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撫住自己的媳婦兒之後,徐雲雁總算是能夠鬆一口氣,然後就是兩人一起其樂融融的去廚房當中做吃的,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劉強看著兩人比翼雙飛一起在廚房當中忙活,看著旁邊的薛禮說到。

“薛公子,咱們主家就這麼隨善嗎?他不是官員嗎?怎麼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更何況夫人這品級也不低呀,要是在我們清河縣,縣太爺見了他們還得磕頭下跪的。”

劉強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一個四品誥命夫人去下廚還能夠說得過去,這四品的將軍也一起去做吃的,可是讓他三觀有點兒不正常了。

薛禮看到這一幕笑了起來“這才哪和哪呀,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很快的,薛禮就在這裡給自己的師兄樹立絕對的權威,如何優秀,如何永武,如何的讓敵人聞風喪膽。

又是一幕其樂融融在徐雲宴的府邸當中上演,一家人無論什麼身份地位,通通的在一起吃飯。

雖然劉強最開始的時候扭不過他們,不過現在也接受了,這主家待他冇有任何的偏見,以後他已經打定了決心。

自己孤家寡人一個,一切以主家的利益為主,哪怕是主家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隻是在徐雲雁他們一在這裡其樂融融的時候,秦王府邸當中已經對徐雲雁有點兒偏見的李世民現在更是在氣頭上。

一左一右兩個大將軍,程咬金和秦瓊來拜訪他,和他說了今天和徐雲雁接觸的點點滴滴,這字裡行間明顯就是讓自己很是不爽。

“混蛋!自己如此信任於他,李承乾也如此和他有了師生的情誼,居然還如此向著李成承,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全家都跟著李承道在街上逛悠著,看到了我的人還找藉口去紅滿樓當中避開,他們更是在見麵之後對李承道推崇備至,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難道真的是如你所表現的那樣見錢眼開?你要真的見錢眼開,或者是為了權利,我可以給你,隻是你不能夠騙我!”

李世民雖然現在正在氣頭上,不過還是為了安撫住眼前這兩位將軍和聽到下人前來彙報,侯君集來了之後強顏歡笑。

“二位,先避一避。”

先讓秦瓊和程咬金暫時隱藏起來,開始接見侯君集,侯君集悄悄的進入李世民的房間,看著李世民在那裡拿著一本書在那裡看,著急忙上前。

無防盜

“殿下!”

而李世民也猛然之間將手中的書籍放下,一副很期待侯君集會給自己帶來好訊息的樣子,看著侯君集。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殿下容稟,我的師弟絕對是忠於殿下的。”

侯君集說的斬釘截鐵。

“哦,此話從何說起?”

李世民知道侯君集向著徐雲雁,想打個照麵,可是一直因為各種情況,因緣機會都冇有碰到的。

“不知道為何會有如此說法?”

“殿下,你也知道我手底下有那麼幾個探聽訊息的。”

侯君集這樣一說,李世民點點頭。

的確,侯君集手底下有那麼幾個黑衣來探聽訊息,還是很犀利的。

隨著侯君集給李世民解釋“殿下是這麼回事兒,這徐雲雁從來到長安之後,我想和他打個照麵,可是碰不上,就通過我安排的人不停的看著他,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好像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玄武門練兵之上,至於李承道那一邊明顯就是對他不甚在意的。”

李世民喔了一聲之後問道“為什麼我得到的訊息是,他好像是看不起我們?處處難為我們的人,哪怕是孤一直對他示好。”

這一下子侯君集可是驚訝的了,不得直接在這裡說著。

“殿下,他絕對是冇有問題的,我這師弟怎麼會做出如此選擇?殿下放心,我這就去敲打他一番。”

侯君集想要去的警示警示徐雲雁,不要做一些讓人失望的事情,隻是李世民擺擺手。

“何須如此麻煩?我無論他是什麼身份,絕對不會為難於他的,不看其他人,難道還要不看侯將軍你的麵子嗎?

不過他要真的是如此,說不得他就隻能止步於此了,想要再往上不可能,不過榮華富貴還是少不了他的。”

聽到李世民就認準了徐雲雁有問題,侯君集在那裡焦急著給他辯解著。

可是李世民就是在那裡附和著侯君集,也冇有最終說出相信還是不相信,最終安安撫住侯君集之後。

“放心吧,侯將軍,你看人的眼光還是很準的,我信不過彆人,難道還信不過你嗎?”以這樣的藉口打發走了侯君集之後,侯君集臉色陰沉的從李世民的府邸當中走了出來。

侯君集剛出來幾個黑衣人急忙就圍了過來,護衛著侯君集,其中一個侯君集絕對心腹的黑夜人說了一聲。

“將軍怎麼樣?殿下相信了嗎?”

侯君集搖了搖頭“你們給我傳遞的這些訊息也確定不了我這師弟到底是怎麼想的,隻是我為了不讓殿下針對於他,不停的給他說好話,可是最終結果,唉!”

侯君集歎了口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侯君集剛說完,那一個說話的人急忙接了一句。

“要不我們去提醒提醒徐將軍?”

“不可,今天下午既然已經安排了不能和他接觸,那暫時就這麼著吧。”

原來侯君集麾下的黑衣人將徐雲雁在這長安城當中所作所為通通的和侯君集彙報,侯君集這又不是第一次給徐雲雁擦屁股了,再一次為他解決麻煩,防止秦王殿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讓他在世界上消失。

隻是侯君集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為什麼就認準了這麼一個師弟?

“難道有他真的能夠改變現狀嗎?為什麼我會冒出這麼一個古怪的念頭?”

侯君集離開,秦瓊和程咬金又從屏風之後露出了身形。

“殿下!”

李世民看著他們兩個說到“你們也知道侯君集的個性,他不會無敵放矢,咱們也暫時放下心中對徐雲雁的警惕靜觀其變。

如果他真的有問題,時間會顯露出來的。”

“殿下聖明!”

李世民都是這樣說了,兩人也,冇有辦法說什麼抱拳告辭離開。

隻是在離開的時候,程咬金突然來了一句。

“殿下不知道世子殿下對此是怎麼想的?還要繼續做他的學生嗎?”

李世民點點頭“對,還要繼續做他的學生,隻是不知道最後這學生能夠學會多少?這實在是讓人有點兒焦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