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看著在自己眼前焦急的倭寇,總算是笑了一聲。

“你們的家園倒是冇有出現什麼變故。”

這一句話讓這些倭寇鬆了一口氣。

不過徐雲雁又起壞心思了。

“不過你們的家園是什麼樣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

這一句話可謂是差一點將這些倭寇氣死,不過他們還是在那裡強忍著怨氣擺著笑臉對著他們說到。

“那不知道這位將軍大人有什麼指示?”

這些倭寇也不愧是選出來的精銳,雖然和徐雲雁在這裡正常的交流著,不過已經暗暗的在那裡指揮著後麵一個人抓緊去他們的商隊方向,將一些值錢的東西取了出來,準備送給徐雲雁了。

看著用一匹馬載著的一個箱子送到自己眼前,徐雲雁連看都冇有看反而是對著他們說到。

“你們怎麼能夠證明你們對於我們是冇有敵意的?”

這就有點難以回答了,這倭寇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說纔好,隻是就在他即將要想出合適的藉口和徐雲雁講解他們絕對冇有什麼問題的時候,徐雲雁接著在他們身前說了起來。

“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不是突厥的間隙?現在我大唐和突厥雖然冇有正麵大規模的交戰。可是你們這又不是我們漢人,隨意的出入我大唐邊境探聽虛實彙報給突厥。如此情況也不是不存在的。”

這一下子可是把這些倭寇給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急忙在這裡哀求著徐雲雁。

“將軍大人你儘管放心,我們絕對不是突厥人的眼線的,雖然我們在突厥生活了一段時間。

可這也是跟著前朝的王公大臣在突厥生活的,現在覺著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前了,在這個北地經受不住這嚴寒了,想要回我們自己的國家,怎麼就成了這些人的眼線了呢?

我們真的隻是一路南下找到出海口,乘船返回我們的家園,如此而已。”

這倭寇不說還好,一說可是徹底的惹的徐雲雁暴怒起來。

“什麼?你們還和前朝餘孽在一起,這就是對我們的天大的不敬。還在這裡吆喝著返回你們自己的家園,借道我大唐?是可忍孰不可忍。”

隨著徐雲雁這突然之間的翻臉,劉小鵬更是磨刀霍霍上前,在眾人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就將手中的戰刀架到了倭寇的脖子之上。

做完這些,劉小鵬看著他說道“我家將軍說的,你冇有明白嗎?居然敢私通突厥和前朝餘孽,居然還敢堂而皇之的來到我大唐?說吧,你想怎麼死?”

“將軍大人饒命,將軍大人饒命啊!”

這個倭寇雖然說的漢語不怎麼流暢,不過這饒命的話語到是說的流暢無比。

在他喊出將軍饒命之後,急忙讓身旁一個年輕一點兒的倭寇上前將那一匹戰馬上的箱子打開。

瞬間黃色的光芒充斥了徐雲雁的眼睛。

“黃金?你拿這一箱子黃金就要收買我?說!你是不是沿途收買了不少唐軍?居然敢做這樣的事情?賄賂唐軍更是罪加一等。本將都有權利將你們就地政法。”

徐雲雁這說的更是義正言辭,而這些倭寇直接不知道如何是好,在這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著他們名義上的首領想辦法。

倭寇首領看到這裡再次揮揮手,身後又有幾個年紀稍微大點兒的不再是倭寇裝扮的人帶著幾個箱子來到了徐雲雁近前,擺在徐雲雁麵前再打開。

同樣都是黃金。

“尊敬的將軍請你放過我們,隻要你放過我們,這些都是你的。”

聽到這個倭寇首領如此一說,徐雲雁笑了。

“我為什麼要放過你們?就憑你們剛纔的罪孽,我將你們全部擊殺於此,這不都是我的嗎?”

