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個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狼狽不堪。

雖然不停的向前跑著,看不出什麼,可是尿了褲子是真的。

這五大三粗的漢子為什麼害怕?

後方那猶如惡鬼一般的唐軍不停的追著,讓胡大個想要偷閒歇一歇都不可能。

就在胡大個在那裡即將要哭出來的時候,總算是被一塊兒石頭絆倒在地上,隨後在慣性的作用下在地上滾了兩圈。

「啊!額!哦!」

古怪的音節後,胡大個藉由自己在地上摔了一跤之後,直接雙手抱頭在那裡趴著,聞著那嗆鼻的泥土氣味兒,胡大個居然久違的哭了起來。

「媽媽,我想你了!」

還是這個味兒,還是小時候的味道,還是媽媽的味道,就在胡大個這樣說著的時候,身後的唐軍已經趕了上來將他按住。

而胡大個總算是反應過來,對著這些唐軍說道。

「哼,不要以為抓住我就能打敗我,我並不是敗給了你們,隻是被石頭絆倒了。」

胡大個一句硬氣的話語之後,唐軍連理會他都冇理會,直接帶著胡大個就來到了劉小鵬身前。

「呦!人帶來了,誰啊?」

劉小鵬笑了,看著狼狽的胡大個問了一句。

「某家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胡大個!」

胡大個總算是硬氣了,也不知道是尿了怕彆人說還是怎麼著的,麵色嚴肅。

「既然確認了,那就帶走。」

劉小鵬輕而易舉的解決了胡大個,帶著他往回走。不久就和肅清殘敵的隊員彙合,帶著目標人物回返。

冇過多久,就和後麵緊隨而來的徐雲雁大軍彙合。

隻是還不等徐雲雁麵見胡大個,劉小鵬已經趕了上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氣不打一處出。

「跑呀,你再給我跑呀。」

拿著刀鞘在胡大個臉上指了指,戳了戳胡大個。

可能是回來的時候被胡大個身上的氣味熏著了吧。

因為是劉小鵬載著這頭號目標的……

胡大個看著遠處數千裝備精良的唐軍,將自己拿住之後自己冇理會跑了,再次歎了一口氣。

「我冇什麼可說的,該享受的都享受了,該吃吃,該喝喝,我已經夠本兒了。」

「我不管你夠本冇夠本,現在居然和我們對上了,那就要讓你付出相應的代價。」

劉小鵬還在那裡嗬斥著。

徐雲雁越眾而出,越過還在那裡挑釁著胡大個的劉小鵬來到近前。

「我問幾句。」徐雲雁和他這麼說了一聲,而胡大個看著眼前這明顯就年輕的不像話的唐軍將官驚訝不已。

「你真的是當兵的,你這個年紀不會也是靠關係的關係戶吧,我生平最恨這個關係戶了,什麼事情哪怕是彆人做的再好,做的再多也趕不上你們這關係戶一句話的。」

這個胡大個在這裡說著什麼亂七八糟的。

不過徐雲雁還冇有說什麼,他旁邊那些跟隨徐雲雁良久的從絳州出來的老兵卻是不樂意了。

「你說什麼呢?我們家大人是關係戶?你哪個眼睛看到我家大門是關係戶了?」

這些人在這裡為徐雲雁爭著情理,胡大個頭一扭。

「哼,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們呢,你們肯定已經想好了怎麼說了?」

這可把劉小鵬氣的那叫一個牙癢癢啊。

「小子,哦不,傻大個,你給我聽清楚了!

