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在安排好了一切事宜之後,帶著軍隊慢悠悠的向著北地行來。

潼關不愧是險要的軍事要塞,走出潼關,一路向北走走停停,雖然冇有多少糧草物資補給,不過這對於這千把號的玄武門精銳守軍來說都不是什麼問題。

要是這野外生存都辦不到的話,徐雲雁就白訓練他們了。

又是新的一天,吃飽喝足,看著還有這麼多獵物的營地,徐雲雁滿意的摸了摸肚皮,這才叫享受啊。

徐雲雁半開玩笑的說了這麼一句,不隻是他離開了玄武門守將這隨時提心吊膽的位置,更是讓他能夠在外麵品嚐這些美味開心不已。

隻是徐雲雁剛開心了冇有多久,再次跨過一條河向北疾馳而去的時候,遠遠的一隊斥候快速的騎乘著他們的戰馬來到徐雲雁近前。

“報!將軍前方有情況。”

“哦?前方有情況?”

這倒是讓徐雲雁意想不到“前方又出什麼情況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等著他的傳令兵彙報的時候。遠遠的地平線上出現了數十個黑色的小點。而隨著他們一起出現的,還有在天空當中翱翔的一些突厥特有的鷹。

看到這裡徐雲雁臉色有點發黑。

“咱們不會這麼巧和突厥兵撞上了吧!”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就在這裡恨得牙癢癢。

“這可是我大唐地界,突厥兵居然敢來我大唐,找死!”

徐雲雁這樣說著,還是那傳令兵尷尬的看著他。

“將軍,這個並不是前來打草穀的,而是帶著些貨物前往長安交易的,應該是商隊吧。”

這傳令兵如此一說,徐雲雁倒是不樂意了,扭頭看著他們。

“你們這訊息是怎麼探聽的?是不是商隊怎麼確認的?還有怎麼還可能是去長安的?這可是幷州地界,他們去長安乾什麼?不會是去晉陽的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之後瞬間嚇了一個哆嗦。

“等等,他們要是去晉陽?這個又是天大的麻煩!”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摸著下巴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腦海當中靈光一閃。

“快!埋伏在附近,埋伏起來!等著他們,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隻是徐雲雁剛指揮著他的兵馬埋伏起來,劉小鵬就來了他的身旁。

“將軍,咱們已經看到了遠處那些小黑點兒,他們應該是突厥人,咱們發現了他們,他們是否也發現我們,咱們這埋伏起來合適嗎?”

這一下子徐雲雁的臉拉的老長。

“這就是有空中優勢的好處了,雖然這些獵鷹可能發現不了咱們,就算是發現了,也冇有辦法和這些突厥人說自己在這裡蹤跡,可是發現了總會有什麼異常的,這些從小和鷹在一起長大的人說不定會明白鷹的這些意思。”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糾結著冇有製空優勢,在這裡想著是不是用弓弩將天上的大鷹射下來的時候,劉小鵬又來了一句。

“要不我帶人上前去問問,看看他們到底是乾什麼的,要是他們是商隊咱們這埋伏不埋伏的就無所謂了,要是他們是敵軍,就算是咱們在這裡埋伏著,估計他們也會對咱們發動攻擊吧?”

劉小鵬這一句話雖然隻是一個猜測,不過徐雲雁正好聽到這個猜測,心中有了一個計劃。

“你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隨著徐雲雁的安排,劉小鵬不情不願的帶著幾十個唐軍士卒迎上了那三十餘個突厥人了。

而在劉小鵬和他們碰麵的時候,看到了後麵果然如同斥候所說有那麼一大隊的車隊在那裡慢悠悠的行進著。

劉小鵬也通過手中拿著的一個小旗幟隨意的揮舞,給後麵的徐雲雁傳遞的訊息。

果然是一隻商隊嗎?

隻是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嘀咕著,眼前是一隻商隊的時候,這劉小鵬手中的小旗又揮舞了幾下。

這代表了有情況。

怎麼可能?這不是說一支商隊嗎?

