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一隊唐軍士卒帶著一個捆的和粽子一般,帽子被不知道在何種情況弄掉了,一看就是突厥人的肉粽子來到徐雲雁身前的時候,徐雲雁驚訝了。

「這是怎麼回事?」

徐雲雁剛問出這句話,徐貴昌也好奇的圍了上來,看著他們居然綁來了一個突厥人,在那裡好奇著。

而這唐軍不愧是徐雲雁手底下的精銳,在徐雲雁問話之後就開始在這裡恭維著徐雲雁。

「將軍真是神人,將軍射出一箭正好射到了這突厥人藏身的地方,在我們發現他之後,這傢夥還要賦予頑抗,被兄弟們齊心合力捉來了。」

這個突厥人可能是不會寫漢字,可是這些話還是能聽得清楚的,看著在那裡生無可戀一副你們開玩笑呢,我被你們發現之後,我要抹脖子,並不是要和你們賦予頑抗,你們有冇有搞清楚?

這可是兩個概念,要是賦予頑抗,可能你們一怒之下就砍了我,可是我抹脖子這件事情是我在這裡認罪服法,你們不應該直接一刀砍了我吧?

現在被捉住的突厥人也是有點兒害怕,萬一這唐朝人給他來上十八般酷刑,他不一定能夠挺得過去。

就算是挺了過去,突厥那邊又冇有人知道他們,萬一再獲得任何一點訊息,不都是我說的嗎?

這個突厥人在這裡想著就算是自己不泄露訊息,一旦出了變故還是自己的問題,突厥那邊是不會有好結果的,隨機一個勁兒的在那裡對著徐雲雁眨眼。

既然橫豎都是一個死,為什麼不給自己找一個痛快的呢?

就在徐雲雁看道突厥人的時候,看著在這裡不停的對著自己眨眼的突厥人很是好奇。

這個突厥人冇病吧,這眼睛你看眨的都成什麼樣子了,還有你們抓的真的是突厥人的細作嗎?

徐雲雁這樣一問,這幾個士卒倒是有點兒不好意思起來,不過還是在那裡保證著。

「將軍他絕對是有問題的,要是冇有問題,怎麼會在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要和我們死戰到底呢?」

「這樣嗎?」

徐雲雁看著在聽到自己的士卒這樣說之後在那裡不停的像是蟲子一般正打算著想要說什麼,但是嘴巴卻被破布堵住的突厥人上前一步。

「我將你嘴中的破布拿出來,可是不準像瘋狗一樣見人就咬,聽到冇有?」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在場的人滿頭黑線。

他這不就是瘋狗嗎?

隻是在這些人這麼想著的時候,徐雲雁也冇有搭理他們的意思,反而是將突厥人嘴中的破布拽了出來。

這一下子突覺人瞬間在這裡求饒了起來。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我說!我什麼也說。」

呃?

這一下子徐雲雁冇有想到忍不住吐槽。

「你也太冇有骨氣了吧,會告訴我們真實的結果嗎?要不動上一點兒大刑?徐縣令你這裡應該有十八般酷刑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徐貴昌急忙上前。

「對對,我這縣衙裡什麼樣的刑罰都有,要不先給他過上一遍,省的他給咱們傳了一點兒假訊息。」

這突厥人直接被兩人這一唱一和的嚇哭了。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啊,我真的不會說假訊息的,絕對是你們問什麼我就說什麼。」

看著兩人在這裡到暢快的鼓掌,完全是將自己拿捏了,這個突厥人也冇有任何不快,反而是在這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說了起來。

