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無比精彩的演練還在繼續。

玄武門那場地有限,雖然這些隊伍快速衝鋒,很快的就聚攏來到旗幟旁邊,不過旗幟旁邊一隊又一隊的唐軍在那裡相互警戒著,提防著隨時可能和自己搶奪旗幟的其他同袍。

那個時候纔是最終戰果所能夠展現出來的。

李淵看到這裡說了一聲“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陛下聖明!”

徐雲雁恭維一聲換來了李淵繼續的詢問。

“隻是這剛纔八支隊伍向上來到這,守衛所在的地方就冇有任何傷亡嗎?”

“陛下他們非不是冇有傷亡,而是他們傷亡可以忽略不計,畢竟是身處暗處,冇有這麼顯眼兒被攻擊的。”

李淵懵懵懂懂的點點頭,繼續看著眼前的混戰,一隊又一隊的唐軍士卒用他們小團體配合默契的軍陣在那裡同其他人對抗著。

雖然人數都不多,可以讓李淵等藍人眼前一亮。

“這可真是讓人意外呀,區區數百人,居然打出了一副數萬人還能有的精彩場麵。”

就在這些人嘀嘀咕咕的,在這裡感慨著的時候戰力超群的隊伍打過來,打過去最終都剩不下十餘個人繼續在那裡攻擊著,等到最後一支隊十個人拿下這麵旗幟,還不等他們歡呼的時候,不知道從何處地方一些身上披著花花綠綠布袍偽裝的唐軍站了起來,將他們徹底包圍了起來。

看到這些人,李淵好奇的問著徐雲雁。

“徐愛卿他們是從何而來?難道就是如此偽裝躲過了這些人搜尋的?”

徐雲雁急忙搖頭“陛下!這些精銳士卒和他們是接受了相同的訓練,這偽裝也是所學的一項,不過他們卻並不是在正麵上躲過了他們的偽裝的,而是在地下。”

“在地下?”

李淵好奇,徐雲雁重重的點頭。

“是的陛下,這有末將帶人臨時搭建起來的,這個場景底下有幾條暗道,向陛下祝賀之後他們就藉由這暗道離開了,而其他的留在這暗道當中,隨時對著攻擊上來的幾隊士卒發動攻擊。”

“這樣的話,他們豈不是都知道這暗道?隻要提防了暗道就能夠躲避了這攻擊,為何他們進攻還會造成如此大的傷亡?”李淵直接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同時這也是聽到徐雲雁給他們講解,很多大將軍心中都有的疑惑。

徐雲雁笑了起來“陛下,兵者詭道也,並不是他們在這裡知道了攻擊的路線就能安然無恙的,第一輪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就算是你知道有一支隊伍在你探明的路上行來,難道這就是敵人的主力?”

徐雲雁打了一個不是十分恰當但也能夠混淆視聽的答案之後,眾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繼續在這裡等著徐雲雁部下精彩紛呈的大戰。

看到眼前那有將近五十餘人圍著的十餘個士卒,李淵笑著問到“徐愛卿,這場景一目瞭然了吧?這一隻奪得旗幟的唐軍恐怕有覆滅之危。”

“陛下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淵疑惑的看著他。

在眾人同樣隨著李淵疑惑看著他的時候,徐雲雁對著李淵抱拳。

“陛下雖然規定的是有八隊唐軍士卒爭奪,但是戰場瞬息萬變,會不會有第三方插手,誰都說不準,現在第三方就來了。”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從城門又湧進了一隊唐軍,數量上百。

看到這裡李淵不由的一排大腿“愛卿這是徹底的敲醒了寡人,也給他們這些將軍提了個醒。”

李淵這樣一說以後看著那些大將軍“你們說是不是?”

這些大將軍們急忙點頭“陛下說的甚是!我等以後一定統兵作戰的時候詳細瞭解敵人情況,不會出現被第三方偷襲了的情況。”

隨著第三方的進路,場麵又開始混亂,三方會戰,雖然掌握旗幟的那一方的人隻有十餘個,那埋伏的五十名唐軍在新出現的百人隊衝上前來之後又隱入各處司機而動。

等到最後三家角逐,雖然人數嚴重不對等,不過那十餘個站在現場護衛唐軍戰旗的身影卻是讓李淵不由的熱淚盈眶。

“好!這纔是我大唐男兒,就算是兵微將寡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雖然他們倒下了,但是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強大的唐軍站了起來。”

李淵發話了,眾將不由的在這裡恭維著李淵聖明,這些將軍是最有發言權的,他們都承認李淵所說這些話。

文官無論再怎麼不爽這些武夫,也隻得在這裡各功頌德,這一幕可是讓李淵很是開心。

隨著第一場混戰結束之後,李淵看著徐雲雁“愛卿這才動用了多少人馬?玄武門當中還有多少人馬?還有什麼演練要給朕展示一番?”

“陛下這演練一次,就冇有辦法再模仿第二次了,不過臣接下來想要為陛下演練一番我這玄武門士卒的戰力,隻是可恨未有強敵,冇有辦法施展,讓陛下見笑了。”

小書亭

徐雲雁這樣一說,就先相當於和李淵說到接下來冇有什麼該展現的了,不過這些武將看到訓練如此有素的士卒,不由的提議。

“陛下要不我左衛……”

“陛下要不我右衛……”

“陛下……領軍衛……和他們對抗一番。”

看著這些大將軍們在這裡一個勁兒的準備調兵和徐雲雁訓練的玄武門守軍切磋切磋,李淵沉思。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建議,各位大將軍統領兵馬征戰沙場,的確是難得的強敵,要不愛卿就和他們比試一番可好?”

“這如何使得?諸位大將軍我這軍隊並不適合正麵交戰作戰,而是適合執行細微簡單的任務,像是什麼深夜潛入損毀糧倉或者斬首敵軍將校什麼的,這正麵對抗可就損失慘重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變相的在這裡說著自己的士卒不敢和這些大將軍們對抗,讓這些大將軍們開心的了不得。

不過李淵卻是不開心了“我怎麼看著你剛纔這些士卒哪怕是正麵對抗也是綽綽有餘的?”

這一下徐雲雁有點嗚呼哀哉了,我可是拿著超級精銳部隊的樣式訓練,他們的確如我所說,要不來個深夜西營,要不就是偷偷前路斬首敵將你讓他們正麵戰場上廝殺,這雖然是一隻虎賁之師,可以架不住敵人多傷亡慘重啊。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不知道如何勸阻李淵的時候,李淵突然發話了。

“既然諸位大將軍這麼有信心,那麼就在長安城外紮下十六座營寨,由你們這十六衛每人出三千人,和玄武門守軍同樣的數量對抗一番,我倒要看看這玄武門守軍實力如何?”

好像是為了看看徐雲雁的真實實力,李淵繼續說到“徐愛卿你不是曾經有千人破數萬突厥的戰績嗎?看看能夠讓這十六衛的將軍損失到何等慘重的地步,如此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