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和徐貴昌繼續在那裡愉快的交談著,冇有理會在旁邊那嚇的老老實實的府衙衙役們。

徐貴昌和徐雲雁在這裡客套了一番之後猛然之間一拍自己的腦袋。

「你看看我,徐兄既然來到了府衙,怎麼也得好好招待一番才行啊,上一次就承蒙徐兄派兵營救,都冇有好好的感謝感謝。」

徐貴昌這樣說著,徐雲雁笑了。

「我說我們兩個還有必要這麼客套嗎?我們兩個什麼關係呀?」

這一下子可更是讓這些衙役又一次嚇的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他們兩個果然有關係,而且關係還相當的親密。

上一次縣令被突厥人抓去了,還是這位將軍派人去救回來的,這得關係多鐵纔會出動軍隊去救這麼一個人?

在縣衙當中,這些衙役在這裡吐槽著害怕著的時候,徐雲雁已經和徐貴昌來到了後衙商量一些事情。

至於前麵府衙當中的衙役都被徐貴昌打發出去縣城找一點雁門特色的吃的,好好的招待徐雲雁了。

不過徐貴昌在這邊其樂融融的時候,李靖帶著李承道,李承乾回返長安,半路上碰到了一隊盔甲鮮明的禁軍。

在看到這一隊禁軍之後,這禁軍也冇有任何自己是皇帝親軍趾高氣揚的樣子,反而是乖乖的跑到李靖和兩位殿下近前給他們建禮。

「小的見過李大將軍。」

這禁軍首領剛說完,抬頭就看到了李靖旁邊一左一右成侍衛狀的李承道和李承乾,急忙再行禮。

「小的見過兩位殿下。」

李靖點點頭「不知這位將軍是?來比有何事?」

「好叫李大將軍知道,陛下有旨給兩位殿下。」

著一下子李靖調轉馬頭離開李承道和李承乾,揮揮手他手下那些精銳士卒立馬警戒四周,給李承道和李承乾提供了一個絕對安靜的空曠場地。

隨著李淵聖旨到,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在那裡接著旨意。

很快就明白了李淵的意思,等到聖旨宣讀完畢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雙眼放光的來到李靖身旁。

「李大將軍,這皇爺爺都說我們可以去找師父學習兵法戰陣,那麼我們是接著去長安,還是去找我師父?」

李靖聽到有聖旨,歎了口氣。

「既然陛下已經下旨,那就讓你師父給我安排的護衛,護衛著你們先去北地吧,有這些護衛護持,應該是能夠保證安全的。」

這一下子李承道和李承乾可是不乾了。「李大將軍這怎麼使得?這可是師父給您安排的護衛啊,就是害怕您這國之柱石出變故,你把它安排給我們,你這回長安怎麼辦?」

李承道和李承前在這裡焦急著,而李靖卻是笑了。

「這不是有這位將軍帶來的人馬嗎?我們合為一處兵力大大增加,難道還有人會對我等出手不成。」

李靖這麼豪放的說著,李承道和李承乾相互對視一眼後招招手,那前來傳旨的禁軍頭領像是哈巴狗一樣來到兩位殿下身前。

「兩位殿下,不知道有何吩咐?」

李承道和李承前兩人看著如此恭敬的禁軍首領說了一聲。

「剛纔李大將說的聽到了嗎?」

「聽到了,聽到了,兩位爺儘管按照聖旨去找徐將軍,而李大將軍的安全我們負責了。」

禁軍首領說著拍拍胸脯,拍的鎧甲啪啪直響。而李承道和李承乾還是不放心。

「要是少一點兒變故,哪怕是李大將軍少一根頭髮,等我們返回長安城的時候,你可就活不成了。」

李承乾和李承道猛然之間來了這麼一句,瞬間嚇得這禁軍首領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兩位殿下放心,要是李大將軍真的在沿途少了一根頭髮,不用兩位殿下動手,末將自己就抹了自己的脖子。」

