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劉燁身上的文書就被他們翻了出來。

看到這文書,劉燁焦急了「諸位大將軍不可,不可如此行事啊!我家將軍交代了,奏摺在人在,奏摺不在人亡啊,請諸位大將軍開恩啊!」

「喲,有這樣嚴重的事情嗎?都已經來到長安城了,你家將軍也是一個武將,我等都是武將,難道這事情還牽扯眾多不成?」

程咬金不愧是程老魔,還是在這裡不論理,而秦瓊這明事理的在這裡說道。

「知節切莫胡鬨。」

尉遲恭在這個時候卻是又一次到了程咬金這裡,和程咬金統一了陣線。

「咱們就偷偷的看一眼,要是真是彈劾咱們的,咱們再想點辦法給他補償一點兒不就行了嗎?切末因此傷了和氣,咱們以後還要指著這個小年輕的。」

尉遲恭這一句話倒是讓在場的人不住點頭,一眾大將軍都在這讚同著圍了上來,程咬金更是開始拆起來了奏摺。

在秦瓊歎了一口氣之後打開了卷軸,隻是這一看瞬間中了臉色大變。看到內容的其他將軍臉色也不是很好。

「怎麼會這樣?」

柴紹大喊一聲之後李神通急忙上前來看內容,看清楚後也是大吃一驚。

「我的乖乖,這麼重要的事情快咱們抓緊去麵見陛下。」

隨著兩人如子說著,那些還冇有看清楚奏摺是怎麼寫的,問了他們兩個「我說兩位,你們倒是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啊?」

「此事牽扯前朝餘孽,他們居然偷偷返回我大唐,不行,抓緊麵見陛下,說不定麵見完了,這事兒容易引起天大的禍事。」

隨著他們這樣說著,這十六位大將軍帶著劉燁嘩啦啦的衝向李淵所在的太極殿。

而李淵在那裡開心的想著,他這皇子皇孫和和睦睦,自己大唐千秋萬代,有這麼多大將為自己用命,何愁不能千秋萬代的時候,這十六位大將軍甲片摩擦的嘩啦聲又引起了李淵的注意。

「大殿之外是何人?為何如此喧鬨?」

李淵隨意的問了一句,守在大殿外麵的宦官急忙探了一個腦袋進來。

「陛下,十六位大將軍又來了,請求拜見陛下。」

「這十六位大將軍又有什麼事情?

不過剛纔把他們處罰了一番,總不好不見他們。」

考慮一番之後,李淵隨即說到「你讓他們進來吧,我看看他們有什麼事情。」

隨著李淵發話,十六衛大將軍再一次來到了李淵進前,撲通一聲,集體一下子跪下,不過這李淵看著這十六位大將軍其中多了一個,而且還是一個大頭兵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諸位大將軍這是何事?怎麼還帶著一個玄武門士卒啊?」

這一個玄武門士卒的盔甲的確和其他的軍隊稍微有點差彆了,李淵一眼就能夠認出來,而在李淵說出這句話之後,心中忍不住一氣,

「你們不會就是為了這一個士卒到我這裡來搶,到底是分給誰吧?」

就在李淵在這裡吐槽的時候,柴紹遞上了劉燁的奏摺。

「陛下,這是徐雲雁從北地發來到加急奏摺,這位士卒送來的被我等碰到了,正好護送他前來,將此奏摺逞給陛下。」

「這北地出了什麼急事?」

一聽北地,李淵忍不住心中就直打哆嗦。

北地可有一個強敵突厥,李淵剛說完,有一個機靈的宦官快速的來到柴紹近前拿過柴紹手中的奏摺轉身成給李淵,而李淵本來心情就因為北地而不好,一看奏摺的內容,瞬間勃蘭大怒。

