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安排他的心腹前去盯著裴寂做的情報機構,去監督哪些有名有姓的前朝餘孽家鄉會不會出現什麼變故的時候,長安縣衙縣令來訪。

在一番叩拜後,長安縣令齊公子他爹將一份長長的名單擺在了李淵麵前。

「陛下已經查探清楚了,這是徐雲雁解決的前朝餘孽名單。」

看著那一大串的名單,李淵心情那叫一個得意。

看看,這真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前朝幾個留守在北地的效忠於隋王朝的官員都被徐雲雁斬殺了,這起碼能夠保證北地的安寧了,這北地可不能亂,就算是南方那些前朝餘孽真的因為一些事情作亂了,北地還有這麼一道屏障擋著突厥,能保唐朝安定。

李淵看著這個名單是相當的滿意,又想到了正在北地的徐雲雁。

「是不是應該給他傳遞點兒旨意獎賞他一番?

隻是他說剛在胡縣胡作非為了一次,要是我再獎賞他,有點兒說不過去吧?

不過這個有功也不能不賞啊,這就有點難辦了?讓我考慮考慮該如何是好。」

不過就在李淵在這裡考慮著該如何獎賞徐雲雁,讓徐雲雁死心塌地的為自己忙活的時候,突然又有官員前來彙報。

「陛下,大事不好。」

「怎麼又有什麼大事不好?」

本來心情不錯的李淵一聽到這個大事不好,忍不住就有點兒氣血升高,兩眼有點兒發花。

「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陛下,東宮和秦王府同時來報,兩位殿下消失了。」

這官員小心翼翼的來了一句。

「什麼?」

這一下子李淵可是嚇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以前他可是當著群臣的麵說大唐三代明君儘具於此,現在就出瞭如此一幕這不是啪啪打臉嗎?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李淵在這裡焦急的問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這前來彙報大事不好的官員心翼翼的說著。

「陛下容稟,兩位殿下各自留了一封書信,又帶著他們的親信護衛去北地找他們師父了。」

「什麼?去北地找他們師父了?」

剛開始聽到這一句話,李淵鬆了一口氣之後,不過瞬間又有炸毛的跡象。

「你們到底是乾什麼吃的?兩位殿下離開京城去找他們的師父,你們居然一點訊息都冇有?不知道有情況啊?」看著李淵在這裡暴怒著,這官員在這裡低著頭任由李淵喝罵。

「你們知不知道北地現在風雲變化相當的危險?」

李淵這一句話可是說的這一個官員心中直跳「北地?北地有什麼情況?李靖李大將軍不是已經要返回長安城了嗎?有徐雲雁接手北地,而這個徐雲雁不是有名有姓的大破突厥的名將嗎?難道北地會出什麼事情?」

不過還不等於這個官員在這裡腦補出北地會出什麼樣的事情,李淵有頹廢了,坐在了凳子之上。

「既然他們是帶著護衛去找徐雲雁的,那就讓徐雲雁好好的教導教導他們兵法戰陣吧,傳旨。」

李淵再次大喝一聲之後,立馬就有幾個宦官從門外走了進來,跪在李淵麵前,等候李淵的指示。

「給北地的徐雲雁送道聖旨。」

李淵說著這些話,宦官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了筆墨紙硯,在那裡準備著書寫,等到李淵用大白話說著讓李承道和李承乾跟著徐雲雁學習,讓徐雲雁好好的教導教導他們兵法戰爭的事情之後。這些換官居然已經用知乎者也的資訊文字將這資訊表達了出來。

在這個宦官拿著紙給李淵觀看的時候,李淵再加一句。

「徐雲雁這看破突厥陰謀有大功於社稷,恢複他那被削的百戶封地吧。」

這個宦官聽到李淵如此大方,差一點兒就要跪下去替徐雲雁感謝李淵的大恩大德。

李淵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可能是這皇孫不告而彆,讓他心情有點兒不爽,揮揮手讓這些人退下,急著他們去給徐雲雁送聖旨,傳達命令了。

等到這北地的事情被李淵自己輕描淡寫的完成之後,正在向著北地行進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卻是半路上遇到了一隻唐軍的攔截。

「兩位殿下,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作為排頭兵的李承道和李承乾第一時間就和護衛著李淵的暗地裡行進的,徐雲雁特地安排的明麵之外的一隻唐軍碰麵了。

而看到這個熟悉的甲冑,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瞬間眼前一亮。

「你們是我師父麾下的玄武門守軍?」

這些人急忙點頭「是,我等是玄武門守軍,奉將軍命令暗地保護李大將軍返回長安城的,冇有想到在這裡見到了兩位殿下。」

而他們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實卻是笑了起來「太好了,總算在這裡碰到了你們,勞煩說說我師父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們要去找他。」

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如此一說,這些護衛卻是不敢做決定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難為情的在這裡看著他們。

「兩位殿下,這私自前往邊關會見統兵大將,可是大忌,你們會見邊疆統兵大將的確是不合事宜的,有可能和造反扯上關係。」

不過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不愧是最頂級的皇三代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後同時在這裡笑了起來。

「不打緊,我們是什麼身份,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位老子是太子,我的父親是秦王,我們兩個一起去,又不是單人去,怎麼會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兩個人在這裡不以為意的說著絕對不會出什麼問題的時候,這些護衛確實在這裡吐槽著。

你們一個父親是太子,可還不是陛下,另一個隻是秦王,絕對當不了陛下,而你這又不是太子,就算你是太子,以後當不當皇帝現在說了不算,現在就和邊關大將扯上關係真的合適嗎?

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吐槽的時候,他們這一耽擱也給李靖提供了充足的時間,騎馬來到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近前。

而李承道和李承乾看著遠遠的在一隊唐軍護衛之下過來的李大將軍急忙下馬見禮。

「晚輩李承道……

晚輩李承乾……

見過李大將軍!」

李靖作為長者,還是國公受他們一禮這是合情合理的,不過在受他們行禮之後,李靖也是翻身下馬。

「老朽在這裡見過兩位殿下。」

李靖和李承道李承乾幾人建禮完畢之後就在這裡看著他們兩個,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也冇有經受住李靖這質問的目光。弱弱的說了一聲。

「李大將軍,我們想去北地找我們師父,跟著他學學兵法戰陣。」

李靖聽後大驚「兩位殿下可真是糊塗,作為皇孫怎能深陷險地,更何況這北地這一段時間也不太平。」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有點兒疑惑「本地不太平,不會吧?師父在李大將軍麾下打破突厥,突厥應該是幾年之內冇有力量再在北地作亂了,北地怎麼會不太平呢?難道有人落草為寇?不過這也不應該,李大將軍領大軍再次何人敢如此胡作非為?」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不愧是皇三代,很快分析出北地會有什麼樣的情況,而李靖搖了搖頭。

「事情並不是兩位殿下想的這麼簡單,突厥現在是冇有能力進範邊疆,不過他們去能夠用一些陰謀詭計,要不兩位殿下隨我回京吧。不要給你們的師父徐雲雁添麻煩,要是一個鬨不好,你們兩個出了什麼意外?說句不中聽的,你們這可就是害了你們這個師父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九十四章巧遇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