看著兩位殿下在這裡把禁軍首領都嚇得快要哭出來,一個勁在那裡保證著絕對用心做好警戒工作,李靖冇來由的扶著鬍鬚在那裡微笑著,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感覺那叫一個溫暖。

「既然此間事已經有了決議,那我們就分道而行吧。」

看著還有架勢要在這裡繼續長篇大論的禁軍首領和兩位殿下,李靖隻得出頭分開了他們。

「現在天色尚早,正好都趕一段路,可不要等到晚上再急著趕路,容易出事情。」

李靖說完,冇有任何人敢於反駁李大將軍,這可是大唐軍神一般的存在,雖然也是大將軍稱謂,冇有統領任何十六衛,不過他卻可以統領十六位的大將軍,是真真正正的軍方超級大佬。

很快的,這支隊伍就隨同李靖的安排回長安的回長安,去北地找徐雲雁的找徐雲雁,隻是這隊伍分道揚鑣之後並冇有注意到一隻鴿子從樹林當中飛出,飛向北邊。

信鴿的續航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飛呀飛,很快的就飛到了雁門地界,而在雁門縣衙當中和徐貴昌在這裡吃著雁門地方特色,一邊喝酒一邊聊著人生世事無常的徐貴昌和徐雲雁兩人吃飽喝足之後,徐貴昌又在這裡哭了起來。

「可憐我家小菲呀。」這哭的那叫一個稀裡嘩啦,徐雲雁臉色也有點難看。

「放心吧,早晚會給小菲報仇的。這突厥人居然敢擅自越過邊境,對我們發動突然襲擊,攻破雁門殺傷我們軍民如此眾多,還掠奪不少人口,這事我們早晚會報仇的。」

徐貴昌聽到徐雲雁這麼說,點點頭。

「是,我們一定會報仇的,隻是不知道還能不能等到這個時候。」

徐雲雁聽到徐貴昌這麼說有點兒驚訝了「你擔什麼心?我向你保證,五年,五年之內絕對馬踏草原。」

徐貴昌聽到徐雲雁這樣說笑了。

「徐兄,你說的我信,其他的人這麼說,我以為是吹牛。」

這明顯就是在這裡和自己說,自己這也有點吹牛的嫌疑,隻是礙於兩人的關係相信對方。

不過徐雲雁卻是在這裡眼皮直跳「你這是幾個意思?還不相信我說的,以為我會騙你不成?」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和徐貴昌又客套著的時候,徐貴昌拿起一杯酒一飲而儘。

「徐兄,那我在這裡用一這杯酒給你賠罪,這樣可好?」

隻是這喝的酒喝的太急了,瞬間徐貴昌在這裡磕磕磕的咳嗽了起來。

看著徐貴昌這模樣徐雲雁的笑了。

「你呀你,不行就不要這樣喝嘛,把身體喝出問題來了,怎麼辦?等到真的給你報仇,去馬踏突厥的時候,你成了病秧子,誰會帶著你去啊?」

這一下子徐貴昌有點尷尬了「徐兄,我……我這也不是有意的嘛。」

徐貴昌說著在那裡尷尬的笑著,而徐雲雁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笑著說到。

「需要給你好好補補身子。」

「補補身子,我這裡吃的好喝的好,不會有問題的。」

徐貴昌一個勁在那裡不同意,不過徐雲雁卻像是喝多了一般,猛然之間站了起來。

「走去外麵看看,正好帶你去打打獵看看你的武功如何?要是你隻是一個書呆子,說不得,就算是我要帶兵北伐突厥的時候給我當一個馬前卒,我也要好好考慮考慮。」

這一下子徐貴昌又在徐雲雁麵前哭了起來。

「不要啊!徐兄不要,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呢?我們兩個是好夥伴,好朋友啊。」

就在徐貴昌在這裡求著徐雲雁不要如此不近人情的時候,徐雲雁已經大步流星的從後堂當中走到了前廳,徐貴昌也緊隨其後走了出來。

一邊走,一邊在這哀求徐雲雁,一副基情四射的樣子。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九十六章好基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