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新的一天,新的開始。

徐雲雁帶著他的士卒,總算是巡視完了李靖安排的防務,確認本地方現在李靖提前做了這麼多準備之下冇有任何的問題之後鬆了一口氣,可以安安穩穩的在自己的中軍大帳當中休息一段時間,考慮考慮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能墨守成規,一直按照李靖的防禦方法而不發動軍隊進行一番調動,早晚會被突厥人探聽清虛實的,那個時候自己就麻煩大了。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同時也想起了那兩支好幾天都冇有找到的,突厥進入內地的商隊。

他們進入內地之後就像是鬼魅一般,離奇的消失不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誰在這裡下著一盤大棋?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沉思這件事情的時候,突厥頡利可汗看著手底下的暗探發回來的訊息,不由的拍手叫好。

“好好好,兩隻最早出發的商隊已經成功的進入了唐境,並且不停的分散將他們的人手化整為零,向著他們的家鄉方向趕去,等到他們返回家鄉就能夠為我大突厥效力了。

頡利可汗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前朝餘孽,笑得很是得意。而這前朝餘孽聽聞自己的家國即將要在突厥人的馬蹄之下顫抖也冇有任何不爽,反而是眼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報仇,我一定要報仇,讓著李唐王朝付出應有的代價。”

而就在他們在這裡暢想著以後會如何馬踏中原,大破李唐王朝為他們死去的先輩們報仇的時候,在皇城當中的裴寂看著火急火燎趕回來的玄武門守軍樂嗬嗬的上前了。

“好好,冇有想到你們居然這麼快就趕回來了。所有有官職在身的人全部出列。”

隨著裴寂一句話之後,超過一半的人出列,這可是讓裴寂嚇了一跳,他們有功就賞,更何況裴寂說的有官職在身的,最低級的執戟郎對他們來說也是官身呐。

李淵曾經下過命令,讓兵部商議商議這些人的封賞問題,而兵部大筆一揮,基本上所有人都提升了品級,雖然職務冇有調動,不過從不入流的大頭兵入流,然後再到入品,可是跨過了相當大的一步,這就讓裴寂看著眼前就超過一半的有官身的人驚訝不已。

不過這裴寂是何等身份,何等精明,看了一眼就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之後,隨即說到。

“有官身的千餘玄武門將士返回玄武門。剩餘的跟我走。”

裴寂自己帶著剩餘的人向著自己選定的秘密的地方行來,雖然提心吊膽這是怎麼回事?不過這有徐雲雁訓練出來的精銳,在救災當中展現出來了非凡的實力,想必朝廷是不會難為他們的。

而那些由常何常威帶隊返回的有官身的玄武門守軍還冇有走到玄武門,就被眼前一群頂盔貫甲的大將軍們攔住了去路。

“冇有想到居然在這裡碰到了諸位將軍,好巧,好巧。”

牛進達第一個說了一聲,而其他的將軍看著他在這裡帶著一對親信,這親信還拿著麻繩,明顯就是要捉人的樣子,不由的有點兒鄙夷。

“老牛,你在這裡做什麼?”

牛進達看著問話的柴紹和他身後的士卒差不多同樣的武器說了一聲。

“柴大將軍,您來乾嘛?我差不多就是來乾嘛的。”

牛進達和柴紹這話語說完之後,其他的大將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都差不多的樣子,然後尷尬的在這裡哈哈的笑著。

這一幕可是讓剛回來的常威和常何不甚明白,不過這兩個校尉還是急忙跑上前來見禮。

“諸位大將軍,不知諸位大將軍在這裡是所謂何事?是否需要幫忙?”

看到常威常何在這裡請示著,這些十六衛的大將軍擺擺手“你們兩個抓緊回玄武門,玄武門的士卒都給你們調配好了,自己回去看著安排吧。”

這些大將軍異口同聲的話語倒是讓常威常何兩人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幾位大將軍,這是何故?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他們在這裡疑惑的時候,程咬金竄了出來。

“大傢夥還在這裡傻站著乾什麼?抓緊回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程咬金剛說完,陪在程咬金旁邊的秦瓊製止了他。

“知節彆胡鬨。”

隻是程咬金聽從秦瓊的不胡鬨了,徐世績卻是上前踹了他們兩了一腳。

“抓緊滾蛋,彆在這裡礙事。”

這可是讓這兩個做校尉的有點兒提心吊膽,不過還是小心翼翼的越過這十六衛大將軍和他們帶著的親衛們快速的向著玄武門方向走來。

隻是他們剛走了冇有幾步,扭頭向後看去,他們帶回來的那千餘有官身的,被裴相國放過的士卒,卻冇有他們這麼好的運氣了,想要越過這十六衛大將軍和他們眾多的親兵卻是不可能了。

就在常威和常何在那裡傻愣愣的站著盯著後麵的時候,有一個大將軍扭頭看了他們一眼,正是張公瑾。

“你們怎麼還冇走?還在這裡乾麼?快走,快走,彆礙事。”

這個張公瑾剛說完,前方不知道哪一個大將軍大喊一聲“小的們,跟著我衝啊!能搶一個是一個。”

隨著他這一聲大喊,其他的大將軍也瞬間反應過來,而在那裡勸阻常何常威離開的張公瑾瞬間驚訝了。

“你們不講武德,怎麼能這樣呢?”

不過他說完之後也是安排著“快跟著我上搶人了。”

隨著這些大將軍們如此,他們身後那些親兵直接張開手中的麻繩,對著呆愣著的玄武門有官身的人就綁了過去。

很快的,這千餘玄武門守軍就被這些大將軍和他們親兵們綁了一個結結實實。

不是納悶不反抗,這點小卒子,誰敢和他們硬碰硬啊?

“大將軍這是何故?”常威和常何看到這裡嚇了一跳。

“諸位大將軍,這個使不得呀。”

“有什麼使得使不得的?裴相國搶了你們一半的人,剩下的這一半我們再搶了,這不合情合理嗎?

至於玄武門那邊也不用有什麼擔心的,我們已經從各自的軍隊當中抽掉出了人手替你們駐守了,就這麼著吧。”

這些大將軍們異口同聲咬定這件事情之後,輕易的就瓜分了這有官身的玄武門守軍。

這玄武門守軍該被麻繩捆住之後,有點兒冇有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一個隊正看著他的頂頭上司旅帥,而他的旅帥歎了口氣。

“我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這好像對於咱們來說是個機會。”

機會?

就在這旅帥說出是個機會,他的部下在這裡不甚明白的時候,這些大將軍把這個人捆了起來,又在那裡爭想起來了。

“程老魔你捉的比我多。”

尉遲恭這喊了一聲,接著撒潑“快!程老魔,再讓給我十個八個的。”

“不行,誰不知道你捆的人有多少,還要我讓給你十個八個的?”

程咬金不乾了,還有幾個人在那裡看著侯君集。

“侯大將軍,這不是你師弟訓練出來的嗎?他還帶著千餘人去了北地,要不你就將您部下捉的這些士卒讓給我們可好?等到你師弟回來了,再問到您師弟要一點兒?”

侯君集一聽到這裡急忙搖頭“這怎麼行?這一次是咱們一起來搶人,陛下可能不會難為我們,要是我一個人在問到我師弟要人,陛下不同意了,我不就吃虧了嗎?”

得!

這十六衛的大將軍現在完全不講任何情麵了,哪怕是有些人說出我以前在戰場上救過你,都冇有任何效果,他們現在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徐雲雁訓練出來的精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