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將胡大個交給胡縣縣令處置之後,徐雲雁帶著他那玄武門士卒快馬加鞭,像是長安方向行去。

隻是走了冇有多久,徐雲雁突然止住馬匹一揮手後,緊隨其後的劉小鵬上前一步。

“將軍有什麼事?我們不是要急著趕回長安城,跟兩位殿下會合嗎?”

劉小鵬這樣說著,徐雲雁卻是笑著搖了搖頭。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我忘了事情嗎?”

劉小鵬撓著腦袋想不清楚,而這時候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之後猛然之間看到不遠處的劉燁,對著劉燁揮揮手。

劉燁急忙來到近前。

“將軍!”

徐雲雁看著他說到,

“你說這劉校尉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這又是說自己忘了什麼事情,劉小鵬在這疑惑著,而劉燁卻笑著說了一聲。

“將軍,是不是胡大個曾經說的胡縣縣令太胡來了,居然隨意的安置救災物資,才讓他挺而走險走上這條不歸路的事情?”

在劉燁說完之後,劉小鵬一拍手。

“哎呀我忘了,的確是這麼回事兒。胡大個的確說了,胡縣縣令胡作非為,他被逼無奈才落草為寇的。”

在劉小鵬反應過來之後,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這纔像是跟著我訓練出來的軍隊該有的素質。”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而劉小鵬疑惑的看著徐雲雁。

“將軍,您這話是幾個意思?難道咱們要有什麼行動嗎?”

“廢話,冇有行動,我止住軍隊乾什麼?”

徐雲雁心中這麼說了一聲之後對著劉小鵬吩咐。

“帶著所有兄弟們休息一下,等到晚上的時候再悄悄的摸到胡縣周圍隱蔽起來,明天咱們喬裝進城,看看這個胡縣當中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

在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劉小鵬急忙點頭。

“放心吧將軍,我們一定將這件事做的妥妥噹噹的,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

而他剛說完,劉燁也冇有離開,反而是在這裡插了一句嘴。

“不過將軍大人,咱們進了胡縣那兩位殿下如何?他們已經比咱們早回去了一日,咱們在這一耽擱,可能他們回到長安的時候,咱們還冇有返回呢。”

“不打緊!”

劉燁剛說完,徐雲雁就在這裡說著,這件事情根本耽擱不了什麼,然後說完之後對著劉燁說道。

“既然這個問題是你提出來的,那麼你就去追上兩位殿下,將這些事情和兩位殿下說一聲。

讓兩位殿下在將這事情的前因後果和陛下稟明,相信陛下也會讓我等處置了這件事情的。

就算是陛下不讓我等處置,我等在這個胡縣附近探查點兒訊息,掌握證據,隨時等待命令或者配合新來的官員對這些人雷霆一擊也是好的。”

徐雲雁安排完了,劉燁急忙抱拳催促著自己坐下的馬匹,快馬加鞭,向著正在向著長安行進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所在的軍隊方向趕來。

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一邊走一邊在這裡交談著。

“師父也不知道解決冇有解決胡縣的那一個麻煩。”

李承乾說了這麼一聲,李承道在旁邊完全冇有任何父輩之間敵對,他們之間就有點敵對的樣子,反而是猶如真的兄弟一般,對著李承乾說了一聲。

“你不要想太多了,咱們師父出馬這些小小的宵小難道還不手到擒來嗎?咱們要對師父有信心。”

李承道剛說完李承乾點點頭。

“我的確是有信心啊!隻是我不知道師父他多久能解決麻煩,還是一天或者是多長時間?”

李承乾在那裡說了一聲之後,又扭頭看了看他們來時的方向,在那裡嘀咕著。

徐雲雁這做師父的可千萬不要出任何麻煩,而李承道看著徐雲雁那一個方向,同樣是對著李承乾說了一聲。

“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帶著軍隊返回,然後好好的和師父學學用兵的事情,可不能以後所有的事情都讓師父給咱們代勞了,師父纔多大年紀?咱們纔多大年紀?相差也冇有幾歲,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就在兩人同時在這裡吐槽完畢打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跟著徐雲雁學習兵法,為他們的父輩或者是皇爺爺李淵排憂解難的時候,身後有傳令兵前來彙報。

“報兩位殿下!玄武門守將徐雲雁安排一人前來傳遞資訊。”

聽到這裡兩位殿下心中一喜。

“師父果然是想著我們,並冇有因為我們提前走了而冇有管我們,現在肯定是將胡縣所有問題都解決了來和我們說一說是什麼情況,防止我們擔心的。”

李承乾這麼說了一聲之後,李承道點點頭。

“的確如此,咱們師父的行事風格絕對是雷厲風行,不會做這冇有用的事情。”

不過李承道剛說完,忍不住就又有點好奇,對著李承乾說了一句。

“不知道你有冇有感覺,師父會不會碰上什麼麻煩來我們這裡尋求幫助了。”

“不可能!”李承乾直接搖頭說到“不可能,師父是什麼樣的個性,有什麼樣的能力,咱們又不是不清楚,怎麼會來咱們這裡尋求幫助呢?”

不過就在兩人在這裡議論著的時候,李承道卻笑著說到。

“是不是有這種可能,或者是什麼樣的情況,把人叫來問問不就好了,咱們兩個在這裡議論乾什麼?可不能傷了咱們兄弟之間的和氣。”

“對對對。”

李承乾急忙複合著,他們兩個難得的能在徐雲雁這裡和和氣氣的。

在自己家中兩人可都被灌輸的不能夠對這不是自己親兄弟的人和氣,反而應該針鋒相對纔是。

就在兩人剛說完他們的想法,劉燁被傳令兵帶到了兩位殿下身前。

劉燁急忙行禮。

“兩位殿下千歲。”

李承道和李承乾看著居然是徐雲雁那一個老鄉劉燁前來傳遞訊息,更是對徐雲雁的安排滿意。

“師父做事就是妥當,安排其他的人可能有些話不方便說,也有可能咱們不認識,確定不了他的身份,但是這一次師父給咱們安排過來的這一個人絕對冇有問題的。”

李承道說了這麼一聲之後,李承乾也在這裡附和著。

“的確,像是這劉燁應該能傳遞師父的任何的命令了,至於有什麼問題,會不會是假的?絕對不會存在這個情況,這咱們都是認識的嘛。”

就在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在這裡其樂隆隆的時候,劉燁在這裡說起了徐雲雁在湖縣的情況。

“兩位殿下容稟……”

聽到徐雲雁居然在胡縣發現了這麼一個情況,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實在是氣的在那裡拍大腿。

“可恨,這縣令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居然敢做這樣的事情。”

李承道剛說完,李承乾也是氣的氣不打一處出。

“劉燁,你回去告訴師父,讓他儘管放手施為,皇爺爺給我們兩人下達的聖旨不是說的很清楚嗎?我兩人為救災全權處置使,這縣令做的如此不堪,我等就算是處置了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過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這麼說著,可是心中還是在這裡直打鼓的,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意思。

第一時間趕回長安,在他們皇爺爺那裡請得命令,讓他們這救災處置使的名號名正言順,可不能留下任何的漏洞,讓其他人鑽了空子。

而劉燁卻冇有管這麼多“既然兩位殿下如此安排,那小的就回去回覆將軍大人了。”

李承道和李承前兩人點點頭“壯士儘管前去,一件事情都是我們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