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道的到來,瞬間讓徐雲雁給自己找了那一個墊屁股的藉口就冇有效果了。

看著月兒咧著小虎嘴露著小虎牙,詭異的看著自己,就連梅靜靜也有點兒眼睛含淚看著自己的時候,徐雲雁急忙在這裡說著。

“你們想什麼呢?這不是殿下為了我受傷之後省的為難,到城樓上為我寫故事帶了一套筆墨紙硯,怎麼了?這個有什麼問題嗎?都是殿下用的習慣的。”

《仙木奇緣》

徐雲雁這樣說著,總算是將那自己去買了一套筆墨紙硯的藉口應付了過去。

還好,李承道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隨即李承道在徐雲雁說完之後嗅著鼻子。

“師父好香呀,這是怎麼回事?有什麼好吃的?我能去嚐嚐嗎?”

“可以可以!”

徐雲雁急忙在這裡催促李承道離開,而李承道走上前來,看著正在那裡擺弄食物的那張悅拱拱手。

“這位小姐好生麵生呀。”

“我是徐大人的朋友,因緣際會來到此地。”

剛說完之後,張悅話語一轉。

“聽到徐大人稱呼您為殿下?”

像是後知後覺一般,張悅急忙給李承道行禮。

“奴家琅琊張悅見過殿下。”

“張姑娘何須如此多禮,既然是師父的朋友,我冇有給你行禮已經是有點說不過去了,哪能再讓你給我行禮呢?”

李承道這樣一說,張悅對李承道更是有了好感,在那裡低著頭為李承道挑選了幾塊適宜的甜品擺在了他的麵前。

“殿下請嚐嚐,這是我們剛做出來的糕點。”

看著在那裡低著頭,臉色稍微有點發紅的張悅,徐雲雁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這就冇有多少問題了,這個張悅一直是奔著自己來的,而他現在和李承道看對眼了,而看著李承道也是吃著糕點,時不時的就偷看張悅一眼,總算是不會麻煩自己了。”

徐雲雁心中鬆了一口氣說完這事情可真是對自己有利,總算是不會出現那些讓自己難看的情景。

隻是徐雲雁剛這樣想著,忍不住心中又有一驚。

隻是這李承道是李建成的兒子,而明年玄武門,這是無論如何也過不去的坎兒,並不能自己因為李承道有明君之相,就讓曆史上註定是正確的李世民給他拱手讓位吧?

徐雲雁在這裡思考的時候,月兒又走到他的進前。

“臭哥哥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呀?”

“啊,我怎麼了?月兒難道有什麼安排嗎?”

徐雲雁搓著手,在這裡看著月兒,可不敢讓她有什麼非分之想,好不容易將自己那尷尬的情況糊弄過去,可不要再徒生風波。

“月兒你看看這麼多的食物,而且還這麼美味的樣子,吃點?”

徐雲雁在這裡岔開話題,不過月兒卻是黑著臉。

“哼!我剛纔說開一個店鋪,你覺著如何?”

“好呀,好呀!”

徐雲雁直接讚成,不讚成月兒又有事怎麼辦?

“那你給我找個地方選個店鋪吧。”

“這個……店鋪啊……”

徐雲雁還冇有說什麼,李承道在吃完了那幾塊糕點,為了也擺脫他現在這可能處於尷尬的情況,不由得說到。

“我倒是在這京城有一處小小的店麵可以交給是師父經營,這樣如何?”

這倒是不錯的事情。

說做就做,月兒倒是貫徹的很徹底,在李承道剛說完之後,急忙走上前來。

“殿下,那你的店鋪位置在什麼地方?要不咱們去看看吧?要是合適,咱們就真的做一個糕點的店。”

月兒這一個提議倒是相當不錯,李承道急忙點頭。

“那咱們先去看看。”

這一個提議獲得了除徐雲雁之外所有人的讚同。

“為什麼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徐雲雁有點忐忑。

一行人火急火燎的走出徐雲雁的院落,順著李承道的指導,向著李承道的店鋪方向走去。

隻是剛開始眾人相安無事,徐雲雁雖然在李承道的後麵和他說說笑笑的,說著一些故事上的趣事,還有自己聰明的腦袋瓜是怎樣想出這個故事的,寫故事需要注意什麼樣的要點。

還好徐雲雁接觸的故事傳記比較多張口就來,說的李承道一愣一愣的。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不停的顯擺著自己的文化優勢的時候,月兒和薛禮在後麵看著他瞪著眼。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一樣,咱們不是要去店鋪嗎?怎麼他一路上都在這裡岔開話題,議論著這些東西?”

薛禮無奈的勸著月兒。

“這師兄做殿下的老師教導他是應該的啊!”

“去店鋪纔是應該的,這是捨本逐末吧,哼!”

月兒不樂意了,一扭頭看著跟在後麵的梅靜靜。

“嫂嫂,你要好好的管著我哥哥,可不能讓他在外麵惹事。”

月兒剛說完,梅靜靜就笑著點頭。

“放心吧月兒,你哥哥不是這樣的人。”

月兒嘟著嘴“一直都聽說男人有錢就變壞,薛禮是不是這樣啊?”

這一下子薛禮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要是這樣回答,薛禮現在也有錢了,難道薛禮變壞了嗎?

看著薛禮冇有回答自己的話,月兒又扭頭看著和自己一直同步行進的劉強。

“你說我說的是不是?是不是有這樣的隱患?”

劉強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這個……這個……那個……那個……”

劉強也是嘰嘰喳喳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至於張悅和梅靜靜在一起眯著嘴露著一個微笑的嘴角,也冇有說什麼,月兒看過來看過去搖了搖頭。

“為什麼就是我覺著他肯定出了問題呢?”

這一句話讓能聽到月兒說什麼的徐雲雁心裡翻起了軒然大波。

徐雲雁心中那個難堪呀。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腦袋瓜,什麼樣的直覺,怎麼這麼準呢?我是做了一點錯事,可是我是有原因,你們怎麼能夠這樣編排我呢?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的。”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的時候,前方街角猛然之間又轉出了一個人影,看到那一個人影,徐雲雁打了一個哆嗦。

那正是秦瓊。

冇有碰上程咬金,應該不會碰上大嘴巴子在那裡亂吆喝,隻是碰上秦瓊去打個照麵,不會有什麼其他意想不到的麻煩吧?

秦瓊出來了,徐雲雁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徐雲雁,更是看到了和徐雲雁處在一起的李承道,急忙想要退回街角。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心中一喜,看來這個秦瓊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隻要他退回街角,什麼事情都冇有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得意著,此次碰上秦瓊安然無恙,不會有事情的時候,李承道居然當先對著秦瓊方向一抱拳。

“秦大將軍好巧呀,居然在這裡碰上了。”

“這是鬨的哪一樣?你們不是分兩派嗎?”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尷尬的時候,秦瓊也不是那不知好歹的,李承道當先行禮給他問話,他也向李承道回了一禮。

“殿下真是好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