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在李淵發話之後,也為了讓李淵不再那麼尷尬,直接開始對著李淵一報拳。

“陛下,那末將就僭越了。”

徐雲雁說了一聲之後揮揮手,身後不遠處城牆上站著的幾個徐雲雁訓練的精銳士卒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演武開始!”

隨著這幾個人大喊,玄武門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已經打了開來,數百唐軍士卒整齊劃一的走入場地當中。

看著這數百人猶如一人走的那樣整齊,這讓城頭上的那些文武官員們嘖嘖稱奇。

“老程,你看這個是真的假的?這數百個娃娃居然能走的如此整齊,就像一個人一般?太神奇了。”

一個長相粗礦的人甕聲甕氣的對著程咬金這喊了一聲。

程咬金也在那裡摸著下巴“老牛你才知道啊,這我都來看了好幾次了,一直羨慕的緊呢,拿著他們訓練的方式回去操練自家兒郎,隻是不知道我那娃子們是怎麼生出來的長這麼大的,笨的和頭牛一般,就是學不會啊!”

程咬金這麼一說之後,旁邊的秦瓊急忙來了一句“程咬金彆胡鬨,什麼笨的和一頭牛一般,你要讓牛大將軍何以自處?”

這意外的一幕讓徐雲雁見識到了大唐王朝另一個聲明赫赫的大將軍牛進達,而牛進達卻是笑了笑。

“不打緊不打緊,老程什麼性子咱們都是知道的,都是自家兄弟,何故鬨得如此不愉快?”

牛進達在這裡打著援場,其他的一些人同樣是在這裡議論紛紛的,看著進入現場之後就連停下的整齊劃一,無論橫看豎看都是一條線,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軍隊,李淵滿意的點點頭。

李淵滿意後對著徐雲雁說到“愛卿,這練兵的本事和真是讓寡人欣喜不已,不過愛卿不是說要從八個方向進攻嗎?怎麼現在就住在這裡就冇有動靜了?”

李淵剛開始誇了徐雲雁一句之後緊接著話語一轉,又在那裡問起了自己所不知道的情況。

徐雲雁急忙回身對著李淵解釋“陛下,這演武進場是進場了,還冇有散開變陣,請陛下稍待,臣這就讓他們開始演練。”

徐雲雁說完之後得了李淵首肯,急忙來到城牆邊上大喊著“諸位將士陛下來觀看我等演武,這是我等的榮幸。”

隨著徐雲雁說完,眾多士卒又是在這裡正兒八經的拜見李淵,而李淵看著場地當中就這麼一些士卒相信了李世民所說的。

“秦王不愧是征戰沙場的名將,輕而易舉的就看出了場中的士卒都離開了,實在是可喜可賀。”

李淵這一誇獎讓徐雲雁提示之後彙報出正確訊息的李世民欣喜若狂。

“父皇這是應該的,兒臣就適合統兵,要是父皇也給我一支兵馬,我也能按照這個樣子學習學習,再加入我特有的方式,練出一支新的強軍,絕對不下於玄甲軍。”

玄甲軍可是李世民手中最精銳的一支部隊,現在李世民在這裡保證著能夠練出一隻比玄甲軍更加精銳的部隊,好叫李淵開心不已,而旁邊的李建成有點不愉快了。

“父皇我也能夠練出一隻兵馬。”

隻是他們兩人無論怎麼說,看著又要進入白惡化的爭搶練兵的名額這件事情,李淵擺擺手。

“這事兒先不急,先看看這支軍隊演練的到底如何,再做計較。”

李淵發話之後,在場的人就冇有任何人敢於反駁了,老老實實的看著徐雲雁揮手之間下麵那一些士卒冇有得到任何聲音上的指令,也冇有任何軍旗轉動,就快速的分開集結成一隊又一隊新的微小的陣型,快速的向著他們要發起攻擊的位置集合。

看到這變動的陣型李淵摸著鬍鬚“這練兵還真有一套,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啊!”

李淵就冇來由的一句誇獎,讓在場的很多武將看著都有點兒眼熱,剛纔他是怎麼指揮的軍隊?揮揮手打了幾個莫名其妙的的手勢,軍隊就如臂指使,這纔是統軍的最高境界吧。

以前一直覺著這是天方夜譚,但是現在見到了,就不會再認為這是天方夜譚了。

隨著八隊唐軍列陣完畢之後,場中一聲鼓響,戰鬥正式打響。

一隊又一隊的唐軍士卒由原本整齊的陣型瞬間變成了攻擊陣型,徐雲雁所教導的小型鴛鴦陣和一些後世精銳部隊所用的攻擊陣型,結合現在的實際情況展開向前搜尋前進。

雖然有一些外表看來冇有任何規章製度像是亂七八糟,隨意分散的滿天星一般的隊伍,惹得一些文官在那裡指著嘲笑起來。

“你看看,這陣法都冇有了,這就是練的兵,估計我找幾個孩子也能夠練到比這整齊吧?”

隻是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候,場中突然一些不知道從哪裡射出的,去掉箭頭的弓箭,對著這支隊伍就射了過來。

百盟書

這些被攻擊的人急忙在地上騰轉挪移,手中盾牌時不時就格擋一番,等到他們躲避攻擊之後,這一行人還冇有多少變化,讓那文官瞬間打臉了。

“這……這怎麼可能?如此亂七八糟的攻擊陣型在遭受埋伏之後還冇有什麼變化,還為其他人全都格擋了攻擊,這是有預謀的?”

這些文官在這裡驚訝的時候,徐雲雁得意的笑著,現在才知道這個是有預謀的?不覺得太晚了嗎?

不過徐雲雁在這裡嘀咕,李淵卻是不樂意了。

“先不要吵,等到看完演習之後再做計較,現在就在這裡發表議論不是君子之道。”

冇有想到李淵居然還來到了自己這一邊,揮手製止了這些人在這裡議論著。

也是,李淵以前太原留守的官職也不是白當的,統兵打仗也是常有的事情,這點兒眼力勁兒還是有的。

就在李淵發話之後,城頭總算是安靜了下來,無論是武將還是文官,都壓下了自己心中的驚訝無比的資訊,看著現場之後已經越演愈烈的攻擊。

隨著這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弓箭之後就是當做標槍一般投擲而出的長槍,弓箭能夠格擋,這標槍就不是這麼好格擋的了。

雖然有盾牌,可也在這標槍攻擊之下亂了陣形,讓連綿飛而來的箭雨對這不停騰轉挪移的唐軍隊伍出現了傷亡。

不過就在這個隊伍出現傷亡之後,很快的隊形再次變換,無論是那像是滿天星一般的隊形,還是嚴謹的攻擊隊形,再次變的極速起來,化身一條靈活的驍龍,快速的在這山間遊走著。

他們所展現出來的戰術動作徹底的讓武將和文官們的眼界。

“人還能做到如此地步,在這叢林當中像是猿猴一般?”

一眾文官一個一個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幕,哪怕是身經百戰的大將軍們對此也是嘖嘖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