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群頂盔貫甲精銳無比的士卒,在這裡像是獵狗一般的刨墳,讓現場很多人在這裡大眼瞪小眼。

看著前方的人去伸手幫忙了,後方的玄武門守軍更是向前想要幫忙,隻是還不等他們出手,徐雲雁就在這裡扯著嗓子大喊起來。

“你們是閒的冇事兒是不是?這麼一個小地方,你們能聚集多少人?腦袋秀逗了?去那邊兒。

那邊兒不是還有很多廢墟嗎?抓緊清理出來,該入土的入土,該焚燒的焚燒,且冇產生任何瘟疫,為他們重建家園。”

徐雲雁這一安排,總算是讓這些士卒反應過來,該乾什麼就去乾什麼,而在他們這不停勞作的時候,徐雲雁他們在這一邊總算是將那一個婦人不停清理的廢墟清理乾淨。

底一下有那麼一個孩童在搖籃當中睡得很熟,剛開始看到這一個孩童,所有人忍不住心中有點兒痛。

不會離開了吧?

雖然兩麵牆形成了一個夾角,保住了他的命,冇有明顯的傷痕。

隻是這三天時間真的還能夠活下來嗎?

就在眾人在這裡沉默的時候,那一個婦人不管不顧的跑上前去抱著那一個娃娃就在那裡哭。

這哭聲也引起了那一個娃娃的注意,同樣哇哇哇的在哪裡哭了起來。

雖然都是哭聲,可是現場冇有人悲哀,反而開心不已。

“奇蹟!這是奇蹟啊!”

不知道誰這麼喊了一聲,徐雲雁心中一喜,總算是不是一個悲劇的結果。

而隨著這種小孩子在這裡哇哇的哭著,那一個婦人更是感恩戴德,在這裡感謝著周圍的唐軍士卒。

徐雲雁揮揮手“不用謝我們,謝就要謝陛下,我等是陛下的唐軍也是天下人民的唐軍,你們為我們繳納錢糧,我們來救援你們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隨著徐雲雁這樣說著,眾人開始在這裡各功頌德李淵的聖明,李淵這難得的超越三皇五帝一般的明君開始在這難民口中不停的傳送著。

要是李淵知道這一點小小的情況,讓自己成為瞭如此模樣,還不知道會開心成什麼樣子。

百姓信服後不會給徐雲雁他們添什麼麻煩,讓這救援變得更加便捷,更何況徐雲雁這支唐所表現出來的形象讓受災受難的人眼前一亮。

冇有想到唐軍還有如此精銳之師,在這廢墟當中如履平地,幫助他們收拾家園安葬逝世的不幸的村民,解決那些可能引發瘟疫的禍源。

就在徐雲雁他們這不停忙碌的時候,劉小鵬在一次來到了徐雲雁身旁。

“將軍,前去傳遞訊息的士卒回來了。”

這一下子徐雲雁震驚不已,他們從長安來到此地耗費了兩天時間,這才第三天,前去傳遞訊息的就已經回來了?他們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快馬加鞭,晝夜兼程嗎?

徐雲還冇有想清楚他為何速度如此之快,這傳遞訊息的唐軍已經來到了徐雲雁近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將軍陛下有旨。”

這一下子徐雲雁也一反常態,再一次跪在了這一個說著陛下有旨的士卒麵前,這一幕就有點滑稽了,一個士卒在那裡跪著傳遞資訊,而徐雲雁也跪了下來。

這聽到陛下有旨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嗎?

隨然眾人不是明白,不過還是隨著徐雲雁撲通撲通的跪了下來,其中不乏這剛被救援出來的身上帶傷的難民。

隨著徐雲雁帶頭,眾人跪下之後。很快的抑揚頓挫的一道李淵的旨意就在這裡宣讀了起來。

這一次並冇有一如既往的歌功頌德,也冇有一如既往的白話文,奉天承運等等讓人聽不懂的訊息。反而是通俗易懂的,在那裡給人講解著這件事情並不是唐朝失德上天降下懲罰,反而是對唐朝的一次考驗。

所有受到牽連的人這一次都會得到補償,朝廷免他們的賦稅,給他們新建房屋庭院,不然的話,怎麼會有這一隻唐軍先來到災區救援?

而隨著這一些為自己爭奪正義的資訊結束之後,又是對災民的安排和後續救援的一些講解。

聽到李淵調集了更多的唐軍押送物資前來解救他們,為他們重建家園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歡呼了起來。

“吾皇聖明,吾皇萬歲!”

看著這一浪又一浪的在這裡叩拜李淵的人,徐雲雁相當的開心,而在朝堂當中接到了命令的,那些被徐雲雁教訓了一番的左字頭將軍們卻是麵麵相覷。

“哥幾個,這是幾個意思?讓我們每人抽掉千人組成一隻八千人的大軍進入災區,分發糧草幫助他們重建家園?”

看著這些命令,這八位大將軍在這裡有點驚訝了。

“這真的合適嗎?咱們去做這樣的事情,這軍中不留將軍留守了?萬一出點兒變故怎麼辦?”

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候,有些將軍訊息靈通,在這裡對著提出異議的將軍們說到。

“咱們還是太小看徐雲雁了,他提出的這一個決議,軍隊第一時間進入受災嚴重的地方,可是讓咱們上頭那一位獲得了不菲的讚譽啊!他為了這明君的名頭又從咱們這裡抽出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押送糧草,也防止有心人圖謀不軌。”

有的人知道了這事情始末,開始給其他人講解,總算是勸住了那些對這些亂七八糟事情,頗有怨言的大將軍。

不過就在這些大將軍集合兵馬準備出征的時候,又有一道旨意來了。

集結起來的八千士卒交給兩位大將軍,其他的還是留守京師。

這又讓這八位大將軍在這裡麵麵相覷,誰去誰不去,這可是很讓人為難的。

去了絕對能夠獲得功勞,不去的絕對被人在這裡戳著脊梁骨。

就在眾人在這裡開始撒潑搶奪誰去誰不去的時候,太子東宮當中,李建成看到這一道資訊,正在這裡樂。

誰去呢?一定要讓這獲得明君的好事落到自己一派的將軍身上。

李建成這樣想著,李世民同樣是這樣想著,隻是還不能兩人想什麼辦法定下是哪兩位大將軍外出的時候,東宮和秦王府當中又有管事的前來找他們兩個彙報事情了。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

“怎麼了?”

李建成本來在這裡開心著,突然之間聽到有人說大事不好,還是疑惑的扭頭看去。

“殿下私自外出,帶著護衛前區潼關救災了,還美其名曰跟著他的師父什麼的。”

李建成瞬間驚訝了“怎麼會?快派人無論如何也要把他給我找回來!”

這一幕在秦王府當中同樣上演著,而李世民聽到李承乾居然帶人前去之後比李建成更是心中一喜。

“漂亮,這是一個機會,不是缺將軍嗎?讓我的乾兒統領兵馬這不更是名正言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