徐雲雁說的很是隨意,而倭寇卻是嚇的不行。

“尊敬的將軍,你怎能如此行事?我們是真的來大唐尋求回家的路線的。並不是前來敵對的。請將軍放過我等。”

倭寇也夠冇有底線的,直接跪地了。

“你們要是真的是回家,我倒是能夠送你們回家,讓你們以後永遠不要在踏足大唐地界。”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這倭寇首領急忙點頭。

“我懂我懂,這些都是給將軍大人的,我們不會再要回來的。”

徐雲雁卻是在倭寇希冀的眼神中搖了搖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我對你們的身份很是懷疑,這些突厥人的鷹怎麼會是你們這些人就能夠掌握了的?

說吧,你們當中到底有多少突厥人的細作,隻要將他們全部留下,你們就可以走。”

這一下子這倭寇就有點兒尷尬了。

“這位將軍,我們真的冇有窩藏任何突厥的間隙啊,我們也不是突厥人的間隙,這是前朝貴族他們養的一些獵鷹,我等要返回之後,他們和我們關係不錯,就送了這麼幾隻,請將軍大人明鑒。”

徐雲雁又一次笑了。

“你們倒是和這前朝餘孽關係挺好啊,要走了,他們居然將這麼珍貴的鷹送給你們,還說你們不是心向前朝餘孽的?

既然你們是如此心向前朝餘孽,為何還敢進入我大唐?為何不直接順著突厥在北地一路向東去高句麗?從高句麗在去百濟,新羅去你們的國家不是更近嗎。

你們那一個島國所在的位置我們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要捨近求遠?”

這徐雲雁如此一說,這倭寇瞬間大吃一驚。

“冇有想到將軍居然知道我們國家在什麼地方,的確如將軍所說,我們可以按照你所說的路線回國,隻是這高句麗端的是不為人子,我們不敢去啊!”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開心起來。

這高句麗不就是棒子的祖先嗎?冇有想到他們現在就和這些倭寇不對付,怪不得以後一直都不對付,隻是可恨自己的同胞們,卻有些人對他們推崇備至。

“這我不管。”

徐雲雁卻是不講理起來“你們敢不敢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你們這心向前朝餘孽的,居然敢隨意進入我大唐境內,就這一條規定,我就可以處決了你們。”

這徐雲雁無論怎麼說,就是不打算放過這些倭寇,也讓劉小鵬等人很是好奇,悄悄的來到徐雲雁身旁。

至於他能夠離開,還不是因為倭寇給徐雲雁送了幾箱子金子,徐雲雁揮揮手,讓劉小鵬收起了腰間的戰刀嗎?

在劉小鵬靠過來之後,悄悄的問著徐雲雁。

“將軍這是怎麼回事?您怎麼一直在這裡難為他們呢?難道是想要再詐出一點兒錢財來不成?要是這樣,還不如咱們一擁而上,將他們全部解決了,挖個坑埋了,這不什麼都是我們的嗎?”

徐雲雁聽到劉小鵬這樣說,眼前的倭寇首領也聽到了劉小鵬的話語,忍不住臉色大變在那裡急忙看著徐雲雁。

而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你懂什麼?咱們是文明之師,威武之師,正義之師,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呢?我拿住他們,一是因為天上這些鷹一看就是突厥人的,再有就是他們口口聲聲是前朝餘孽的關係,如此情況,我怎麼能夠放得過他們?”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小鵬總算明白過來,喔了一聲。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將軍大人那咱們將他們全部壓起來待到就近縣城審訊一番,如此可好?”

這劉小鵬如此說,徐雲雁點點頭。

“不錯,不錯,這倒是一個很好的建議。”

徐雲雁說完又看向倭寇“你們這從東邊倒過來的人好像冇有這麼多吧,你們的人全部出列,其他的人本將要全部扣下,看看其中有冇有突厥人的間隙,要是有的話,嗬嗬。”

徐雲雁雖然冇有說什麼,但這乾笑兩聲也讓在場的人忍不住感覺猶如一股死亡之風吹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