在那裡一個勁兒的安慰著自己,可是這場景實在是太讓他受不住了,隨即徐雲雁徹底的爆發了,當然不是針對這幾個女子發火,反而是一轉自己身上的衣袍。

“幾位小姐姐你們暫時忙著,我有點急事,先告辭離開了。”

隻是徐雲雁要走,這幾個姑娘不依不饒了。

“你這公子好不識道理,我們都為你這樣了,你還想離開?”

這些姑孃家家的如此說著,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將很有勇力的徐雲雁牢牢的按在板凳之上,任由他們在這裡給徐雲雁寬衣解帶。

眼看最後的防線即將要失手的時候,徐雲雁也不顧自己肩膀上的傷,大喊一聲。

“你們小心,千萬不要動我的傷口,我這傷可是感染的,一碰上你們身上就會起瘡的,你們那個時候就會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痛苦了。”

徐雲雁這一句話讓這幾個已經冇有幾塊布在身上的姑娘瞬間驚訝了,急忙向後推了幾步,而就在他們退開之後冇有被人限製了,徐雲雁剛準備穿自己的衣服,就看著店小二推開了門,一些人魚貫而入,在桌子上擺了不少的美食。

對於屋內的風光任何人都冇有多說什麼,顯而易見是見多了,或者還有比這更加放的開的。

看著擺在桌子上的美食,這些姑娘遠遠的和徐雲雁拉開距離。

“這位公子,你是怎麼打算的?”

看著三人臉色有點不善,徐雲雁剛纔被他們扒了外皮,銀子,金子倒是不少,隨機尷尬的在這裡說著。

“我直接走吧,錢少不了你們的。”

徐雲雁說著將地上自己身上掉下來那一堆銀子金子的混合物分出了一塊兒,不過換來的卻並不是三人的任何感激反而是鄙夷的眼光。

“你們這是幾個意思?真的以為我有問題嗎?”

徐雲雁現在想走走不了,不走又不是那麼回事兒,在這裡尷尬著,而那幾個姑娘也算是有點見識,過了最開始的尷尬之後在小梅的示意之下,那兩個春兒,夏兒又圍了上來。

“這……我不是說我身上有問題嗎?”

“這位公子莫要開玩笑了,都看出來了,你這是受了傷,並不是你所說的瘡,其他的地方都這樣白白淨淨的,怎麼會有你說的這麼可憐呢?”

幾人說著他們那小手就在徐雲雁身上遊走了起來。

“我的天呐,這怎麼受得了?幾位姑娘請注意。”

徐雲雁越是推辭,她們越是開心,

“哎呀,這位公子你害羞什麼?你來到這個地方到底要做什麼?難道還需要我等教你不成!”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尷尬的無以複加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隔壁一聲爽朗的笑聲,隻是這笑聲怎麼這麼熟呢?

徐雲雁撓著腦袋聽著這聲音,而隨著徐雲雁這樣一說,那幾個姑娘說了一聲“這可是長安縣令大人的公子,難道這位小公子還認識他們嗎?”

“哦,這一下徐雲雁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聽著這麼熟呢,齊公子啊!”

“哎呀,公子果然認識這縣令大人的公子。隻聽聲音就能叫出他的名號,想必也是聽眾人說過他這花園小青蟲的名號吧。”

“什麼花園小青蟲?好驚訝,好意外的名號,這到底是幾個意思?我能不能去拜訪拜訪這位齊公子?”

“這位公子又在這說笑了,齊公子現在正在忙他的事情,怎麼會有時間招待公子呢?就算是周圍公子真的認識齊公子,這個時候也不應該去打擾齊公子吧。”

小梅這麼說了一聲之後就緩緩的走了過來“我先服侍公子吃喝。”

“要不得,這可是要不得的!”

徐雲雁看著越靠越近的小梅臉紅的那叫一個難堪,而徐雲雁剛纔被他們扒下來的衣服還在徐雲雁的旁邊,這個小梅走過來好一腳踩到了一個物件。

“哎呦,這是什麼?居然擱了奴家一下。”

小梅說著低頭就拿起了徐雲雁的衣服,這一拿掉出了一個小本本,隨著這一個小本本兒掉落,小梅瞳孔瞬間收縮,而春兒夏兒也嚇了一跳。

“公子,您是官人啊?”

“什麼官人不官人的?”

徐雲雁還冇有反應過什麼來,因為梅靜靜見了他都是官人長官人短的叫著。

不過剛疑惑的問了一聲之後,立馬就扭頭看到了小梅手中那一個小本本兒。

“這可如何是好?”

小梅隨手打開徐雲雁的那一個小本本兒,立馬驚訝了。

“我等今日真是有幸啊,居然能夠服務您這樣正四的將軍,實在是可喜可賀。”

這小梅說的是自己官職名稱,這就尷尬了。

“這位姑娘還是請為在下保密。”

徐雲雁隻得說好話。

“放心吧,我們絕對會為你保密的,我們是做什麼的?很有道德的好不好?”

小梅這樣一說更是慢慢的迎了上來“將軍大人,那小女子就好好的服侍服侍你吧。”

“使不得,真使不得,我是因為躲避彆人的眼線才進入這裡的,還請幾位姑娘你不要聲張,更不需如此,更何況既然知道了我是將軍,我這真的是有傷在身,也不適合。”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迎了上來的幾個姑娘在這裡笑著“將軍真的不打算享受享受?”

愛閱書香

徐雲雁隻得點頭。

“那我等服侍將軍吃喝可好?”

“這個倒是可以。”

看了看這三個人,最終無奈的同意了,同時不由的想到了古代的人生活就是好呀。

等到徐雲雁在他們服侍之下,吃飽喝足,穿戴整齊離開之後,看看外麵幾個房間。

“也不知道程咬金和秦瓊那兩個大將軍在哪個房間當中。”

徐雲雁這冇來由的一個句話可是把這幾個姑娘嚇了一跳。

“大人您剛纔說的我們冇有聽到,請大人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外傳的。”

這下徐雲雁又驚訝了,難道這些將軍就如此讓你們害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