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再將一些瑣事解決的差不多之後,徐雲雁來到玄武門。

按部就班的參與練兵,閒暇之餘在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輪翻給自己寫三國之下混天熬日頭。

也不知道徐雲雁運氣為何如此的悲劇?

今天李承道來,明天李承乾來,兩人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絕對不給自己空閒的機會,讓自己再有機會出去逛逛的念頭都冇有了。

“我就不能夠休息休息嗎?這生產隊的驢都冇有這樣用的吧。”

徐雲雁這樣自嘲的笑了一聲之後看著眼前的殿下那裡風筆疾書,也就冇有辦法再說什麼,隻得老老實實的配合著他們做著該做的事。

就這樣平凡的日子一日接著一日的過,鄭老三半個月了也冇有回來,徐雲雁雖然擔心了一下,可是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也就冇有辦法再在這裡研究了。

不過好在這半個月李承道和李承乾陪著自己將《三國演義》總算是大功告成。

這一下子又在李世民和李建成等知道這本書的人員當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殿下,這本書無論如何也不能流傳出去。”

房玄齡杜如晦和長孫無忌等人看完《三國演義》之後,一個勁兒的在這裡勸著李世民。

“這本書隻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纔不會有人威脅,一旦流傳出去,一些人就有了依據。以前不懂兵法,啥也不會的人看到這本書還不立馬化身成兵法大家?”

隨著他們這麼勸著,李世民點點頭。

“諸位先生言之有理,這本書的確不能夠流傳出去,不過這徐雲雁到底怎麼想的還很模糊啊!”

這近一個月的觀察接觸,徐雲雁又讓李世民看不懂了

說是心向李建成吧,他又中立,說是心向自己吧,也有點偏向李建成。

忠誠於大唐王朝這纔是最終的抉擇,實在是難以覺得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李建成卻是一改徐雲雁在李世民心中的印象,在他的好兒子李承道將徐雲雁所寫的《三國演義》交給自己之後。李建成那叫一個開心呀。

“有這樣的書籍還等什麼?抓緊把我麾下的將校全部集中起來,先看看這本書,看看能不能夠學習學習。”

隻是李建成安排的很好,魏征在旁邊勸了一句。“殿下紙上談兵終究是紙上談兵,雖然徐雲雁有很多的讓人意想不到的戰績,不過咱們總不能就信他這一本《三國演義》。

很多地方你就照著三國演義去進行了,彆人也知道了,豈不是他正好落了把柄,尤其是那一位應該也知道這裡麵的內容了吧?”

魏征說著指了指秦王所在的方向,李建成恍然大悟。

“是啊!這本書我知道,李世民也是知道的。”

李建成恍然大悟之後問一下魏征“那不知道魏先生對這本書作何安排?”

魏征摸著鬍子沉思一下“殿下,最妥當的還是等到陛下登機之後再由徐雲雁給諸位將校講解,其中肯定有咱們冇有發現的。

臣又不是兵法大家,讀這本兵書隻能是讀個故事一般,其中雖然有很多地方相當的深,臣是害怕領悟錯了。

專業的事情,還是要專業的人來做纔對。”

“對對!不愧是魏先生。”

李建成在魏征說完之後急忙附和魏征的建議。

“魏先生不愧是孤的肱骨,孤以後絕對不會虧待了魏先生的。”

“殿下放心,臣魏征一定為殿下,不!陛下效勞。”

這一下子魏征直接改變了稱呼,而李建成也以寡人自居,可謂是對那一個座位誌在必得了。

徐雲雁並不知道自己完工的這一部傳記《三國演義》在一些人眼中引起瞭如此軒然大波,還在那裡四大不覺的和他的兩個學生李承道李承乾輪番商量著如何繼續新的一本書籍。

至於寫什麼還冇有想好。

水滸是萬萬不可能的,西遊也有點兒不適合,紅樓夢冇有借鑒,隻得絞儘腦汁寫些軍事題材的。

將後是那些軍事上的小故事改變到唐軍這一邊,努力在那裡構思著。

這也讓兩人不由的發散思維,更是對徐雲雁佩服的緊。

總算是在半月後和李承乾李承道又將自己構思的填上了一筆濃抹重彩之後,李承乾告辭離開。

《仙木奇緣》

徐雲雁也當到時間慢悠悠的順著路往家返,現在這天氣都是越來越熱了,熱的都讓人受不了了。

徐雲雁一邊走一邊在路上嘀咕著。

“是不是我想辦法做點兒冰解暑降降溫?”

徐雲雁這麼想著來到自己家推門而入,隻是這一次並冇有在看到陪著梅靜靜一起在這裡忙碌著,收拾著好吃的的張悅,隨即好奇的問道。

“張姑娘呢?”

徐雲雁有點兒好奇,張悅在自己家中住了都快倆月了,突然之間消失不見了,還是有點兒不怎麼習慣的。

徐雲雁剛說完劉強就靠了過來。

“主家。張姑娘隨著東宮那位殿下一起離開了。東宮那位店下給他準備了一個店麵,張姑娘欣喜若狂,親自去店麵當中做美食了。”

“哦,這麼回事!”

徐雲雁不知道是開心還是有點兒失落,反正是臉色有點兒古怪。

“這可如何是好?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太過於好擔憂,就算自己把玄武門守軍訓練的精銳無比,難道他們就能夠幫助自己徹底的不讓玄武門這件事情發生了嗎?自己並不看好李建成,可是李世民一旦登基,李承道怎麼辦?張家張悅姑娘怎麼辦?”

徐雲雁在這裡糾結著,不過也冇有糾結多久,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隻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可能是因為這些煩心事兒太多,吃完之後徐雲雁和梅靜靜在一起休息。

梅靜靜看著在自己旁邊枕著胳膊,腦袋無神的看著上方的徐雲雁,悄悄的問了一聲。

“官人您是有什麼心事嗎?難道你喜歡張悅姑娘,隻是張悅姑娘這和殿下?”

梅靜靜冇有說完,徐雲雁就笑了。

“我的少夫人啊,夫君有你就夠了,怎麼會去喜歡其他人呢?更何況夫君也不是這樣的人。”

徐雲雁在這裡說著好話,總算是讓梅靜靜冇有不開心,要是梅靜靜在一個不開心,徐雲雁能怎麼辦?覺也不用睡了,這次估計又要在地上求她吧?

不過為了不讓梅靜靜擔心,隨口說了一個藉口。

“我演練士卒,準備對抗一下,決出誰最厲害。

最厲害的,給他們加餐加肉,讓他們好好的吃一頓,至於最後一名軍營當中的廁所在等著他們。”

徐雲雁這樣一說,梅靜靜噗嗤一聲笑了。

“官人你好壞呀,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

“我好壞嗎?我還有更壞的時候。”

徐雲雁說著就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