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將十六位大將軍從大殿當中帶一次打發出來,劉燁也跟著他們小心翼翼的從大殿當中走了出來。

劉燁出來就在他們身後小心翼翼的跟著,不發出任何動靜,不引起這十六位大將軍的注意,而這十六位大將軍剛出來就在這裡議論著前朝餘孽的事情。

議論了一番之後,不知道誰突然往後看了一眼,嘿嘿笑了一聲之後成功的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不過這第一個發笑的快速往後一退,立馬一把抓住劉燁。

「看什麼看,這可是我抓住的人啊!」

這一下子眾人不快了。

「怎麼是你抓住的人呢?這明明是我的人。」

柴紹和李神通上前在這裡說著「冇有看到我們給他我解決了麻煩上表了陛下了嗎?」

不過就在這十六位大將軍不再議論前朝餘孽的事情,反而是將劉燁圍起來看著他,讓他做選擇的時候,劉燁弱弱的說了一聲。

「諸位大將軍,這小的完成了將軍的奏摺任務還要回覆將軍,給將軍解釋解釋這些事情,順便讓將軍好好感謝感謝諸位大將軍的,諸位大哥能否放我走讓我回去稟報?」

劉燁在這裡一心想走,這十六位大將軍聽到這裡也不由的有點兒啞然。

「是啊!完成任務了,還冇有回去和他的頂頭上司彙報呢。」

張公瑾隨機一鬆手,任由劉燁跨過自己,從他們手底下跑了,向著北地方向趕去。

不過他剛走,這十六位大將軍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哎呀,我突然發現還有點兒急事,我先走了啊。」

這位大將軍說著跟著劉燁就向前跑去,這一跑有幾個冇有反應過來,不過越來越多的人隨著那一個跑的將軍的身影,快速的向前跑去。

這一下子眾多大將軍總算反應過來了。

「不好,快去城門搶人,城門那裡還有一隊玄武門守軍的!」

隻是這十六位大將軍緊趕慢趕跑去皇城外的時候劉燁急忙衝到自己的戰馬旁邊翻身上馬,駕馭著自己的戰馬疾馳向向城門口。

來到城門口時候一扭頭,看到身後那一溜煙衝過來的十六位大將軍和他們的親衛忍不住肝膽欲裂。

對著在城門口的劉小鵬大喊「劉校尉快帶人走,快走回去找將軍,這京城的十六位大將軍瘋了啊!」

這一下子劉小鵬冇有反應過來,呆呆愣愣的看著劉燁,等著劉燁給他解釋。

「劉校尉快走吧,他們已經把咱們回來的玄武門守軍的士卒瓜分了,這是陛下認可的,咱們在不走就要被他們給瓜分了。」

劉燁這樣一喊,瞬間劉小鵬等人大吃一驚,等到劉燁策馬從劉小鵬身旁衝過之後,劉小鵬砸吧砸吧嘴後反應過來大吼一聲。

「兄弟們撒丫子撤,回北地找將軍。」

本來就要被他們抓了壯丁了,劉小鵬這一句話可是讓在這門口那裡對他們指指點點,或者說是恭敬無比的居民瞬間驚訝了。

唐軍還有如此一幕?這不會是假的唐軍吧?

瞬間這數十名唐軍像是發現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直接不管不顧向著遠處飛奔而去。

這可讓那衝出長安城門的十六位大將軍和他的親衛們大眼瞪小眼,而程咬金不樂意了。

「老匹夫,你為什麼擋著我?你要不擋著我,我就第一個衝過來就能抓住他們了。」

程咬金又和尉遲恭在那裡頂了起來,這兩個活寶一直都是這樣,從最初認識的時候就相互看不順眼,不過在戰場上又相互去幫助對方,一旦冇有了正事兒,兩人再一次化身成如此模樣,倒是讓所有人意想不到。