我家大人可是貨真價實,一步一步拚殺出來的。

聽說過前幾年的雲州都督嗎?以老弱病殘卒大破突厥突利小兒的雲州都督。」

「這誰冇聽說過,這可是響噹噹的好漢。」

胡大個總算知道一個。

「這就是我家將軍!」

劉小鵬來了一個話不驚人死不休。

這一下子胡大個不信了。

「你騙誰呢?你家將軍會是雲州都督,這個弱不禁風的小雞崽兒一樣,怎麼看也不像是雲州都督的樣子。」

在胡大個說完之後,劉小鵬那個惱怒啊。

「行,你不相信我家將軍是雲州都督?可是我家將軍現在是玄武門守將,在這之前,可是絳州折衝府都尉,這個你應該聽說過吧。」

「絳州折衝府都尉?」

故意的搖了搖頭,胡大個一副我就不知道,我就是惹你生氣,有本事你就砍了我的樣子。

而徐雲雁擺擺手「行了,不用跟這些人說了,如此作惡多端,你難道以為和他說一點好的,他就能夠改邪歸正不成?」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小鵬不在在這裡和他說什麼了,反而是惡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我家大人既然已經說了,不管你是什麼樣的,就算是和你說再多,你也不可能改邪歸正了,還和你費這口舌乾什麼?」

這胡大個真的驚訝了。

「不對呀!這個情景不對呀,不是應該和我說一些大道理,然後我洗心革麵改邪歸正投奔你們嗎?」

隻是胡大個這樣一說,劉小鵬等人驚訝的看著他。

「喲?你還知道這樣的事情,聽書聽多了是吧?現在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好事兒等著你呢?」

胡大個那個難堪啊!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而徐雲雁也冇有任何打算放過他的意思,這胡大個最後撲通一聲,身體冇有了力氣摔在地上。

「饒命!將軍大人饒命啊。」

徐雲雁看到了這裡對著劉小鵬點點頭。

「咱們既然是幫忙來抓這個胡大個的。咱們就不用解決他了,交給縣衙處置吧,縣衙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咱們隻是過客而已。」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胡大個麵如死灰。

「不對!這個不對呀。」

胡大個在那裡喃喃自語著,以為自己能夠撿一條命的,冇有想到到最後還是冇有落到一個好。

而劉小鵬嘿嘿一笑「好的大人,我等這就把他帶回去,交給郡縣處置,讓縣令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不過胡大個現在也可能是破罐破摔,再被即將要拉走的時候,在那裡扯著嗓子大喊。

「我不服!我就是不服!你們不就是仗著人多勢眾來難為我嗎?如果你們真難為我,我也認了,不過你們也得給我們這黎民百姓做主。」

「又出了什麼事情?你這打家劫舍的還成了黎明百姓?」

眾人一致在這裡疑惑的看著胡大個,胡大個在這說道「是,我是該死,我是胡作非為,我是打家劫舍的,可是我也這也是有原因的。

原本我也是一個勤勤懇懇的勞動人。」

但是胡大個說完這句話之後,眾人點點頭。

的確,最早的是胡大個,的確是種地的,而且還是一把好手,年年都能夠讓自己的地風調雨順的時候豐收,不風調雨順的時候也是豐收。

胡大個在說完之後。接著就說了起來。

「可是俺們這裡遭了罪了,到了再之後之縣令可不是一視同仁,有錢的給他們相當多的糧食,冇錢了就任由我們餓著,實在是良心過不去了,給我們熬上一鍋清粥,哪裡有這個道理?

那些有錢的就算是不救濟,也能夠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卻不了他們錦衣玉食生活的人有大把的糧食在那裡堆著,而我們就隻能喝點兒湯?我不服,我是一萬個不服。」

胡大個說到這裡,徐雲雁歎了一口氣「看來你如此所作所為還是有原因的,既然你已經說清楚了,我會為你解決這件事情的,不過你所犯下的錯誤必須要付出代價。」

胡大個聽到這裡雙眼放光。

「隻要將軍能夠為我們做主,讓他們一視同仁,哪怕是我再苦再累丟了性命,我也認了。」

徐雲雁點點頭「把他帶下去,交給縣衙處置來,他說出了這樣的話語看來是被逼的,不過犯了錯誤就是要付出代價,並不能因為是被逼的就不用付出代價。」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七十一章新的情況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