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縣胡來山,胡來洞當中的劫匪頭領胡大個,正在那裡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一邊吃一邊喝,還不住的大聲吆喝。

「好吃,好喝,這纔是男子漢大丈夫該過得日子。」

剛吃了一個儘興,突然一個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地痞惡霸一般的人從洞口當中闖了進來。

這不是什麼好人的人一邊闖一邊在這裡不顧體麵的喊著。

「大當家的,大當家的好事,天大的好事呀!」

胡大個兒剛喝完酒,一隻手擦了擦他鬍鬚上沾著的酒水,另一隻手拿著半隻雞興致勃勃的問尖嘴猴腮。

「呦,是你啊,火急火燎的什麼好事兒,要是真的有好事兒,這個半隻雞就賞給你了。」

這尖嘴猴腮的小嘍囉看著胡大個手中那一隻油光瓦亮的燒雞嚥了口喉嚨當中的唾沫。在那裡留著口水說道。

「大當家的,西邊兒縣城當中的唐軍都走了,咱們是不是去搶他一票?」

「搶他一票?」

胡大個兒還冇有反應過來,有點不明白。一群受災的苦嗬嗬有什麼?

「是啊大當家的,這西邊兒這個縣城雖然有府兵可這府兵的同樣是遭了災,一時半會兒也集結不起來,守城的士卒,又不敢和大當家的您正麵對抗,咱們不趁著這個機會再去搶一點兒,招兵買馬。等到胡縣和東邊縣城緩過來之後,咱們可就寸步難行了。」

這眼前的尖嘴猴腮的青年剛說完,這胡大個又在這裡胡吃海塞起來。

「怕啥?難道就算是這縣城恢複了原本的樣子,這守軍就敢和咱們做對不成,更何況府兵冇有兵部的命令,是不會集結起來和他們對抗的。

就縣城當中這幾個守軍衙門當中那幾個捕快,他們來一個,我砍一個,來兩個我砍一雙,正好借他立威了。」

胡大個剛說完,這小嘍囉接著在這裡勸著胡大個,謹防出問題。

「隻是大當家的,現在咱們立威那是後話,現在咱們最缺的就是食物,咱們不趁著這個機會去搶他一筆怎麼辦?糧食快冇了。」

胡大個兒聽到小嘍囉要去搶周圍民眾的食物,會有點不樂意了。

「他們這剛遭了災,哪裡有什麼吃的?就像是咱們這些要不是為了一口吃的會上胡來山嗎?」

胡大個剛說完,小嘍囉再次在這裡說著「大當家的,事情我都探聽清楚了,這來的守軍可是押送了不少的錢糧物資的。

救災並冇有全部用完,走的時候都分給了這些泥腿子了,咱們去把他們圍起來,將這泥腿子手中的錢財全部搶過來怎麼樣?」

胡大個一聽,朝廷居然給他們錢財,瞬間就爆炸了。

「什麼?居然將多餘的錢財分給了這些泥腿子,怎麼可能?他們怎麼能夠這樣做?

咱們遭災的時候怎麼不見他們給咱們送點兒錢財,要是給我送點兒錢來,我何之於和兄弟們過這刀口舔血的日子?」

胡大個越說越是氣憤,手中那準備吃的半隻燒雞也不吃了,直接就扔了出來。

而那小嘍囉急忙一個飛撲,像是惡狗不是一般叼住了這半隻燒雞。樂嗬嗬的就準備開吃。

胡大個扔了燒雞,又將手中的酒碗往地上一摔「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這朝廷不仁義,這朝廷本就不按照平等的方式救援。

現在又進行如此一幕,將剩餘的錢財分發給這些泥腿子,為何不分給我?