不過程咬金在這裡說著,彆人擋了自己的路,尉遲恭也不慣著他,兩人眼看又要在那裡爭吵,其他的大將軍急忙上前勸了他們。

「好了,好了,都已經冇有士卒可搶了,咱們還能做什麼?都回去吧,已經搶了他千百號人了,可不能把他真的給搶光了,剛纔我看到了,那可是徐雲雁從絳州帶來的老卒。」

侯君集這樣說了一聲,給徐雲雁打著圓場,不過瞬間這些大將軍們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還故意的將侯君集排除在外麵。

「剛纔他說什麼?那是徐雲雁從絳州帶來的老卒?」

「對!」

一個將軍問了一聲,另一個將軍急忙回了一句,瞬間剩餘的十五個大將軍雙眼放光的看著遠處那對人影。

「還愣著乾嘛?給我上馬追呀,那可是最精銳的老卒,訓練的時間最長,訓練的方式也都是瞭解的,這玄武門的兵就是他們訓練出來的,把他們給我抓回來呀!」

如此又是一幕雞飛狗跳的鬨劇。

不過這劉小鵬所帶隊的不愧是最精銳的,由徐雲雁用後是經驗方式訓練出來的軍隊。

這十六位的將軍想要抓住他們是不可能的,還不等他們追上這一群劉小鵬帶隊的精銳,他們都已經化成為零。

這一下這十六位的大將軍也不由得化整為零,開始追擊他們。

等到一日之後,劉小鵬集合自己的隊伍大搖大擺向著北地趕去的時候,那十六位大將軍又一次聚在一起。

這一次侯君集那叫一個得意啊!

「你們看看,把我排除在外不考慮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吧?」

眾多大將軍看著侯君集,一副像是吃了噁心的東西一樣的表情,那叫一個噁心呀。

「侯君集你是不是知道一點兒什麼東西冇有告訴我們,才讓我們抓不住他們的?」

「哪裡有這樣的情況?我不是和你們一樣嗎?也是安排人跟著你們在後麵一起抓他們的,隻是這被我師弟訓練的像是猴子一般精明的人,我等上哪裡去抓呀?還是回去操練咱們的軍隊,提升軍隊戰鬥力纔是最有效的。」

侯君集這樣一說,這十六位大將軍不由的搖頭歎息。

「也對,已經搶了不少人了,還是回去讓他們綜合提高部隊的戰鬥力纔是最關鍵的。」

就在這長安當中的鬨劇落下帷幕之後,李淵看著裴寂自己送來的這十六位大將軍又準備搶人的資訊,不由得扶著鬍鬚大笑。

「好好好!這個這就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知道長安城當中有什麼情況,第一時間獲得訊息,你這老傢夥做的這一個情報係統實在是太漂亮了。」

裴寂被李淵誇獎之後,同樣是在這裡笑著。

「陛下這情報係統好用嗎?不過現在他們還要外出一下,去尋找那凸輪安排之下返回內地有所圖謀的前朝餘孽。」

裴寂說完之後,原本好心情的李淵臉色有點陰沉。

「是啊,這前朝餘孽實在是太可恨了,居然無時無刻不在這裡想著顛覆李唐王朝,如此就休怪我等不客氣了。」

裴寂急忙點頭「陛下說的甚是,既然他們敢和我們作對,那我們也不和他們客氣。」

李淵說完之後裴寂就在旁邊附和著。

「既然這些人如此不識好歹,我們正好將這個情報人員打發出去看看,看看他們的實力如何,雖然他們被訓練的精銳無比,可是這個還是不是他們的強項,正好藉此鍛鍊鍛鍊他們也是好的。」

「好好好。」

李淵一連說了三個好,任由裴寂放手去做,而隨著裴寂告辭離開之後,李淵看著空曠的大殿淡淡的說了一句。

「出來吧。」

隨著李淵話語落下,一個黑衣人從陰暗的角落當中走了出來,看這樣貌這服裝,這宗正李道宗麾下人員如出一轍。

「盯著他們。」

李淵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九十三章不幸中的萬倖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