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和這些大將軍們之間的交流,可是讓不明實情的那種一眾文官在這裡心中癢癢的。

“陛下,您是否說一說戰況到底如何呀?”

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如此議論著的時候,李淵也冇有掉他們胃口,直接在這裡再次問了起來。

“說說昨夜是怎麼敗的吧。為何如此誇張。”

很快的柴紹就將他怎麼辦的事情說了出來,而在這裡化身吃瓜群眾的文武官員,聽到柴紹居然被生擒活捉,不由得有點兒驚訝。

柴紹說完之後,李淵又看向其他的大將軍,他們也冇有什麼藏著掖著的,紛紛的將自己的戰果說了一遍。

像是什麼牛進達,程咬金,侯君集等等世之名將,除了陣亡的,被偷襲斬首的,就是戰死沙場的。

八個大將軍這結果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

兩個被生擒活捉,兩個被偷偷摸摸的斬首了,剩餘的四個當中三個陣亡沙場,還有一個就是侯君集這自己抹了脖子的誓死不做俘虜的。

不過最後還是被當做屍體拖了出來,冇有落下一個好的名聲。

聽到這些事情李淵哈哈大笑著“好好好,不愧是我大唐肱骨。”

眾人不住疑惑。

“你這是誇他們戰敗了好呢,還是誇徐雲雁戰勝了好呢?”

李淵說完之後猛然之間發現這句話好像有點歧義,還不等其他人對此說什麼,急忙安排新的事宜。

“來人!傳旨!

此戰參戰的玄武門士卒全部勳加一級,表現最優秀的,該升職的升職,兵部再拿出一個方案來吧。”

李淵剛說完,這兵部尚書長孫順德急忙出列。

“是!陛下儘管放心,我一定做的妥妥噹噹的。”

長孫順德剛說完之後,李淵又看向眼前的八個大將軍“你們八個真好。”

這一下子可是在場的這些將官瞬間顏麵無光,在這裡看著李淵。

“陛下,臣等知錯。”

“既然知錯那就該罰,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每人罰俸半年吧,至於麾下將校就算了,一將無能,累死三軍,我還是知道的,此次饒恕他們一次。”

“陛下聖明!”

幾個大將軍急忙在這裡恭維著李淵仁慈聖明。

隻是李淵安排完了這些大將軍,將此次演練最大的功臣徐雲雁領道台前準備封賞的時候,猛然之間大地晃了一下。

“這是何故?”

感覺到這地麵的震動,徐雲雁大吃一驚。

“陛下,可能有地方地震了。”

“地動了嗎?”

李淵剛這樣說著,就從門外衝進來一個宦官。

“陛下大事不好,欽天監來報,潼關一帶發生地震,傷亡慘重,請陛下調派人手救援。”

聽到這裡李淵一驚,潼關多山地,一旦發生地震,在這山林圍困當中的黎民百姓受苦了。

李淵這樣說著,而那吏部尚書急忙出列“陛下,當務之急當選派能臣乾吏前去安撫百姓力。”

吏部尚書說完,工部尚書又出列“陛下,當選派能工巧匠前去救助他們,幫他們重建家園。”

緊隨其後,戶部尚書出列“陛下,無語了我調配糧草,選擇合適的路徑前去救援,也是當務之急。”

隻是他們說完之後,李建成來了一句。

“父皇,現在單是災情是什麼樣的還不清楚,會不會再有接二連三的地動也不清楚,當先派人探明情況再做決議,冒冒失失,調集物資,萬一半路被困,如此如之奈何?”

李建成剛說完,李世民就出列“太子殿下此舉不妥,救人如救火,當以雷霆之勢行仁義之師,怎能如此拖遝,等到有了訊息,一切就晚了。”

就在他們這麼爭搶著,李淵還冇有說什麼的時候徐雲雁猛然出列。

“陛下!”

這徐雲雁在李淵心中的好感很高,看著他出列之後,李淵看向他。

“愛卿有何事?”

這李淵居然能夠壓下災情來問徐雲雁有什麼事情,也實在是難得,而徐雲雁也冇有讓他失望。

“陛下何不派出玄武門守軍?我這守軍昨日諸位將軍也見識過了,無論是快速行進還是翻山越嶺,都比諸位的士卒來到要精銳的多,就讓我這玄武門士卒出兵,帶足足夠的補給,先去災區先行救援,同時也探查災區情況,再回報陛下,陛下在做決議,如此可好。”

徐雲雁如此一說,李淵眼前一亮“好好好,就如此,那徐雲雁朕封你為此次救災全權處置使,帶領玄武門守軍囤積的糧草即可去往災區,時刻傳遞災區情況。”

“末將領命!現在就告退了。”

隻是徐雲雁剛要走,長孫順德來了一句。“陛下,這玄武門守軍如何能夠輕動,這可是守衛皇城的。”

“不要緊!”

李淵笑了,這不是還有諸位大將軍在這裡嗎?每人抽出二百人,十六衛就能出一個新的玄武門守軍編製,暫時替換了玄武門守軍。

李淵如此一說,李建成和李世民同時鬆了一口氣。

還好冇有任命其他人接手,反而是暫時替代,隻要徐雲雁回來了,玄武門還是徐雲雁掌管,這件事情很好。

徐雲雁火急火燎的從大廳當中衝出來之後,快速的在皇宮當中奔行著,很快的就來到了玄武門。

剛來到玄武門,昨夜興奮異常的守軍還冇有在這裡休息,徐雲雁就大喊著。

“來人!敲響點兵鼓,全軍集合。”

隨著徐雲雁這樣一聲大喊,劉小鵬急忙衝了過來。

“將軍出事了嗎?”

徐雲雁急忙說到“你抓緊去我府邸和我夫人他們告知一下,有緊急軍情,咱們要即刻出征。”

這一下子劉小鵬驚訝了,不過他不愧是徐雲雁帶出來的人,哪怕是有點不合時宜,也知道這個事情是不會開玩笑的,更不會多問為什麼。

劉小鵬急忙在這裡抱拳應是之後快速衝向外,而隨著劉小鵬離開冇有多久,徐雲雁來到點兵台上之後,雖然現在的守軍很是疲勞,不過軍令如山也都休息了一段時間的士卒,還是在聽道鼓聲間就集結起來,在這裡等候著徐雲雁的命令。

就在眾人以為這是要宣佈他們昨夜一戰功勞封賞的時候,徐雲雁看著他們在這裡說了起來。

“諸位將士,你們吃的是什麼?軍餉又從何而來?”

看著下麵這些士卒在這裡突然懵圈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樣子,徐雲雁接著說了起來。

“你們吃的是黎民百姓種出來的糧食,拿的是黎明百姓交的錢湊的軍餉,現在黎明百姓有難,我們該不該去救他們?”

徐雲雁這一說更是讓眼前這些人有點疑惑。

“咱們主將這是怎麼了,不過一聽救人就想到打仗,這可是升官發財的機會。”

不過雖然他們不明白,不過還是回答徐雲雁的命令。

“應該!”

“好,既然應該,諸位將士,咱們就不休息了,即可押送所有糧草,隨本將前去潼關一線救援地動受困的黎民百姓。”

原來不是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