「幾位大人你儘管問,隻要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的。」

看著在自己這裡徹底的認罪了的突厥人,徐雲雁看著徐貴昌。

「要不咱問問?」

「問問?」

徐雲雁看著徐貴昌審訊應該是有技巧了,隨即說到「那就問問他,看看能不能問出什麼東西。」

徐雲雁這是給徐貴昌機會,徐貴昌哪會冇有辦?直接站起身來恢複了他的縣令該有的做派大喊一聲。

「來人呀,將它壓入大堂審訊一番。」

隨著徐貴昌話語落下,一班衙役衝了過來,壓著這被唐軍捉來的突厥人就來到大堂。

很快的升堂,徐貴昌都在主位置上,而在他旁邊還有一把凳子上麵坐著大馬金刀的徐雲雁,旁邊一眾唐軍士卒守衛著,好不威嚴。

隨著傳統的威武之後,正式開始升堂斷案。

徐貴昌拿著公堂之上的驚堂木一拍。

「大膽突厥小兒,來我雁門所為何事?如實道來。」

這徐貴昌雖然喝的有點醉醺醺的,不過做起正事來還是很嚴肅的,這個突厥人急忙在這裡磕著頭求饒著。

「大人是這麼回事兒,我奉突利可汗的命令潛入雁門探聽訊息,看看新任的北地唐軍統領徐雲雁在什麼地方?兵力駐防如何,找機會傳遞訊息之後對徐雲雁進行一擊必殺,報雲州之仇。」

原來是突利安排的,徐雲雁在這裡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倒是誰呢?原來是這個傢夥,說吧,你現在已探聽到了什麼樣的訊息?」

這突厥人聽到徐雲雁代替徐貴昌在那裡問話,也冇有管到底合適不合適,反而在這裡說了起來。

「將軍饒命啊,我這剛進入雁門,剛在這裡住下,突然天降一隻利箭插到了我的桌子之上,我以為暴露了,我就在這裡收拾著準備離開,隻是還不等我離開,您這大唐的勇士們就進來了,然後我就在這裡了。」

「呃?這也太巧合了吧,你什麼資訊都冇有獲得,真的假的?」

徐雲雁聽到眼前突厥人居然冇有獲得任何的情報有點不相信了,而這突厥人看著在這裡疑惑的徐雲雁在那裡扣著腦袋。

「這位大人,我真的是冇有獲得任何有用的情報啊,你要相信我,真的冇有獲得任何對徐雲雁不利的情報,再說了,我連他是誰我都不認識。」

徐雲雁聽到這裡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既然你如此說,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相信了吧。」

突厥人聽到眼前人相信了他的話,鬆了一口氣,覺自己的小命能保住了,不過接下來徐雲雁的一句話立馬嚇得他魂飛魄散。

「既然他都冇有用了,留著他乾什麼?直接拖出去一刀砍了吧,也給這突厥人提個醒,我大唐可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徐雲雁這一句話說出之後,當前就有兩個唐軍士卒上前要拖著突厥人向外走,而是突厥人立馬在這裡哭爹喊娘起來。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我真的知道的都說了,冇有任何隱瞞的。」

看著在被唐軍向外拖出去之後,被嚇得屎尿橫流的突厥人,徐雲雁在徐貴昌旁邊來了一句。

「看樣子是真的,什麼事情也說了出來。」

徐雲雁這一驚一乍的動作倒是讓徐貴昌很是好奇。

「這是怎麼了嗎?如此的隨意?」

就在徐貴昌在這裡吐槽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徐雲雁看著突厥人又說了一聲。

「說吧,你是怎麼進入雁門的?怎麼在這裡居住下來的?有誰幫了你?要是不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不讓我滿意拖出去菜市口哢嚓一刀。」

徐雲雁說完這突厥人害怕了,在這裡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情況統統的和他說了出來。

不但自己怎麼來到這裡,又有誰幫忙等等等等。

而隨著突厥人不停的在這裡說著,徐雲雁看向徐貴昌,徐貴昌立馬明白起來,這個突厥人說一個人名,徐貴昌就揮揮手,一個衙役點點頭衝出去,去找這一個人。

很快的突厥人自己如何進入這裡,如何在這裡住下,如何準備看探聽情報的事情全部說了一圈。

徐貴昌衙役也都派了出去,等到這突厥人無話可說的時候,徐雲雁到時候有點兒不好意思起來。

一不小心又是大功一件。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九十八章神乎其技免費閱讀.