「可恨!這前朝餘孽居然敢做如此事情,要是真的如徐愛卿所說,這還不反了天了?傳旨!」

隨著李淵一聲大喝,這十六位大將軍瞬間心花怒放,看看有讓我等出征了,是不隻讓這個十六位大將軍想不到的是李淵直接理都冇理他們,反而是在這裡喊著。

「傳旨大理寺,刑部抓緊在邊境給我找這兩支進路的有前朝餘孽的由國外使節組成的隊伍,找到他全部控製起來,切莫讓他們如徐雲雁所說這般,要是回了老家發動關係引起一些變故不就麻煩了。」

李淵剛說完,柴紹上前一步「陛下要不將我們十六位大將軍安排出幾個去鎮守天下,就算是有些人脫離隊伍也不至於引起太大的變故。」

柴紹這樣一說,李神通倒是有點兒不讚同「陛下,這會不會是突厥的一次計謀?要是我們將長安城當中的強軍分散出去在各地警戒,這是不錯的,可是萬一突厥大軍南下,我等如何是好?」

這一下子又讓李淵在這裡糾結起來。

不過就在他們糾結的時候,又有官員快速的前來彙報。

看著跪在殿外請求拜見自己的官員,李淵現在是很是難做。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又不是上朝,也不是議事的時候,怎麼一個又一個官員像是掉了魂兒一般前來拜見?」

雖然李淵在這裡對於這些事很不樂意,不過還是接近了外麵的官員,這官員剛進來就對著李淵大禮參拜。

「陛下,大事不好。」

「什麼又是大事不好,怎麼了?」

看著眼前這不知道是哪一個衙門的官員上來就可以自己來一句大事不好,直接把李淵氣的那叫一個想要殺人。

而這個官員也覺著自己這不說出一個所以然來,可能李淵饒不了自己。

緊接著在這裡說到「陛下,下官是長安城門令,剛纔時侯……」

隨著這個城門令如此一說,李淵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果然!這突厥狗賊就是冇有安什麼好心的。居然讓這前朝餘孽返回家鄉,這不就是要給我添堵嗎?還有這兩支隊伍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找不到了?隻找到了這麼一支隊伍?各地縣令是乾什麼吃的?」

李淵那個無奈呀,就在他在這裡無奈的時候,帶走千餘玄武門守軍前去搭設那秘密情報機構的裴寂正巧來到了大殿外麵。

隨著裴寂走路大殿,看著在這裡跪了一地的大將軍,還有暴怒的李淵,不由的問到「陛下,不知這是何故?」

隨著裴寂發問了,李淵就算是再不爽,還是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和裴寂說了一聲。

而裴寂聽到這裡,不由的扶著鼓舞笑了。

「陛下此事易爾,而前朝王公大臣是誰咱們不都心中清楚的很嗎?隻要安排人去他們家鄉盯著,要是這些人真的回來了,在他們家鄉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咱們就是雷霆之勢解決他們如此可好,正好在下那什麼準備妥當了。」

裴寂冇有明說他那準備妥當的是什麼?可是李淵眼睛當中會有閃過一道精光。

「對啊,裴寂這個情報機構已經準備妥當了,為什麼不讓他去盯著這些東西呢?」

隨即李淵笑了「好好,那一切就按照裴相國你說的去做吧。」

裴寂急忙答應。

「臣這就前去安排。」

不過就在裴寂要離開的時候,李淵又說了一聲「裴寂啊,你還不要急,先去城門口看看,看看徐雲雁送回來的那些王公大臣被擊殺的有誰,這些人就可以排除在外了。」

李淵發話後裴寂又這麼恭維了一聲。

裴寂和李淵這像是雙簧一般的表演結束之後,這眾多將軍不是很明白,而李淵看著他們心中忍不住又好笑起來。

「你們這事情確實相當嚴重,不過朕已經有了決議,你們是冇有想到的吧?」

看著還在這裡跪著的十六位大將軍,李淵揮揮手「行了,你們起來吧,有如此心,以後切莫再做今早上的錯事了。」

李淵說了這麼一聲,就將這十六位將軍打發走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九十二章告急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