難道是偽裝的?

看著那三十餘人將劉小鵬等圍在中間明顯是不懷好意的樣子,徐雲雁揮揮手,張洪張新像是哈巴狗一樣來到徐雲雁身旁。

“將軍有什麼吩咐?”

“你二人立馬帶人前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瞧好吧將軍。”

隨著徐雲雁的安排,張洪,張新兩人急忙領命上馬,帶著他們那各自的部下向著前方衝來。

本來徐雲雁的隊伍就不多,這兩人又帶走了一半兒,瞬間埋伏在後麵的徐雲雁也覺著埋不埋伏無所謂了,隨即翻身上馬隨意的分配著任務。

將自己剩餘的隊伍分成兩方,去包抄這支商隊,看看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情況。

徐雲雁一安排,這一直雖然隻有千人的唐軍隊伍卻爆發出了數萬人都冇有的戰鬥力,輕而易舉的就將這一隻突厥人的商隊包圍了起來。

等到徐雲雁將他們包圍起來之後,才發現這一隻突厥商隊的確問題相當嚴重。

押送物資前來長安進行交換的居然大部分都是年老的突厥人,其中青壯基本上冇有,就算是有也是受傷傷殘的。

至於是不是化妝就難說了。看著這奇怪的商隊,還冇有去研究為什麼會有如此一幕,就看到了更讓他意想不到的。

那一群圍著劉小鵬他們的人在徐雲雁著軍隊到來之後,傾刻之間就老老實實的聚在一起,不過就算他們聚在一起,徐雲雁看到了這一群人當中有那麼幾個是相當另類的。

看著他們那穿著古怪的衣服,留著那古怪的髮型,雖然有些人根本不認識這是什麼樣的裝飾,不過這徐雲雁一眼就看出來了。

和服?

這居然是一群該死的倭寇!

在徐雲雁驚訝的時候,這些人看著盔甲明亮的唐軍將他們圍了起來,其中一個人操著有點兒撇腳的漢語,上前一步在那裡說了起來。

“尊敬的大唐將軍,我等是前朝使節,因為戰亂留在了這裡,這戰爭已經結束了,我等想要帶著我們這些人手返回中原,在尋求機會返回我們的國家。”

聽到這裡徐雲雁恍然大悟。

“這麼說你能不是突厥人?”

“不是不是!”

這老倭寇在這裡搖著腦袋說著。

“既然你們不是突厥人,擅自進入我大唐境地,可有報備?”

“這……還有這樣的說法嗎?我們以前從我們的國家來到這裡學習的時候,可是冇有這種說法的。”

看著這些人在這裡說的如此隨意,完全不把自己剛纔說的話當回事兒,反而是拿著前朝的製度在這裡和自己辯論的情況,徐雲雁就有點兒生氣。

隻是還不等他說什麼,劉小鵬這個徐雲雁的鐵桿狗腿,大喊一聲。

“大膽!將軍說什麼就是什麼,哪裡容得你們在這裡狡辯?你們不管是前朝還是現在,隻要隨便進入我境內連說都不說,你覺得這合適嗎?”

這一下子隨著劉小鵬的大喝,圍在他們周圍的唐軍紛紛抽出了腰間的戰刀指著他們,而這倭寇看到這也冇有任何害怕的樣子,反而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大人這就過了吧,我們雖然冇有報備,可是這走了這麼長時間了,也有很多官軍發現了我們,他們也冇有提出這個問題啊,原諒我們一次可好?”

看著能屈能伸的這些倭寇,徐雲雁就知道這些人不好對付。

“不過你們想要繼續在我境內行走學習我們的先進的科技,回你們那落後的國度去改善你們的生活,卻是想都不用想了。”

有了定計隨即對著他們說道“你們想要回國,這好像辦不到。”

聽到徐雲雁不讓他們回國,這些倭寇瞬間大吃一驚。

“將軍大人這是何故?難道我們的家園出了什麼變故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