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建成回覆了李淵的命令之後,正在那裡自鳴得意,隻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李世民卻是在這裡搖著頭。

這一幕讓李建成冇有想到。

他是幾個意思?

就在李建成那裡疑惑的時候,李淵也看到了李世民的動作,上前一步在那裡問著李世民。

“秦王,難道你有不同的見解嗎?”

聽到李淵這樣一說,李世民點點頭“回父皇的話,兒臣的確有點兒不一樣的見解。”

李世民這樣一說,在場的所有人都納悶了。

“哦?不一樣的見解,那你是有什麼樣的見解?”

就在李淵看向李世民之後,很多文武官員都看向李世民,畢竟這李世民的名號可是很響亮的。

雖然現在被李淵限製了很多權利,不過作為兵法大家,還是很有說服力的。

李淵看著李世民一副你有什麼觀點,你儘管說的樣子,李世民也冇有推三阻四,直接在這裡說了起來。

“父皇,兒臣覺著在場的玄武門士卒應該都走的差不多了。”

“什麼?走的差不多了,這怎麼回事?”

李淵當場就驚訝了,裴寂在他的旁邊扯了扯李淵的龍袍,李淵總算是安撫了他驚訝的念頭。

“秦王,你作為兵法大家說說你的見解吧。”

很快的李淵話題一轉,就在這裡讓李世民給他講解。

而李世民看著下方“剛纔孩兒也冇有看出此地藏了多少士卒,而聽著他們的聲音,的確像是所有玄武門的守軍都在這裡,不過孩兒更傾向於他們為了給咱們表現的更加精銳,更加勇武,更加讓咱們意想不到,在對咱們行完禮之後,應該大部分人都撤場了,進行一步又一步的演練。”

李世民說完之後,支援李建成的大臣直接在那裡不樂意了“秦王殿下,這怎麼可能?難道這隻軍隊比秦王殿下說的還要玄幻不成,居然能夠在這裡一不小心就徹底的走乾淨了,我們可是在這裡看著的。更何況剛纔徐將軍說人都在這。”

《我的治癒係遊戲》

這些人這樣說了,李建成也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看著李世民,在那裡說著。

“秦王,你不要以為孤說了他們在這裡,你為了和孤作對就說他們不在這裡,實際情況是什麼樣子的?想必秦王殿下心中是有數吧,讓他們出來看一看不就可以了嗎?”

李建成在這裡為了為難李世民,故意的讓他們出來,而李世民麾下那些鐵桿的將軍都是在這裡說道。

“這個還是讓他們一點一點出來吧,全都出來,就冇有什麼神秘感了,要練強軍就要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咱們做將軍的更要知道他們的能力,要在這個城頭上看到他們,找到他們,而不是讓他們自主出來,要是這是敵人的話他們不可能給咱們露出臉來的。”

聽到這一道聲音,李建成看去原來是張公瑾“張將軍冇有想到你考慮的倒是挺全的,難道在場的這會是敵軍嗎?他們是咱們玄武門的守衛,是父皇最精銳的護衛,他們怎麼會有異心,怎麼會是敵人?”

這張公瑾也冇有在意李建成惱怒了,反而是在這裡說著“太子殿下咱們這不是藉由這支軍隊演練咱們大將軍們的眼力嘛,要是這樣的隱藏手段都看不出來,以後碰上這樣的敵軍,我等可就吃虧了。”

張公瑾如此一說李淵也覺得有點道理,隨即揮手“好了,不要吵了,這不是正主在這裡嗎?問問徐雲雁所有的士卒到底在不在這裡。”

隨著李淵話語落下,徐雲雁上前一步。

“陛下,在此地隻有50名士卒了。”

“什麼?隻有50名士卒?”

徐雲雁剛說完就有人蹦了出來,那是絕對忠於李淵,而不是忠於李建成或李世民的官員。

“大膽徐雲雁,你居然狂騙陛下,剛纔就說所有的軍隊都在這裡,這一次居然說自己隻還剩下五十名士卒,你這是何道理!”

一個人在這裡說完之後,另一個緊隨他的話語對著李淵說到。

“陛下,徐雲雁誆騙壁下,這是大罪,他居然敢拿著陛下開玩笑,此罪當誅。”

這些人在這裡準備拿捏徐雲雁,而徐雲雁卻依然不懼,對著李淵說道“陛下,下麵果然如同秦王所說,最開始的時候玄武門士卒都在這裡,在他們拜見完畢下之後已經撤出,隻留下五十人在這裡準備著,防守其他人即將要進行演習,不知陛下可否讓他們進場進行演習?”

這一下子李淵來了興趣“原來如此嗎?這一次朕相信你了。”

李淵說完之後就揮揮手,讓那兩個說徐雲雁的文官退下。

“你們兩個,先不要吵了,現在演習正直緊要關頭,先看看再說。”

文官無奈,隻得告退。

不過李淵對著徐雲雁話語一轉“那不知道要進行何種演習?”

“陛下,演習是這個樣子的……”

徐雲雁上前一步,請李淵來到城頭,旁邊其他的文武也同樣來到城頭旁邊,這一看不要緊,還是原來的模樣,看到這裡很多人都在這裡議論紛紛。

“你看到有變化嗎?”

“冇有變化,我可冇有看出有任何的變化。”

就在他們在這裡說著的時候,徐雲雁揮手,很快的在叢林當中一麵大唐戰旗升了起來。

隨著戰旗升起,徐雲雁開始講解。

“陛下,升起大唐戰旗的地方就是最終的集合地點,從四麵八方有八隻隊伍以最快的速度去搶奪這一麵旗幟,而我留下了那五十名隱藏在此地的守軍就將給他們製造麻煩,如果這五十名守軍成功了,就是他們獲勝或者說哪一支隊伍搶先登上山頭搶下這一麵旗幟,也算是獲勝。”

這一下子李淵來了興趣。

“一隊士卒對抗八隊士卒?你倒真有心呀,就算是我抽調最精銳的士卒也不敢如此對抗吧。”

李淵剛說完程咬金在旁邊來了一句。

“我敢!大不了戰死沙場而已。”

他這一句話讓其他的人不由的哈哈大笑,果然這些武將考慮的就是這樣,完不成任務,大不了戰死沙場而已。

李淵卻是搖了搖頭“不,現在咱們看看看看這徐雲雁這戰法是怎麼打的,你們以後再有如此情況的時候,也不要一心想著戰死沙場,能解決越多的敵人越好,實在是不行……”

李淵即將要說出允許他們撤的時候裴寂臉色大變,拉了拉李淵的衣袍說了一聲。

“陛下,咱們先看演習,看完再說。”

這一下子李淵慌然大悟,差一點就說出了要是兵力不對,你們可以先撤的話語,這可是給了他們戰場逃命的機會了,自己做帝王的怎能如此?

一旦主將逃跑了,主將麾下的士卒誰還會用命來這裡拚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