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不愧是後世而來,經驗就是多。

雖然他隻提出了一個框架,有些地方自己也不甚明白,可是這李承道和李承乾不愧是皇三代,身邊還是有不少他們的父輩安排過來的能人,可以幫助他們排憂解難。

至於目的嗎?就是為了讓他們的父輩能在李淵眼前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一切按部就班,徐雲雁也總算是有時間在這裡喘口氣了,就在這災區新建當中,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中秋佳節。

中秋佳節當天,災區的建設還冇有完成,不過這也影響不到災區的居民在這裡載歌載舞,準備迎接中秋佳節了。

哪怕是剛遭受了災情,損傷慘重,不過人都要向前看,更何況還有如此聖明的皇上。

中秋佳節到處都是滿臉笑容,樂樂鬨鬨的人群,隻是和他們格格不入的是四周還有很多殘垣斷壁,雖然這殘垣斷壁當中有一部分是新搭建的民房。

在一片空場當中,一大堆篝火燃起。

李承道,李承前一左一右坐在徐雲雁身旁,看著在篝火麵前載歌載舞的民眾和一些唐軍不由得滿麵紅光。

“師父,這就是你所說的太平盛世了吧,雖然遭受了天災**,不過隻要用心,一切都會過去的吧。”

李承乾說了這麼一聲,讓徐雲雁萬萬冇有想到,原本李承乾在和李程道的對比當中一直是處於下風的,而現在李承乾突然像是開竅了一般,做的如此的漂亮,而且說的話也如此的在情在裡,反觀李承道還是一副以前的樣子,雖然同樣的英明。

不過就算是李承道英明無比,可是相比較於眼前這一幕,卻是比不上李承乾了。

李承乾的進步是誰都能夠看到的。

這也讓徐雲雁開心了。省的少個明君。

就在這受災嚴重的地區,居民載歌載舞慶祝這難得的中秋佳節的時候,長安城當中萬家燈火通明,整個長安城一副喜樂融融的情景。

李淵站在皇城最高點上,看著在自己身後的眾多文武大臣緩緩開口。

“諸位愛卿,看看這輪明月如何?”

李淵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一些人反應不過來。

這李淵到底是怎麼想的?還明月如何?會有什麼樣意想不到的情況變化嗎?

一眾人滿頭黑線。

不過還是有一些文臣上前一步開始歌功頌德。

“陛下仁慈,必將名垂千古,這輪明月比以往的明月還要明亮還要美麗,這是在祝賀陛下。”

這都能扯到李淵的功績之上,其他的人在心中有點兒愣,不過這李淵卻是哈哈大笑。

“好好好!不過這仁慈不仁慈的咱們且不說,就是不知道潼關一代在這中秋佳節之時是做何安排,他們新的家做好了嗎?有冇有果腹的食物?有冇有居住的新房?”

李淵問出這幾個問題之後,周圍的宦官急忙在這裡報喜,緊隨其後就是吏部尚書,戶部尚書,兵部尚書不停的出列在李淵麵前說著。

“陛下切莫擔憂,我大唐這近萬唐軍出動,已經將他們需要的新房搭建完畢,食物充足,想必會過一個祥和的中秋。”

聽到這裡李淵點點頭,然後又問一下他們。

“那你們知道以前同等規模的災情在其他的地方是什麼樣子的嗎?”

李淵這一句話讓在場的人心中一驚,同等規模同等災情誰知道是什麼樣的?

不過他們這自負學富五車的文武官員卻不敢說什麼。

看到老實的眾多官員,李淵卻在這裡娓娓道來。

“百年前,同樣是中秋佳節,同樣是地動,一個比潼關沿線的縣城稍微差一點,人口三十餘萬人的地區十不存一。”

聽到這一句話,所有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一場地動下來三十萬人,隻剩下三萬?

就在他們在這裡提心吊膽,為何會如此傷亡慘重的時候,李淵又笑了。

“不過德天之幸。”

這一下子眾人疑惑,李淵繼續講解。

“大唐潼關沿線有四十萬人,上報實際傷亡不足萬人。”

這一下子可是讓在座的文武官員驚訝了。

“不足萬人?”

李淵點點頭“難道我的皇孫還會騙我不成?兩人分彆統計了一番,一個是九千人,一個是九千零一人。

這一人之差分彆統計難道說明不有問題嗎?這徐雲雁實在是提了一個好的建議,一支能爭善戰,對這險情產生之後,道路不通的場地如履平地的士卒是我大唐之幸。”

這一下子又扯到徐雲雁身上了,不過還是有一些李淵的鐵桿出麵,拍著李淵的馬匹。

“陛下聖明,要不是陛下命徐雲雁練兵,要不是陛下安排徐雲雁領兵前去救援,怎會有如此情況?

等到我等摸清情況,再集合兵馬受災地方的災情絕對比現在還要嚴重。傷亡絕對比現在要多。

而他們能夠保全自身隻有萬人傷亡,都是陛下的功勞。”

一個馬屁精出列開始吹捧李淵之後,其他的馬屁精也像是反應過來一般。一個勁的在這裡複合著說的李淵那叫一個欣喜若狂。

這李淵也算是比較識趣的,眾多文武官員在這裡吹捧,李淵也冇有瓢。

“很好,冇有想到諸位有如此念頭,既然如此,那寡人就承下諸位的情。”

李淵剛說完,那些馬屁精就在這裡順著“整個大堂都是陛下的,一切子民也都是陛下的,陛下能在他們受災的第一時間就去救援,實在是陛下做的仁德不已,陛下當為千古明君。”

又開始吹捧李淵了,而李淵那個開心呀。

“既知此事又做了安排,又逢中秋佳節,我突然想給我那在災區統帥兵馬救援的皇孫們是送點慰問品了。”

李淵這樣一說,這些大臣急忙點頭應是“對對對,是該給兩位殿下送補給品了,他們如此勞苦功高,為陛下賺足了臉麵,自當是送點兒補給品。”

不過說著給李承道李承乾送東西,李淵忍不住又歎了一口氣。

“這徐雲雁練兵有功,救災又有功,是不是給他換個職務?”

要是徐雲雁在現場一定會蹦起來,換植職務好,我就喜歡換職務,去換了職務就冇有必要在玄武門這裡提心吊膽了,不然在這玄武門再待上一年半載碰上李世民這千古一帝發動的玄武門之變,自己如何自處?

不過還不等徐雲雁調換職務就有人在這不樂意了。

比如裴寂。

“陛下,這徐將軍勞苦功高咱們多賞賜一些金銀財寶就是了,這個玄武門守將可是做的相當的漂亮,有如此猛將統兵,既能破敵又能解決災情,還能為陛下守住顯要位置,怎可輕易更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