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道和李承前辭彆了為自己送食物的眾多民眾之後,再次追隨著徐雲雁的腳步向前行進。

既然他們的師父能夠做出如此優秀事情,那麼他們也說不得要做的差不多,才能夠對得起自己老師的教導吧。

就在李承乾和李承道火急火燎的趕向這些難民所說的徐雲雁帶隊前往的方向的時候,一道聖旨帶著已經集結的八千長安軍隊當中的精銳組成的救援團隊押送著大量的糧草補給來到了受災的地區。

而那些知道後續會有唐軍前來救急的難民直接在那裡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老天爺,我們碰上了這麼好的皇帝,您可一定要讓他長命百歲啊!”

“吾皇聖明!吾皇仁慈。”

“皇帝陛下萬歲!”

“皇帝陛下聖明,長壽啊……”

剛開始一個兩個人這樣喊,並冇有引起這新來救援的人的注意,不過看著整個村落,整個城鎮,成片成片的民眾在那裡歌頌李淵,讓他長命百歲,連傳旨的和那軍隊當中的將校都忍不住動容了。

“如果陛下在這裡,會是何等景象?我們不敢想,不過我大唐勿憂也!”

留下一部分物資之後快速的追尋著他們的目標,李承道和李承乾這兩位作為救援主將的存在趕去。

等到這一隊後續而來的唐軍越過一片又一片廢墟,看著在這廢墟當中還算安穩的人群,留下食物讓他們能夠過活之後快速向前行去。

雖然行進很快,不過一幕又一幕在那裡感恩戴德,感謝著李淵的場景讓所有的人忍不住動容。

而那前來傳旨的直接違背了他的做事準則,為李淵送回了一封又一封的加急信件。

這宦官是冇有權利寫信的,不過給李淵寫封信以前冇有這種先河,可是現在情況特殊,他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提筆為李淵寫了不少的信件。

等到李淵拿到這些不停為自己服務阿諛奉承的宦官送來的書信之後,震驚了當著滿朝文武。

“你們看看,看看!這是災區真正的情況,以前天災**也有不少,可是何時有這黎明百姓如此對當權者歌功頌德的?

看看都看看,還有人說我李唐王朝得位不正嗎?這是真的嗎?要是這是真的,為何會有如此一幕?”

李淵看到這信件實在是開心的不得了,原本就有人抵毀他們有胡人血脈,統禦中原得位不正,現在好了,黎明百姓信服他們,還有何人會看不起他們?

就算是那五姓七望,難為他們又如何?現在這黎明百姓可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李淵在那裡高興著,不過有人卻不希望李淵高興,幾個門閥世家大族的高官出列。

“陛下,這會不會是前去傳旨的官員為了哄騙陛下開心,省得陛下繼續追問災區到底什麼情況,故意做出如此一幕混淆試聽,此人其罪當誅。”

李淵還冇有說話這到底是真的假的?你這不開眼的先蹦出來在這裡說這是假的,是何居心?

那些忠於李淵的人心中不僅在這裡吐槽著,有些正直的官員不畏強權的走了出來,和他在這裡開始扯皮。

“這位大人說錯了吧,這件事情天下皆知,難道還有必要胡作非為,搞一個假的嗎?”

“哦,這位大人說這件事情天下皆知,這從何說起?”

那世家門閥大族的官員在那裡得意洋洋的看著為李淵發話的這李淵一派的官員,而這一個官員怡然不懼嚷嚷著。

“四方遊商過往客商相當的多,他們所說所做,難道就當不得證據嗎?”

就在這官員說出這句話之後,這世家大族的人突然心中一遭。

“千防萬防,那些過往行商客商他們的訊息是靈通的,走到哪兒說到哪兒,將所有的情況全部公之於眾。”

有了人在這裡力挺李淵,讓李淵很是開心,隨後又是大把大把的封賞和財務從國庫當中拿了出來,分發到受災民眾的手中,這也開創了先河。

誰都冇有想到自己受了災,朝廷居然會如此的大方,不過這都是後話。

在那宦官帶著聖旨,帶著軍隊來到災區,總算是找到李承道和李承乾之後,眼前一幕差一點兒把他嚇得直接一命嗚呼。

眼前哪裡還有什麼世子殿下養尊處優的樣子,李承道和李承乾兩個人已經曬得烏漆抹黑。

這才幾日功夫!大唐從來冇有這麼快軍事行動的。

當然徐雲雁除外。

這宦官哭的那叫一個稀裡嘩啦,捧著聖旨來到兩人麵前。

“殿下,你們受苦了,陛下有旨。”

又是陛下有旨?

這可是讓在這裡冇有食物之後,一起自力更生,幫助難民救援的玄武門守軍和現在這一個村落當中的人統統的跪了下來。

他們現在很是相信李淵,自己遭受了災難,李淵就派人來救他們,而且還是能征善戰的唐軍士卒,不但能夠保他們安寧,還和他們一起勞作,這是做夢都想不到的。

隨著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等等一係列的事情被說完之後,總算是說到了正事上。

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請旨讓他們的兒子分彆同領一支軍隊進行救援,還給他們配備了大量的物資,這物資可不隻是從國庫當中出來的,李建成和李世民有了讓他們兒子去救援的決心,可是大掏腰包,不能讓他們的兒子受困於此。

有了軍隊,有了補給,這救援速度更是快,建設新家園的速度也提上了議程,這受災受難的民眾也就冇有後顧之憂。

等到李承道和李承乾總飯是接手了這軍隊之後,兩人來到了徐雲雁麵前。

“老師,我等對這救援還是知之甚少,還是想要讓老師給我們拿個方案,有瞭如此前糧,是否直接分發下去,讓這百姓安心?”

聽到這裡,徐雲雁急忙搖頭。

“不可!不可將他們全部分發下去,現在這些民眾一冇有住的地方,二冇有放這些物品的地方,這就是麻煩,至於隨便放在一個地方有些人看到這些食物不勞而獲,他們還會勞動嗎?”

徐雲雁問出這一句話之後,兩人疑惑的看著徐雲雁。

“那不知道師父有何良計?”

“很簡單,以工代賑。讓他們年紀大的和年紀小的冇有辦法做工的,免費去領取食物,不過他們就需要幫著咱們烹飪食物。

而那年輕力壯的讓他們去做我們指定的事情,像是什麼修建新的家園,加固和疏通河道等等,凡是能用到勞動力通通的以錢糧兌換。

不但能夠解決他們的溫飽,讓他們有一點餘財還可以新建家園,穩固河梯,疏通河道,豈不是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