不管了,集合人手隨我去搶了這群泥腿子,不是這些你腿子有錢嗎?你們這朝廷既然分給他們,那爺爺就先替他們花著,等到他們冇有辦法過日子了,你們再給他送,我再搶。」

這胡大個越說越是激動,旁邊那一個小嘍囉急忙啃著雞就出去集合人手了。

等到胡大個在自己這破山洞當中的雞骨頭底下摸出那把開山大刀,走出山洞之後,山洞前麵已經零零星星的集合了百十個小嘍囉,看著這個明顯就不是什麼好人,就算是太平盛世,也是地痞惡霸流氓一流的傢夥,胡大個將手中的開山刀往前麵一指。

「小他們,現在又是發財的機會到了。」

胡大個這樣一說,這些地皮流氓,小惡霸組成的軍隊直接在這裡嗷嗷的叫了起來。

要是讓普通的士卒看到這一幕,還不覺得有點羞愧,這麼一隻小嘍囉就能夠集合成這麼鬥誌昂揚的一支軍隊。

胡大個這一隻鬥誌昂揚的隊伍剛從胡來山上下來,順著官道大搖大擺的向前挺近,就在官道的儘頭看到了有那麼數十個黑點兒,快速的朝他們這個方向行來。

看著那黑點在陽光照射下時不時就反射一點寒光,胡大個等人驚訝了。

「官軍?隻是這哪來的冠軍,這才幾十個官軍就想要來消滅你胡大爺?

胡大個在這裡吐槽著官軍實力弱,還敢來挑釁自己的時候,一個留著山羊鬍的小嘍囉來到他身旁,一手撚著山羊鬍,一手在那裡掐著指頭,像是能掐會算一般,對著胡大個兒就來了一句。

「大當家的,咱們可以在這附近埋伏一下,這才幾十個唐軍士卒,而且都是騎兵,咱們要是把他們給解決了了,有了他們的兵器甲冑和戰馬,大當家的以後在這大唐還不是來無影去無蹤,又有誰能夠難為的住大王?」

這山羊鬍剛說完,胡大個就上前拍著他的肩膀。

「我的軍師啊,你不愧是我的軍師,考慮的就是周到。」

胡大個黑黑的在那裡留著口水暢想著以後消滅這一支隊伍之後,打著他們的旗號去為非作歹是如何的是半功倍。

不過,就算胡大個在這裡流著口水的時候,遠處的人影越來越近,而那山羊鬍子看著胡大個還在這裡發呆,不由得喊了一聲。

「快!全都埋伏起來,等到他們進前的時候,咱們再跳出來把他們圍起來一口氣拿下他們。」

隨著這個山羊鬍這麼一喊,這些人反應過來,急忙火急火燎的在這裡找能夠躲藏的地方,有些人直接就拔腿就跑,有的拔棵草往眼前一擋,擋住自己的眼睛,就在這裡表示藏起來了。

這劫匪就是劫匪,居然冇有一點掩耳盜鈴的感覺,反而是感覺自己藏的不錯。

就在胡大個剛找了一個地方站定之後,一左一右就有了動靜。

「什麼人?」

這可把胡大個嚇了一跳,雖然五大三粗,可是也不敢什麼都不顧及。

不過胡大個剛要壯著膽子攻擊一下自己晃動的小樹林的時候,一道身影冒了出來。

「大當家的是我。」

原來是你啊!

胡大個鬆了口氣,過來的正是尖嘴猴腮,隻是尖嘴猴腮剛來到胡大個一邊,另一邊又動了。

一個山羊鬍尷尬的跑了出來。

「大當家的我也來了。」

不理會劫匪的躲避,唐軍繼續行進。

不停向前行進的唐軍不是徐雲雁安排的劉小鵬又是何人?

隻是還不懂劉小鵬等人上前,看著遠處那亂鬨哄的一隊人馬,劉小鵬止住馬匹。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乾什麼的?怎麼亂七八糟的?」

不過劉小鵬剛說了一聲之後,看著遠處那清晰可見的山頭一揮手。

「散開進山探聽訊息,看看那個胡來山上的胡來洞當中的胡大個是什麼三頭六臂的,居然敢如此欺壓良善,還好這一次是咱們出馬,讓他知道敢欺壓良善是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劉小鵬剛說完,這一隊唐軍其中不知道是哪一個喊了一聲「要不咱們上前問一問他們是乾什麼的?說不定他們還有胡大個的訊息呢。」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六十九章擒敵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