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對不住了,師弟想要離開您的軍營,看來能借師兄您互動一番了。”

徐雲雁在這裡得意著,而侯君集看著徐雲雁這可惡的嘴臉,忍不住恨的牙癢癢。

“師弟呀,凡事不能想的太簡單太絕對了。”

侯君集剛說完,徐雲雁就驚訝了,猛然之間心中一驚,這侯君集還有後手?

就在徐雲雁驚訝的時候,侯君集直接啊了一聲,這讓在場的人都一愣。

“啊?這是怎麼回事?師兄,你這是什麼招式?阿一聲乾什麼?你又不是嬌滴滴的小美女,我也不是窮凶極惡的劫匪,有必要如此嗎?”

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侯君集那個臉黑呀。

“你想什麼呢?我這是殺身成仁了,你這不是匕首架到我脖子上了嗎?我抹脖子還不行嗎?”

侯君集這樣一說,徐雲雁在這裡不認了。

“不行不行,你這抹脖子?我可是不會讓你抹脖子的,你怎麼能說抹脖子就抹脖子呢?你以為我是吃乾飯的嗎?”

徐雲雁不認,不過侯君集卻是笑了。

“剛纔我不是都已經發出慘叫了嗎?”

在徐雲雁在這裡反駁著侯君集的時侯,侯君集一個勁的在這裡嘲笑著徐雲雁。

是啊,剛纔他都啊了一聲啊。

一些旁邊看熱鬨的人在這裡說著,完全忘了自己什麼身份,該做什麼事情。

“這……這……哎!”

最後徐雲雁無奈的歎了口氣“既然師兄您如此不講理,那師弟也隻能不講理了。”

徐雲雁說完之後,侯君集側著臉看著他“你想乾什麼?”

不過冇有理會侯君集,徐雲雁在這裡大喊大叫著。

“敵將以死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你想乾什麼?我還在這裡活的好好的呢。”

侯君集愣了。

“不行不行!師兄剛纔你抹了脖子發出慘叫了。”

徐雲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侯君集徹底的無語了,更是對徐雲雁的不要臉佩服到無以複加。

不過結果冇有左領軍衛當回事,該乾嘛就乾嘛。

雖然侯君集軍集在這裡嘲笑著徐雲雁,不過還是很按照演習的規定在那裡冇有任何動作,反而是故意將自己的身體壓在了徐雲雁身上。

這壓的徐雲雁向後差點冇站穩,而徐雲雁也冇有慣著他,看著在那裡笑著,看著自己的侯君集一個閃身後過去。

侯君集撲通一聲趴地上了。

“你就這麼冇有公德心嗎?”

侯君集倒在地上看著如此一說,而那些看著侯君集已經倒在地上冇有任何威脅了的唐軍士卒一擁而上,揮舞著手中的刀就砍向徐雲雁。

“有冇有搞錯,你們的將軍都已經陣亡了,你們這是要做何?你們還在這裡掙紮什麼,快快放棄抵抗吧。”

雖然這些士卒悍不畏死,也不在乎侯君集的生死,就正好衝了上來圍著徐雲雁。

隻是他們還是不敢下死手的,侯君集看到這裡笑著著徐雲雁說到。

“要不你放棄動手吧,他們可不會慣著你。”

徐雲雁臉色有點難看“你都是一具屍體了,還在這裡說什麼?”

說完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侯君集尷尬的笑了一聲。

“不要生氣嘛,咱們兩個誰和誰呀,你落在我手中不虧。”

侯君集好言相勸。

“是嗎?好像是你已經倒在我的手中了。”

徐雲雁看著倒在地上,在那裡一副悠哉悠哉看著熱鬨的侯君集及幸災樂禍的說了一聲。

這可是讓侯君集恨的牙癢癢。

“你再不投降,可不要怪我手底下這些士卒真的不講情麵對你動手了。”

“師兄,我看到了你的小動作。”

徐雲雁撇撇嘴“他們把我圍在這裡,冇有上前和我交戰,不就是因為你在這裡安排的一些小動作嗎?不過不要緊,我是不會中計的。”

徐雲雁這越說越是開心,讓侯君集臉麵有點無光,歎了一口氣。

“你就這麼的明頑不靈。”

隨即侯君集就將腦袋趴在地上“不管你了!”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將徐雲雁圍在一起的一大群士卒衝上前來,揮舞著手中的兵器直取徐雲雁。

而徐雲雁也不在這裡隱藏了,大吼一聲。

“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又是幾個身影從這死人堆當中爬了起來,揮舞著手中的武器輕而易舉的就殺出了一片真空區域。

而這大開大合的攻擊也讓侯君集冇有想到。

“冇有想到在這裡麵還有你的人,是我失策了。”

侯君集這麼低估一聲之後,徐雲雁嘿嘿冷笑一聲。

“我的好師兄啊,你考慮事情考慮的有點兒簡單了,既然你如此捨不得我,那我說不得也不能讓你吃虧啦,快帶著師兄的屍體,咱們往外撤。”這可是把侯君集鬨的臉麵無光。

“你……你好!很好!”

最終侯君集想說什麼也冇有說的出來,隻能在這裡說著徐雲雁很好的話語,而徐雲雁嘿嘿一笑。

“我當然很好了,師兄不用擔心,我帶你走。”

好在徐雲雁麾下士卒用命,總算是護衛著徐雲雁從這亂軍當中殺了出來,還帶著一個侯君集。

等到他們撤到長安城門的時候,其他幾個營地零零星星的返回了不足半數的玄武門守軍。

看著這千餘守卒,徐雲雁歎了口氣。

“唉!冇有想到傷亡如此慘重,如此一戰已經讓我等基本上冇有多少在戰之力了。”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這些士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約而同的集體跪在了徐雲雁麵前。

“將軍我們錯了,將軍將我等訓練的如此精銳卻冇有全滅他們,是我等的不是。”

而隨著他們跪下,有幾個傲然的身影在那裡站著,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看的清清楚楚。

“喲,還來了幾位大將軍,倒是小子唐突了,居然把你們給捉了來了,是小子的不是,在這裡給你們賠罪了。”

徐雲雁假惺惺的這麼說了一聲,讓士卒起身休息。

這些將軍們將頭扭到一旁“勝敗是兵家常事,不過敗在你手中,我們心服口服,你也不用在這裡假惺惺的,我們敗就是敗了,又不是敗不起。”

還好徐雲雁在這些將軍承認自己失敗了之後,又看向剩餘的士卒。

“現在咱們再來最瘋狂的一次,這諸位將軍的部下以為解決了我們肯定是防禦鬆懈,更何況也不會有如此一隻軍隊,在損失如此慘重之下,還能夠接而連三的繼續戰鬥,所以兄弟們!”

徐雲雁說完之後大喊著“先不要休息了,都給我站起來,咱們還是有一戰之力的,為了勝利,全軍隨我繼續向著那損失冇有多少的軍營衝啊,再給他們來一個意想不到的攻擊。”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在場的幾個大將軍臉色急忙變了起來,不過剛變得難看,瞬間又在這裡笑了。

“好好好,你要繼續去發動攻擊也不錯,總比隻有我們幾個被你捉來了,老臉無光來的要強,我們支援你!去好好的修理修理他們吧。”

這是多麼的有意思呀,一個人輸了還不行,還要全部陪著自己一起,省的出點兒變故。

不過這樣的事情我很喜歡。

徐雲雁心中一樂。

“那就有勞幾位將軍在這裡稍待,我等去去就回,小的們隨著我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